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又被称之为“九州”,这九州是那九州?又在什么地方?
文创

中国又被称之为“九州”,这九州是那九州?又在什么地方?

2020年02月27日 00:00:00
来源:阅读悦读

一、大禹划分九州

我们常常接触到“九州”的字眼,这也是对中国的另一种称呼,《楚辞》中的《离骚》曰:“思九州之博大兮,岂惟是其有女?”

宋代爱国诗人陆游在《示儿》诗中道:“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

那么,何为九州?九州相当于今天什么地方。

以我的理解,这“九州”应该有两重意思:其一、中国古代的区域划分。其二、泛指天下,也就是指中国。一般情况下,这九州都以第二种意思出现。

据说这九州源于大禹时期,大约四千多年以前,中华大地之上洪水为患。

一开始是大禹的父亲鲧被尧派去治水,九年都没有效果。舜代尧为首领后,杀了治水无功的鲧,命令鲧的儿子大禹带人治水,在他“顺水性,疏浚结合”的治理下,花费十三年功夫,三过家门而不入,终于疏通了九条河流(弱水、黑水、黄河、漾水、长江、沇水、淮水、渭水、洺水),老百姓可以放心居住,从而形成了“州”。

《说文》中曰:“水中可居曰州。”

也就是说,州乃是高于水面的陆地,可以居住的地方。

大禹治水有功,被推举为“华夏”部落首领,为了更方便有效地治理国家,于是,便把天下划分为九州(《左传》中说:“芒芒禹迹,画为九州”。),这种行政区域打破了过去的部落限制,可以说意义重大。大禹还专门铸造了九个大鼎,用来镇压九州,代表至高无上的权利,也就有了后来的“问鼎中原”。

二、何为九州

《吕氏春秋》中说:“何为九州?河、汉之间为豫州,周也;两河之间为冀州,晋也;河、济之间为衮州,卫也;东方为青州,齐也;泗上为徐州,鲁也;东南为扬州,越也;南方为荆州,楚也;西方为雍州,秦也;北方为幽州,燕也。”

有关“九州”的称谓,不同的典籍有些区别。

《尚书•禹贡》中的九州分别是冀州、衮州、青州、徐州、扬州、荆州、豫州,梁州与雍州。

《尔雅•释地》中分别为冀州、衮州、徐州、扬州、荆州、豫州、雍州、幽州与营州。

《周礼•职方》中分别是冀州、衮州、青州、扬州、荆州、豫州、雍州、幽州与并州。

问题来了,为什么不同的史料记载的九州名字有区别呢?有专家分析:随着朝代的更替,州名发生了变化,这三个典籍所载,对应的是夏、商、周三代的九州划分,事实真相如何,我们已经无从得知。

这九州又呈“井”字形分布,也恰应和了“天子居中,八方朝贡。”

三、九州都在哪

那么,九州都处于什么所在?

冀州,大禹治水始于此,“天下之中州,天子之常居”,位列九州之首。相当于今日的河北省大部分地区,内蒙古赤峰一带,北京、天津,包括山西一小部分地区。

豫州,也有人认为豫州是九州的中心,又称中州,相当于今天河南省黄河以南驻马店、平顶山一带。

徐州,今日的江苏北部和安徽东北角加上山东的一小部分。

《尚书•禹贡》中说:“海岱及淮惟徐州”。《释名》中说:“徐,舒也。土气舒缓也。其地东至海,北至岱,南及淮。”

衮州,大约今天的山东泰山以西地区,加上河南省的濮阳、安阳,河北的邢台、邯郸一带。

青州,《尚书•禹贡》中说:“海岱惟青州”,大体就是渤海、泰山,山东省中部以及河北部分地区。

扬州,今天的江苏南部、安徽省大部分地区、浙江全境以及福建北部与江西东北部一带。

荆州,今天的河南南阳和信阳地区,湖北全境,安徽西部地区,湖南部分地区与江西西北一小部分地区。《尚书•禹贡》中曰:“荆及衡阳惟荆州”《诗经•商颂》中说:“维女荆楚,居国南方”。

雍州,今天的山西大部分地区,宁夏全境、陕西部分地区,甘肃部分地区。《尚书•禹贡》中记载:“盈水西河惟雍州”。贾谊《过秦论》中道:“秦孝公据崤函之固,拥雍州之地。”

梁州,甘肃部分地区、陕西省汉中地区以及四川全境。扬雄在《蜀都赋》中说:“蜀都之地,古曰梁州。禹治其江,淳皐弥望,郁乎青葱,沃懋千里。”

这上古九州,北到燕山山脉、渤海湾和辽东地区,南至南海,西到甘肃接西域,东到东海。

四、有关九州的一点思考

按照《尚书•禹贡》中所说,大禹根据山川形势、物产状况以及风俗习惯等,将天下划分为九州,主要是为了征税,所谓“贡”,就是“纳税”,定期进贡,四面八方归一统,也包含管理天下之意,禹是天下的共主。

于是,一些学者专家认为,在四千余年前的大禹时代,其生产力以及各方面条件来分析,不可能控制如此广阔的疆域,就是划分出九州,也会在极小的范围内,而这“大”九州,是到了战国时期,群雄烽起,被人扩大的。

并且专家们还说:夏王朝鼎盛时期的疆域大致西起河南西部,山西南部,东至河南、山东和安徽三省交界处,南达湖北北部,北至河北南部,大约210平方公里,其核心区域仅在今天的偃师、登封、新密、禹州一带,而大禹时代仅活动在山西中南部的河内地区。

然而,我们从考古发现中可以看到,不同的文化遗址,彼此间有着相互交流的痕迹,是今人低估了古人的智慧,从而印证了九州之说的可能性。

也有的专家们认为,这个范围内是夏王朝的直属区域,当然有包括“四夷”的附属地区。

无论历史上大禹时代,九州是以怎样的方式存在,在中国人的心目中,已经是中国的代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