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六百年鉴赏④|传统工艺里的蝙蝠:图必有意,意必吉祥
文创

故宫六百年鉴赏④|传统工艺里的蝙蝠:图必有意,意必吉祥

2020年02月25日 10:20:00
来源:澎湃新闻

虽然新冠病毒的原始宿主与蝙蝠不无关系,然而蝙蝠何罪?

如果追溯

蝙蝠”二字,由于在

汉字中谐音通"遍福”,即”遍地是福”,可表祈福纳吉之意。在中国传统吉祥图案中,如果要选一个应用最广泛、最具代表性的吉祥物的的话,

蝙蝠一定是少不了的

今年是故宫600年诞辰。“澎湃新闻·古代艺术”(www.thepaper.cn)推出的“600年故宫鉴赏”系列,本期关注的即是故宫博物院工艺美术藏品中的蝙蝠形象。

故宫博物院藏的金镶宝石蝙蝠簪

提起蝙蝠,人们往往嗤之以鼻。这种似兽似鸟的动物,习于夜间活动。在民间故事中,也多是充当“骑墙派”的典型。然而,在中国吉祥崇尚习俗中,因其谐音,却是“福”的象征,堪称是中国祈福第一吉祥物。蝙蝠是哺乳纲,冀手目动物的通称。对于这种形体奇特的动物,中国民间俗传是老鼠吃盐变成的,这是一种误说。蝙蝠和老鼠并没有分类学上的亲缘关系,只不过其外形有某种相似而已。古人也以鼠称呼蝙蝠,叫做“天鼠”、“飞鼠”或“仙鼠”。由于蝙蝠会飞,多在夜间行动,也有“夜燕”别名,但比较正式的名称是“伏冀”。《本草纲目》引唐人苏恭之语;“伏冀者,以其昼伏有翼也。”

对于这样一种神秘物种,古人对其形象的最早记录却可追溯至新时器时期红山文化的玉蝙蝠。此后在商代、汉代、魏晋南北朝时期都可见到带有蝙蝠纹饰的器物。其中在我国出土的西汉蝙蝠形柿蒂座连弧纹镜,其柿蒂构成蝙蝠形,旁有镌刻的铭文“长相思,毋相忘,常富贵,乐未央”。显然,这里的“蝙蝠”是富贵之“富”的谐音与形象化。这一时期的蝙蝠形纹饰造型基本把握了对象的基本特征,具有直观性的特点,用剪影式、单纯化的形象来表现生命的姿态。纹样既写实又夸张,单纯洗练、粗放古朴,不视细节修饰,也没有个性表达,表现的是异常简洁单纯的粗轮廓粗线条的整体形象。是一种粗轮廓的写实,不拘泥于细节,构成一种古拙的风格,呈现出中华本土的艺术审美传统。

“图必有意,意必吉祥”。作为象征“福”的吉祥物,蝙蝠在明代已经普遍流行,清代带有蝙蝠形象的各种祥图案更是屡见不鲜。例如:几个童子抓蝙蝠往坛子里装,构成“纳福迎祥”图案,二只蝙蝠称“双福”,五只蝙蝠组成“五福捧寿”、“五福和合”、“五福临门”、“五福长庆”、“平安五福自天来”等五福系列。更多的是与其它吉祥物配合,演绎出“福寿如意”、“福山寿海”、“福分无疆”、“福缘善庆”、“翘盼福音”、“引福入堂”、“多福多寿多贵子”等众多的流行图案,不胜枚举。如果在中国传统的吉祥物中选一个应用最广泛、最具代表性的吉祥物的话,非“蝠”莫属。

在故宫博物院的藏品中,“蝙蝠”纹饰在陶瓷、漆器、服饰、家具、文房等生活用品中随处可见,它们或是以矾红彩绘就“红蝠”,寓意“洪福齐天”;或是与“寿桃”相结合,寓意“福寿双全”;或是与牡丹、蝴蝶相结合,寓意“富贵万寿”;或是五蝠围绕一个“寿”字,寓意“五蝠捧寿”……其变化之丰富、应用之广泛前所未有、令人惊叹。

一、“洪福齐天”

红彩蝙蝠是清代瓷器上常见的吉祥纹饰之一,因“红蝠”谐音“洪福”,故清代瓷器多以红色蝙蝠纹寓意“洪福齐天”。

松石绿地矾红彩云蝠纹葫芦瓶

松石绿地矾红彩云蝠纹葫芦瓶,清乾隆,口径3.5厘米,底径11.4厘米,高33.3厘米。

葫芦形瓶是中国古代陶瓷中的传统造型,葫芦的多籽与缠绕的藤蔓被人类赋予多子多孙和延绵不断繁衍的含义。葫芦也是道教的圣物,既是通往仙境的法物,也是存放金丹的容器。

此瓶呈宝葫芦形,小口,短颈,上腹较小,下腹较大。束腰。圈足。瓶内施松石绿釉,外壁松石绿地矾红彩云蝠纹装饰。圈足内施松石绿釉,外底中心留白,矾红彩单方栏内署矾红彩篆体“大清乾隆年制”六字三行款。瓶上的“红蝠”与“洪福”谐音,寓意“洪福齐天”。

从器型看,此瓶造型饱满端庄,无论是纹样还是造型均反映了乾隆时期对“福文化”的理解和追求。

黄地粉彩红蝠纹盘

黄地粉彩红蝠纹盘,清同治,高2.8厘米,口径7.7厘米,足径4.2厘米。

盘敞口,弧腹,圈足,足内红彩书“同治年制”4字楷书款。器里为黄地红彩蝙蝠纹装饰,蝙蝠纹以红彩勾边,再描一层金彩,内填红彩,其羽翼的筋脉以金彩勾绘。盘外壁为白地粉彩折枝牡丹纹、西蕃莲、莲花纹3朵,口沿饰金彩。由于“蝠”与“福”同音,寓意“洪福齐天”。

青花矾红彩云蝠纹直颈瓶

青花矾红彩云蝠直颈瓶,清宣统,高33.5厘米,口径7.8厘米,足径15厘米。清宫旧藏。

瓶小口,直颈,圆腹,圈足。外壁以青花矾红彩装饰。以青料描绘祥云,以矾红彩描绘蝙蝠,寓意“洪福齐天”。外底署青花楷体“大清宣统年制”六字双行款。

二、“天赐五福”

《尚书·洪范》中有云:“五福: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是古代中国人对人生幸福追求的目标。故宫博物院藏的取“天赐五福”吉祥寓意的工艺精品有很多,其中黄杨木嵌金蝠珠石如意艳丽奇巧,令人爱不释手;青花桃蝠纹橄榄式瓶则于清秀中显露出古朴刚劲之风。

黄杨木嵌金蝠珠石如意

黄杨木嵌金蝠珠石如意,长49厘米。

《晋书》记载:王敦“每酒后辄咏魏武帝乐府歌:‘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以如意打唾壶,壶边尽缺。”唐代诗人李贺《始为奉礼忆昌谷山居》诗中有:“向壁悬如意,当帘阅角巾”之句。可见晋唐时代,我国已有如意。当时如意的功能主要是用来搔痒。

作为工艺美术品的如意,以清代为多,明代亦有但今天已少见。如意的品类有珐琅如意、木嵌镶如意、天然木如意、金如意、玉如意、沉香如意等等。康熙年间,如意大量出现在皇宫。溥仪时期,如意仍是皇帝与后妃们的把玩之物,寝殿中、宝座旁随处可见,取吉祥、顺心之蕴义,甚至皇帝还以如意赏赐亲近的王公大臣。

此如意是雕镂点嵌相结合的一件作品,通体鹅黄色。如意柄镂雕作缠绕的枝干状,奇巧玲珑,如不事刀工天然而成。在如意首上嵌有粉碧玺花、碧玉叶、白玉果的桃枝,愈增其富丽。最引人注目的是在花枝间点缀着5只金蝙蝠,蝙蝠或以红宝石作身,或以大珍珠为体,金翅之上还嵌有小红宝石。寓“天赐五福”之意。此物艳丽奇巧,令人爱不释手。

青花桃蝠纹橄榄式瓶

青花桃蝠纹橄榄式瓶,高39.3厘米,口径10厘米,足径12.3厘米。

瓶撇口,细长颈,腹下渐敛,圈足外撇。瓶身以桃树为主题纹饰,树上结桃实9枚,桃花20朵,树下绘灵芝、竹子,空间绘蝙蝠5只。口、足际各绘双弦纹一周。底足青花双圈内楷书“大清雍正年制”六字款。

雍正朝官窑瓷器以造型端庄、做工精细著称。此瓶造型秀丽,构图疏密得当,工艺精巧。青花画风仿明永乐、宣德风格,以点染的重笔模仿铁结晶斑点,于清秀中显露出古朴刚劲之风。图案中的桃实、桃花、桃枝、蝙蝠、灵芝、竹子等,在传统文化中均属于吉祥图案,寓意福寿吉祥。此瓶为雍正官窑青花瓷器的杰出之作。

三、“五蝠捧寿”

红雕漆“五蝠捧寿”鼻烟壶

红雕漆“五蝠捧寿”鼻烟壶,清乾隆,口径1.9厘米,高7厘米。

所谓雕漆,是在已经制好的木胎上层层涂漆,达到一定厚度后,雕刻出具有层次分明、主题突出之效果的花纹。由于必须在每层漆晾干到一定程度之后才能继续髹涂,而乾隆朝的每件雕漆作品至少要涂50层,因此,其制作周期较之瓷器或玉器要长很多,成品数量相对较少。

这件雕漆鼻烟壶应是在乾隆年间由清宫造办处画样后交苏州织造成做的。鼻烟壶侈口,丰肩,扁腹微鼓,平底,圈足极矮。内为铜胎,颈、腹部雕红漆“卍”字锦地五蝠捧寿纹,无款。附银莲瓣纹嵌碧玺盖,盖下连象牙匙。口、足鎏金。刀法快利,纹饰精细纤巧,具有乾隆朝雕漆的显著特点。围绕图案化寿字的5只蝙蝠一律采用俯视构图,尽管设计略显呆板,但类似的纹样在其它材质的官造器物上比较常见,可以视作一种典型的宫廷风格。

银累丝烧蓝五蝠捧寿委角盒

银累丝烧蓝五蝠捧寿委角盒,清,长16.5厘米,宽12.3厘米,高9厘米。

此盒作工精细,富丽堂皇,当为后妃盛首饰之用。盒为银胎,四方委角形,左右两侧设铜镀金提环。各面均以料石围边,内嵌开光,开光内饰银累丝花叶纹及烧蓝花卉、动物等纹饰。特别是盖面的制作更为精致:四角各錾刻松鼠,活泼可爱,中间嵌烧蓝五蝠捧寿纹。此盒的银累丝制作精良,技艺高超,细微处亦精益求精,可谓累丝工艺中的精品。

掐丝珐琅五福捧寿圆盒

掐丝珐琅五福捧寿捧盒,清晚期,口径29.6厘米,高17.3厘米。

圆盒子口,鼓腹,平底,圈足。盖顶圆光内施浅黄色珐琅釉为地,描绘五只红色蝙蝠环绕一个图案化的寿字飞舞,寓意五福捧寿。器壁通体施蓝色珐琅釉,四开光两两相对,盖壁的开光内装饰花鸟纹,盒壁的开光内装饰花卉纹。外底方框内有“大清工艺局造” 掐丝六字款。从掐丝琐碎繁密、釉较干涩、器表光滑无砂眼、图案呆板等特征推断,这件圆盒应属晚清作品。

由于制作耗时废铜,掐丝珐琅工艺在乾隆末年开始走下坡路,鸦片战争以后,清政府内外交困,宫廷珐琅工艺的发展遭受毁灭性打击,带有官款的珐琅器只有零星发现。同治、光绪年间,内府所需珐琅器几乎全由北京民间作坊生产,再加上外销畅通的刺激,民间珐琅工艺获得一定程度的发展,但较之乾隆时期差距甚远。此件圆盒署“大清工艺局造”款,证明其由清宫烧制,弥足珍贵。

四、“福寿双全”

画珐琅桃蝠纹瓶

画珐琅桃蝠纹瓶,清康熙,内务府造办处珐琅作制造,高13.6厘米,口径4.1厘米,腹径7.4厘米,足径4.1厘米。清宫旧藏。

瓶侈口,细颈,鼓腹,圈足,口、足边镀金。通体以白色珐琅釉为地,彩绘古树桃实、寿石翠竹、流云蝙蝠等。足内白色珐琅釉地,宝蓝色双线方框内楷书“康熙御制”四字款。桃蝠纹寓意福寿吉祥。此瓶画面清新艳丽,风格写实,绘制精湛,用笔工整而又不失洒脱大方,彻底改变了早期画珐琅器釉料施用浓厚、釉色灰涩、气泡密集等工艺上的不足,是康熙晚期画珐琅工艺成熟期的代表作之一。

匏制福寿纹桃式盒

匏制福寿纹桃式盒,通高7.6厘米,内口最大径8.9厘米。

盒为桃式,盖、身以子母口相合,恰如剖开之二爿桃实,写实生动。盖顶、底面均饰凸起的桃枝、桃叶、桃花、桃实纹,盖面边缘刻画一只蝙蝠,盖顶枝叶间有“乾隆赏玩”四字款识。桃实纹饰阳起较高,花叶、枝条次之,款识又低浅许多,区分出多个层次,极具浮雕感。物象变化丰富,栩栩如生,花筋叶脉均能仿佛,殊为不易。盖面微弧,底面稍平,以突出的桃实作为矮足,尤见巧思。其中蝙蝠取谐音为“福”,寿桃象征“长寿”,寓意“福寿双全”。

依此桃式盒的式样,为对称的匏体,从中剖开,将盖部的口边去掉,即成二部分相合的子母口,且将蒂柄之斑痕也一并去掉,可谓匠心独运。

五、“寿山福海”

端石寿山福海纹砚

端石寿山福海纹砚,清乾隆,长22厘米,宽15厘米,厚3厘米。清宫旧藏。

砚以端石制,石质细腻,色黝紫,坚润如旧坑端石。椭圆形砚式,砚堂宽阔,砚池处雕饰蝙蝠云纹,5只展翅的蝙蝠错落有致,寓五福之吉意。砚边周饰云纹。砚背面雕刻海水仙山图,意寓寿山福海之祥瑞。

此砚雕工圆润,石质精良,随形配有紫檀木盒,为宫廷造办处砚作所制。

青花寿山福海纹花口瓶

青花寿山福海纹花口瓶,高25.5厘米,口径7.5厘米,足径10.8厘米。

瓶花口,瓜棱式颈,溜肩,圆腹,圈足微外撇。颈部绘折枝花卉,腹部绘一株桃树,树枝上结有数枚寿桃,树下绘山石与江崖海水纹,空间绘飞蝠,近底处绘变形如意头和折枝莲纹各一周。足内青花篆书“大清乾隆年制”六字款。

此瓶造型构思奇巧,青花浓重艳丽并有晕散,具有仿明代永、宣青花的艺术效果。纹饰为吉祥图案,寓意“寿山福海”。

湖色寿山福海暗花绫袷衬衣

湖色寿山福海暗花绫袷衬衣,清嘉庆,身长146厘米,两袖通长167厘米,袖口宽17厘米,下摆宽124厘米。清宫旧藏。

衬衣圆领,大襟右衽,平袖,不开裾。衣以湖色寿山福海纹绫为面,白素绸为里,领缘镶石青缎边,襟缀铜鎏金錾花扣四。此为清代后妃的便服。衬衣织造细腻,构图严谨,提花清晰规整,为杭州织造局织造。领口系墨书黄纸签,正面书:“嘉庆十七年二月初二日收,四执事交”,背面书“绿绫袷衬衣一件”。

黑漆描金莲蝠纹宝座式笔架

青玉凤蝠纹如意

此外,在故宫博物院的藏品中,还有很多取“蝠”之吉祥寓意的工艺精品。如金镶宝石蝙蝠簪、青玉凤蝠纹如意、白玉五蝠捧寿带扣、栽绒金地蓝色团蝠纹毯、红木云蝠纹翘头案、黑漆描金五蝠云纹靠背椅、黑漆描金莲蝠纹宝座式笔架……涉及领域之广、院藏精品之多,绝非三言两语可道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