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让奥运图标真正动起来了:走近设计师广村正彰与井口皓太
文创

他们让奥运图标真正动起来了:走近设计师广村正彰与井口皓太

2020年03月03日 10:15:00
来源:澎湃新闻

随着 2020 年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的临近,东京奥运组委会正式公布了将于运动会项目中使用的73个全新动态图标。这是自 1964 年首次引入静态图标后,东京再度首次成为引入动态图标的奥运城市。这组图标也显露出日本设计在全球范围内的顶级水平,图形设计者是日本设计师广村正彰(Masaaki Hiromura),让它们动起来的是井口皓太(Kota Iguchi)。

业内人士评价说,本次设计“巧妙地传达每项运动的特点和运动精神,同时艺术地突出运动员的活力”。体现了日本设计艺术的独特美学,将抽象主义与现实主义完美融合,并展示了广村正彰以及井口皓太两位著名日本设计师的个人风格。

2020 年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动态图标公布

2020的设计,以1964年为原点

1964年,以设计评论家胜见胜(Katsumi Masaru)为中心,11位平面设计师制作的东京1964奥林匹克运动会运动图标,这套让全世界无论哪种语系的人都能够理解的图标,也成为奥运会历史上首次引入竞技图标。

当时奥运会首次在亚洲国家举行,沟通的隔阂不可避免,且就拉丁语系国家而言每一项赛事也会出现多种拼法,为了解决这一问题,1964年的东京奥运开创了一套人人能懂的视觉语言系统,在此后的奥运会中,赛事符号与奥运五环、燃烧火炬等共同纳入了奥运会的符号设计中。

1964年东京奥运会首次引入竞技图标

当时胜见胜及其团队从奥地利人奥图·纽拉特(Otto Neurath)和吉雨德·阿恩茨(Gerd Arntz)的作品中题取灵感,纽拉特是著名的是科学家和社会学家,他在1920年末至1930年初,他和视觉团队共同开放了一套图像语言,称为国际文字图像系统(Isotype),其背后的原则是创建视觉语言,利用图像形式反映社会、科技、生物、历史等资讯与关联性。

阿恩茨是“国际文字图像系统”的主导设计师之一,身为木刻艺术家和插画家,阿恩茨所做的简单的几何图像对平面设计的发展有着长远的影响。日本设计师胜见胜将阿恩茨的图像原理用于1964年的东京奥运,并提出简洁一致的设计框架,在展现摩登、便捷日本的同时,力求做到“简单美观,人人理解”,同时为未来奥运会主办方提供优质创新的基准。

奥地利人奥图·纽拉特和吉雨德·阿恩茨开发设计的国际文字图像系统。

2020年的设计,在继承1964年信息传达的基础上,融入了将跃动的运动员的美丽形态提炼的设计。通过这样的方式,也让图标给大会增添了一部分的装饰功能。

“上辈留存的设计(指1964 年的竞技图标)是一笔伟大的遗产”,广村正彰说道,“设计要与时代共进,所以我尝试融入运动员的活力,用青春的代表——肌肉,极简现代设计风格组成这套新图标。”而设计这套静态图标,广村正彰和他的团队花费了近两年的时间。并于2019年3月正式公布,后由动态设计师井口皓太接手制作动画效果,又历时了一年,最终完成。

50个奥运会图标设计

目前公布的图标先以碎片的形式、从白色背景中出现,再完成运动动作后又以碎片化形式消失,回到最初的空白帧,让人意犹未尽。

在组委会发行的短片中,对动画的一些亮点进行了更深入的探讨,比如射箭运动员拉弓、篮球运动员扣篮、体操运动员站立劈腿等等。每一个图标都是用最简单的图形元素组成:肢体和圆形的头象征着运动员以及他们的运动器材,加上特殊动态效果,如同一个球,嗖地一声把能量感带入进了图标整体动态过程中。组委会表示这些动态图标可以“在二维空间中再现运动员的三维运动,并能表现出更多动态动作,如扭转。”

2020东京奥运会空手道项目标识

此次设计的图标分为无框型与有框型两种,颜色也只选用蓝白两个色系,主色蓝色源于2020奥运会会徽,这也是日本国家队的代表色系。

2020东京奥运会竞技体操图标的演变

广村正彰:最理想的标识系统就是没有标识

广村正彰1954年出生,毕业于素有“东京五美大”之称的武藏野美术大学,其校友更囊括了原研哉、奈良美智、桥本奈奈未等在设计、艺术领域极具有代表性的人物。随后广村亦于日本极具代表的设计师田中一光(Tanaka Ikko)的工作室参与工作,在 1998 年正式创办了 Hiromura Design。凭借众多出色的设计,广村正彰曾获纽约艺术指导协会年度奖、新加坡设计奖 、日本 JCD 商业空间设计大奖等全球极具设计荣誉奖项。

在设计中,广村正彰主张思考信息和人之间的关系。他曾说:“思考信息是如何被传达比如何去传达信息更为重要,对于设计师而言,最重要的事情并非表达,而是去找出事物的本质。我始终在思考信息和人之间的关系。”

广村正彰为东京北千住一家餐厅做的字体设计

2004年,广村正彰为位于东京北千住一家餐厅做的字体设计在中国被作为一种典范。这项目设计中,每个相关食物的字体里都有一部分被食物的图形所代替,“鳗”字里带着鳗鱼、“量”字里有天平、“煮”下有火……即使是不识日文的外国人,甚至是孩子,也无需过多解释,便能了解其含义。

餐厅外墙上对于字体设计的运用。

广村正彰和他的工作室最为人熟知作品应当是“9小时胶囊旅馆”的标识系统设计。这项工作也延续至今,Hiromura Design网站显示,广村正彰工作室直至2018和2019年还分别完成了“新大阪9小时胶囊旅馆”和“水道桥9小时胶囊旅馆”(东京)的设计。比较之下,不难发现,随着时代的发展,一些设计细节在变化,但其设计理念却在时间中不断延续和升华。

9小时胶囊旅馆的标识系统设计

9小时胶囊旅馆的标识系统设计

以“一小时梳洗,七小时睡眠,一小时休息”作为经营理念。广村正彰在“九小时胶囊旅馆”的导视系统中,选择极为简洁克制的视觉形态,精准呈现住宿场所需要的相关信息。他将咨询前台、索取房间钥匙、淋浴、进入胶囊房间,划分为四个步骤,以简明的图标表现在墙壁上。

在“新大阪”车站内,看到“ 新大阪 9小时胶囊旅馆”的店招。2018年设计

东京“水道桥9小时胶囊旅馆”梳洗处,2019年的设计

此外,广村正彰曾负责日本科学未来馆,横须贺美术馆,铁路博物馆,墨田水族馆,东京站美术馆,名古屋城本丸御殿等的美术馆和展览的艺术指导和视觉设计工作。

横须贺美术馆外的广场

其中位于镰仓的横须贺美术馆可以看到海天之景,广村正彰的设计也因环境而生。他设计的树立在美术馆门口“海的广场”的门牌像是一面“海的镜子”,映照着由浅渐深的蓝色海天风景,并抽象成为由深浅两种蓝色组成的美术馆。而到了馆内,图书室、楼梯、寄物处甚至厕所,都有鲜明的标示指引,设计上也一別过去的既定形式,广村采用以“人”作为主题的识别,看书的人、打电话的人、上楼梯的人或者是抱奶瓶的人,像是过去洞穴壁面的象形文字般印附在简约的墙壁之上。

横须贺美术馆内的标识

横须贺美术馆内的标识

广村正彰为水族馆展览“墨田水族馆×葛饰北斋”设计的海报,也被认为是现代设计与传统文化的偶遇。广村正彰提取葛饰北斋所绘制的鱼,与墨田水族馆的极简标识并列,借助湖蓝和桃红两色的印染与对比,似乎也在向观者抛出问题——现代化的墨田水族馆与江户时代画家葛饰北斋之间到底发生什么样的关联?

广村正彰为水族馆展览“墨田水族馆×葛饰北斋”设计的海报

简洁直观,又保持着极高的艺术魅力广村正彰设计的特点。他认为:“最理想的标识系统就是不需要任何标识,我希望它可以直达对方的脑海”。

广村正彰的其他设计

井口皓太:尝试传统文化与现代艺术融合

负责制作本次奥运会图标动态效果的井口皓太1984年出生于日本横滨,同样毕业于武藏野美术大学,作品包括了平面、影像、空间、网页等不同领域的设计,不断尝试传统文化与现代艺术的融合。

井口皓太

在他的众多设计中,一个名为“無限に続く道と漢字”系列的GIF动画别具匠心地将平面字形与立体空间相糅合,加入动画元素,空间的纵深感与无限循环所带来的哲思意味一览无余,不失为传统文化与现代艺术碰撞的一次很好的尝试。对于用汉字的中国人,这组设计可以获得最直接的理解。

“无限延续的汉字”中的竹

比如,“竹”是一个极富传统中华文化的汉字,设计师直接将“竹子”的实体意象挪用过来。用笔直挺立的竹节来具象化汉字中的竖笔画,而两撇笔画丿,则十分讨巧地化用了竹叶作为元素,整体取材于竹子,制成了“竹”字。且最后不忘在添加了红色的太阳标志,这一举动让这幅画面更具日式风格。

井口皓太作品《CI_clock PLST》

在 井口皓太的设计网站上,记录了他和一些商业品牌的合作,其中也多显示出他对运动中的一切的关注,且有一些设计为NIKE、H&M、POLA所做,实为日常所见,只是未把这些设计和井口皓太联系起来。2015年,他还参与了米兰世博会日本国家馆“未来餐厅”的设计,参观者手拿筷子,在虚拟的互动装置上点菜、饮食。通过食物介绍日本文化。

井口皓太为米兰世博会日本馆“未来餐厅”中的字体设计。

2020东京奥运的动态图标,井口说他的团队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来制作。“新的动态图标将通过其精美和更容易理解的表达方式,扩大每一项运动的吸引力”,井口说:“我希望它们能够照亮每一场赛事,作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创举,也希望它们能够作为未来奥运会的财产传承下去,并激励其他国家的视频设计师。”

2020东京奥运会田径项目标识

虽然,目前因为疫情的出现使得东京奥运会产生了一些不确定因素,虽然关于奥运会,安倍晋三一再表示,“将推进万全准备,使之成为对运动员及观众而言是安全、安心的大赛”。届时这些白底的自由型图标将用于海报、门票和许可产品,蓝圆型图标将用于地图、比赛场地标识、比赛指南和网站等更多的用途。

希望疫情的阴霾尽快散去,7月24日的东京奥运会、8月25日的残奥会如期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