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中国制造”有多值钱?两百多年前哥德堡号商船的过亿货物
文创

古代“中国制造”有多值钱?两百多年前哥德堡号商船的过亿货物

2020年02月20日 21:36:35
来源:历史大学堂

2006年7月18日,瑞典“哥德堡号”仿古商船抵达广州外港,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及王后亲临现场,将此次商船之旅推向了高潮。哥德堡号受到如此高规格的待遇,与它两百多年的一次航行有关。当时,商船即将返港,途中神秘沉没了,专家对此议论纷纷,而哥德堡号带回商品的价值,更令世界为之侧目。

十八世纪初,瑞典和俄罗斯围绕波罗的海出海口的归属,互不相让,大打出手,瑞典在战争中失利,退出了欧洲列强的序列。战争导致瑞典国内经济窘迫,民生凋敝。1731年,瑞典受到荷兰东印度公司和英国东印度公司成功的启发,成立了专门与东亚进行商业贸易的瑞典东印度公司,公司总部设在第二大城市哥德堡。

上图_ 瑞典哥德堡号 模型

瑞典东印度公司共有38艘商船,哥德堡号是该公司第二大远洋商船,船身长58.5米,船宽11米,水面高度47米,吃水5.25米,船帆总面积超过1900平方米,排水量1150吨。全船共有船员140多人,装备了30门用于自卫的大炮。

1738年,天才船舶设计师弗雷德里克·查普曼参与了哥德堡号的设计。在建造过程中,船舶分包商集中在船坞周围,提供木材采购、加工和整装等服务。这样高效的工序,使原本计划十八个月的建造期,大为缩短,节省大量时间和人工成本。即便如此,建造哥德堡号依旧花费了当时瑞典国内生产总值的15%。

第二年,哥德堡号开始了开往中国的处女航,一年半后顺利返航,1742年2月,它再次前往东亚,从事远洋贸易,次年7月,完成了第二次航行。两次成功的航行,瑞典东印度公司获得了可观的经济效益,也树立了股东对远洋贸易的信心。

上图_ 瑞典哥德堡号 的陶瓷

1743年3月,哥德堡号开始了第三次远航。和以往一样,哥德德号在西班牙卸下木材和有色金属,换取数量不菲的白银后,继续自身的贸易使命。哥德堡号在大西洋上借助亚速尔季候风,一路向南,到达南非海域。

哥德堡号凭借强劲的西风,绕过好望角,进入印度洋后,持续的南风将其送到了印尼的爪哇,此时已经是当年8月29日了。因为错过了季风,哥德堡号不得不在爪哇停留了八个月。重新启航后,商船在中国广州的黄浦码头靠岸了。

上图_ 瑞典哥德堡号 的松罗茶

瑞典商人采购700吨商品,其中包括茶叶370吨,占52.86%,瓷器100吨,占14.28%,还有丝绸和藤器等商品。1986年,瑞典对哥德堡号进行了考古发掘,发现了三种不同的茶叶。中国茶叶博物馆保存着其中两种茶样,分别是福建武夷茶和安徽休宁松萝茶。

根据史料记载,当时的外销茶除了武夷茶和松萝茶,还有珠兰花茶等品种。梁嘉彬的《广东十三行考》中记载:清代外销“茶叶一项,向于福建武夷山及江南徽州等处采买,经由江西运入粤省。”这与当时徽商的繁盛有密切关联。

上图_ 清朝时期出口的茶叶

1992年9月,哥德堡号沉船珍品在上海博物馆公展。在海底沉睡了近250年的茶叶再次返回故乡,这些茶叶并未被氧化,仍能正常饮用。茶叶泡开时,茶味寡淡,气味悠长。这与当时的茶叶包装有着密切的关系。

哥德堡号上的茶叶,分为箱装和罐装两种。箱装茶,每箱装茶90公斤,由一厘米厚的木箱为基础,先铺一层铅片,再铺一层外涂桐油的桑皮纸,内软外硬,双层间隔,起到了很好的防潮吸湿作用。罐装茶采用了质量上乘的锡罐,封装严密,使得茶叶未受影响。

上图_ 清朝霁红釉瓷碗

清代对外出口的瓷器,称为“贸易瓷”。有史料记载:“欧重华彩,我国商人投其所好,乃于景德镇烧造白器,运至粤垣,另雇工匠,依西洋画法,加以彩绘,于珠江南岸之河南,开炉烘染,制成瓷器,然后售之西商。”这段文字完整阐述了贸易瓷的产业链。

贸易瓷有三种不同的分类,一是中国式样,中国题材,有着浓郁的外国风格,比如清代早期“满大人”瓷器。二是中国式样,外国题材,或者外国式样,中国题材,例如绘有《圣经》的瓷器和具有特殊意义的纪念瓷。三是外国式样,外国题材,有欧洲贵族专用的“纹章瓷”,以及带缺口的剃须盘、吃奶油的温盘等日用瓷。

上图_ 清朝 小纺车 模型

清初,民间丝织业不断扩大,涌现出一批专门从事丝织业的城镇,品种繁多,供需两旺。十八世纪初,中国产的生丝和丝织品依然保持着强势地位。丝绸贸易遍及日本和欧洲各国,形成了相当大的规模。哥德堡号也不例外,受到巨额贸易差价的诱惑,采购了大量的丝绸制品。

乾隆十年(1745年)1月11日,哥德堡号商船补充了水和食物,满载着欧洲紧销的商品,开始了返航。9月12日,哥德堡号的船员已经可以看到码头上的人群。熟悉航道的领航员已经登船,确保商船能够安全靠岸。

然而哥德堡号在离岸900米的地方,鬼使神差地驰进了“汉尼巴丹”礁石区,商船与礁石发生了剧烈的碰撞,船体破裂,海水涌入,船身开始倾斜下沉。周围前来迎接商船的其他船只见状,立即投入救援,船员全部脱险,可惜船上的商品全部落水。

上图_ 丝绸制品

哥德堡号所载商品价值,估值达2.5亿瑞典银币,相当于当时瑞典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商船沉没后,瑞典东印度公司组织人力,打捞出30吨茶叶、80匹丝绸和大量瓷器,仅占全部商品的8%。经过拍卖,所得资金不仅弥补了所有亏空,公司股东还分得了14.5%的红利。这可是商品泡水以后的折后价格,商品的正价必定更加可观。

哥德堡号的沉没原因,众说纷纭,莫衷一是。2007年,瑞典人奥尔森通过多年研究,解开了哥德堡号沉船之谜。原来商船的驾驶室位于船体的第二层,舵手需要甲板上的水手指引方向。那天,哥德德返港之际,阔别家乡两年半的水手兴奋不已,提前在甲板进行狂欢,没有及时提醒舵手调整航向,结果哥德堡驶向了暗礁区,造成了沉船事故。

上图_ 清朝《万国来朝图》

乾隆年间,清朝国内生产总值约占世界总量的1/4,位居世界第一,其中不仅仰仗巨大的国内市场,也包括交易活跃的对外贸易。

瑞典东印度公司共进行了132次远洋贸易,交易商品主要是茶叶,占总量的90%,其次是瓷器,采购了五千万件,占5%。资金回报率通常在25%至30%,最高时曾达60%,可见,当时的“made in china”,确实是欧洲的抢手货。

更为重要的是瑞典东印度公司从事的是正常商品贸易,从未向中国贩运过鸦片。

文:计白当黑

参考文献:《广东十三行考》 梁嘉彬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