寻回生活美学:千百年前,古人如何精致生活
文创

寻回生活美学:千百年前,古人如何精致生活

2019年12月12日 14:41:22
来源:凤凰网文创

李银河说:“精致的生活就是像磨快刀子一样,把自己的眼耳鼻舌身磨快,用它们来细细切割生活。”

这样的精致生活需要极为细腻的感知,这对当今的人来说,却也是极为难得的能力。相较于五官被繁忙生活磨得钝感的现代人,古人显然更有“精致生活”的发言权。所谓十大雅事:焚香、对弈、品茗、听雨、赏雪、候月、酌酒、莳花、寻幽、抚琴,每一样单拎出来都足够品味良久。

千百年前古人追求“精致生活”的态度与方式,于我们是否仍有可以借鉴之处?带着这个问题,凤凰网携手东风日产楼兰,在《楼兰发现美》第四季“寻回生活美学”的主题中,和李元胜、陶昕然、蔡紫这几位生活美学家一起,泛舟水面,坐谈于湖心亭,穿梭竹林,漫步于云栖竹径,与千百年前的诗人一起品味古今精致之美。

梦回千年:江南文人雅士的精致生活

从古到今,“江南”一直是一个不断变化、富有伸缩性的概念,“江南”是一片地域,更是一种符号。提起它,我们想起渊源深厚的文化积淀,美丽富庶的水乡景色。中国传统的文人、士大夫那里,一直存在着某种美好的“江南想象”,而杭州无疑是“江南想象”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所谓“江南忆,最忆是杭州”。

这片土地上栖居过的文人雅士在生活方式上也以精致著称,他们当中很多人在失意时旅居于此,却仍顺应内心。如张岱谈茶, “杓法、掐法、挪法、撒法、扇法、炒法、焙法、藏法”这等繁复而细致的程序下,只求“一壶挥麈,用畅清谈;半榻焚香,共期白醉”。

张岱的雅趣,还体现在漫天大雪,天地万籁寂静,黎明破晓时分仍要冒寒乘一叶小舟,独往湖心亭看雪景,个中诗意在——“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文章戛然而止,却回味悠长。

苏东坡也是当之无愧的生活美学家,秘制东坡肉,要“慢著火,少著水,火候足时它自美”,但他又说 “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自不必提每当下雪,总会被翻出来吟咏一番的那首诗,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白居易的笔触不可谓不美。

或许真正的精致不是刻意而为之,不在于物质的好赖,而是在生活中仍然不忘沉积千百年的审美自觉,在某一日常时刻,某些司空见惯的细节处,自然而然地去雕琢,去庆祝,去享受,“越名教而任自然”地去过一种真正舒适而理想的生活。

没有曾经虚度的美好时光,人生是不完整的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比如低头看鱼/比如把茶杯留在桌子上,离开/浪费它们好看的阴影/我还想连落日一起浪费,比如散步/一直消磨到星光满天/我还要浪费风起的时候/坐在走廊发呆,直到你眼中乌云/全部被吹到窗外……”

李元胜的《我想和你虚度时光》与张岱的生活美学颇有相通之处,这首诗吟唱、刻画出最自然的精致生活之美,它有1000多个朗读版本,在网络上广为流传,被喻恩泰、史林子深情诵读,莫西子诗、程璧改编成同名歌曲。在当今这样一个看似实利的社会,能引起如此广泛的共鸣,大概是触到了某种时代情绪下,那些巨大的潜藏的暗流。

李元胜被很多人问过,这首诗的“虚度”是不是应该打上引号。但是他对“不打引号”很肯定,没有曾经虚度的美好时光,人生是不完整的。就如回忆起童年,印象最深的不是在课堂,而是偷了谁家的橘子、和谁去捣蛋这类不正经的事情,对他而言,学校生活是被赋予、被动接受的,是一种体制化生活,而恰恰在这个围墙之外的东西让他更想去探索。

在写诗之外,李元胜有19年昆虫摄影的经历,用他自己独特的眼光,挖掘发现“苍蝇之大,宇宙之微”。他认为精致生活 “是在于精神满足,而不是物质生活方面”。在《昆虫之美》中,李元胜是这么描述的:“后来翻阅这些照片,我在空气的光晕中,听到了自己激动的脚步;从草叶的弯曲,发现了自己的呼吸;在扇动的蝶翅上,看到了自己的心跳。”

某些层面而言,“精致”就是放慢脚步,去 “虚度”和“浪费”,将这种澄明的诗化生存由一种精神境界,落实到日常的、平凡的、滚滚红尘的现实人间之中—— “每年都应该写一首关于春天的诗” ;去慢慢等待、打磨,在全社会的高速现代化进程中做一些不必立刻就要有收获的事情,享受等待和积累的过程;去推开那扇不曾打开的窗子,在身边的所有细节中找到来自宇宙的光芒。

精致生活是根据自己的心意设计的生活

“精致生活是什么,它是有审美意义的生活,是根据每个人的不同心意而去规划的一种生活。”

对于李元胜的说法,蔡紫和陶昕然深表赞同。她们都选择避开一帆风顺的道路,对体制化生活“委婉抗拒”,去体验和品读生活的精致。

“我们很多时候就是要,做一些无用的事情,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目的。” 蔡紫在主持人之路的起伏中也体悟到了这些。

“它其实代表现代人对内心世界精神的那种美好向往,向往不太会受别人干扰的精神层面的东西。”陶昕然对云栖竹径中竹子象征的精神深有同感,她拒绝在被规划好的、被保驾护航的安全道路上行走,在父母的反对下坚持所爱,成为一名演员。

所以说,精致生活,不是被动地复制他人,而是坚持自己的审美和判断,按照自己的心愿去设计的生活。每个人都被时代的洪流所裹挟,但在被推着往前走的时候,你仍能为自己选择如何走。

结语

所谓的“精致生活”可以是什么样子?或许在《楼兰发现美》第四季之寻回生活美学中能找到一些可供参考的范例。

跟着东风日产楼兰与节目组,在湖心亭中央静观湖水的波动,在万籁俱寂的山林中与一棵竹子对话,每一寸时光都值得细品,你或许能够从最平凡的事物中,获得最极致的感受——这就是诗意的美,精致的美。

这种精致的美体现楼兰身上,痕迹愈加清晰明了。在揣摩了新时代人们对精致人·车·生活的需求和美好想象后,楼兰精雕细琢了每一处细节。对美的极致追求,在楼兰身上呈现得淋漓尽致。

融合“超感印象”设计与空气动力性能优化,搭配日产全新的V-Motion前脸、流畅腰线设计、动感的悬浮式车顶以及回旋镖式大灯,楼兰的领潮跑车化造型,带来的是精致的“行走之美”。搭载机械增压HEV混动系统智能动力等“领先智行科技”,演化为了精致的“智慧之美”。而BOSE定制版高保真音响系统带来的媲美歌剧院级别的音乐体验、新一代Multi-Layer人体工学座椅,带来的不仅仅是舒适的驾乘体验,更是楼兰“领潮豪华大空间”所致力于为寻找理想生活的消费者所打造的“精致美学生活空间”。

生活美学的可能性,有一万种探求之法。而一颗“精致”之心,却是我们每个人在面对这繁芜生活时所做的万里挑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