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东亚:疫情中的海外中国留学生丨独家
文创

守望东亚:疫情中的海外中国留学生丨独家

2020年03月05日 19:45:35
来源:凤凰网文创

目前,日韩两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激增。根据凤凰网全球新冠疫情实时动态,截至北京时间3月5日17点54分,日本累计确诊333例,死亡6例(根据世界卫生组织计算规则,不包括“钻石公主号”相关数据)。日本全国99%的中小学已临时停课,北海道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韩国的情况更加不容乐观,截至北京时间3月5日17点54分,全国累计确诊6088例,死亡41例。新冠疫情预警级别提升至最高的“严重”级别。大邱和庆北两个“重灾区”已被划为特别管控区,总统文在寅表示将采取超强“封锁措施”力阻疫情蔓延。

中国留学生也受到极大影响。据报道,韩国所有大学的开学时间延迟至3月23日;截至2月24日,48.8%的中国留学生未按期入境韩国。外交部表示,如疫情进一步发展,将协助安排华侨、留学生回国。

曾经身处在疫情风眼之外的留学生,似乎正渐渐走进风暴之中,他们的生活受到了怎样的影响?凤凰网文创频道独家对话四位日韩留学生,谈谈疫情对他们的影响。

1、Nora 东京 24岁

“就怕这种恐慌的生活没有尽头”

前两天在朋友圈看到有人说厕纸没了,我下楼看了一眼,发现便利店里的厕纸比平时少了好多。买的人里面应该有一部分是恶意囤货转卖的,二手转卖网站上的厕纸价格直接翻三倍,一提要80多人民币。现在超市里大米也被搬空了。

(日本超市里空荡荡的货架,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1月底疫情在国内爆发的时候,已经有人开始买口罩自己囤货了,但大家整体都还比较冷静,觉得不会那么夸张。真正慌的时候是发现“钻石公主号”上感染率特别高、东京也出现了零星的确诊案例的时候。

在日华人普遍不信任这些数字,他们认为真实的感染者绝对不止这些。比如,有一个在NTT DATA(日本电信电话公司)工作的职员在发病后依然坐地铁上班,东京地铁人流密度非常大,理论上已有不少人被他传染。

现在的日本,确诊非常非常难,我公司的前辈发烧咳血,他自己怀疑是新冠肺炎,去医院要求做检查。医院只给他开普通的药。

要做核酸检查必须给保健所打电话。而保健所进行检查的标准非常严苛:必须要有武汉接触史等。如果不符合条件,保健所就“打太极”。最后前辈只能回去。

在日华人对疫情的警惕性比较高,我觉得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他们和日本当地人信源不同,华人的信息基本和国内媒体同步,比日本媒体快不少;第二是日本人日常工作压力非常大,没有什么精力去关心生活之外的事。

(日本疫情现状,图片来自第一财经)

现在形式日渐严峻,日本当地人也逐渐开始重视。日本放送协会(NHK)2月9日发布了首部疫情相关的纪录片《疫情会扩大到何种程度,紧急报告 新冠肺炎》,用54分钟的节目,让大家看到了新冠病毒的真相。

有个在杭州生活了八年的日本同事,疫情刚爆发的时候和我说,新冠疫情爆发是因为中国人平时生活习惯不够卫生,过了一周再和他聊起来,他只觉得日本要完蛋了。

这次疫情极大地影响了日本的经济,现在股票跌了,因为疫情,日本的就职活动(应届生求职会)也在陆续取消,我今年刚毕业的朋友特别怕找不到工作。

我身边有一些已经回国避难的朋友,但更多的是因为种种原因无法离开的人——有的人在日本已有稳定工作,或者已经买了房子定居,生了孩子。要他们放下日本的一切跑回中国,根本是不现实的。

我和伴侣也不打算回国,最大的原因是家里的猫咪。它很胆小,如果飞机托运容易出现应激反应。而且就算公司能让你请一两个月的假期,谁能保证之后情况能变好呢?

我平时就有囤货的习惯,物资现在是充足的。但心里还是恐慌,不知道这个状态还要持续多久,不知道要防多久。囤物资也不是长久之道,就怕这种恐慌的生活没有尽头。

生活还是要继续的,我现在有种感觉,这次事情之后,大家会觉得平时的烦恼都不是烦恼。

2、年年 东京艺术大学绘画科 21岁

“囤那么多纸是要擦一年屁股吗?”

一周以前,疫情对我生活的影响仅仅是回国计划取消了。一周过后,我已经从无所谓变成恐慌。

好在口罩是不缺的,一月初我就很警觉地开始囤一系列消毒用品,现在手里还剩一百多个口罩。但是没想到有一部分人居然开始抢厕纸了,脑子有问题吗,囤那么多纸是要擦一年屁股吗?

(日本二手网站Mercari上涨价1倍的卫生巾,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之前日本人都不是很慌,日本官方对于新冠疫情的报道口径比较谨慎,一切都只是“可能”。媒体报道上说有可能会扩散,发布会上说感染可能会扩大。我们大学保健中心的医生也说这个病毒不会扩大,说就是像普通的流感。只要多加防护就不会有问题。

日本政府可能真的是力不从心,即便够重视,也没法采取强制措施。不可能强制个人戴口罩,或者强制企业延缓复工。政府如果要盖医院,整个审议流程会非常长,没法十天建火神山。

对于已确诊的病例,日本也没公布患者的动线和住所,可能是出于人道主义和经济考量吧。但这让我感觉很不安……

如果疫情爆发,我想东京老年人肯定是活到最后的那批吧。一部分不怎么遵守社会秩序的老人被年轻人称为“老害”,网上经常能刷到他们的迷惑行为:地铁上骂人啊,踢车门啊,和电车司机吵架……但是他们很重视养生,平时就有戴口罩的习惯,而且在东京生活压力这么大的地方能活下来,抗压能力应该是最强的。

我也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乐观点说,奥运会的时候正好是夏天,估计那个时候疫情已经结束了。

未知的东西太多了,我现在有点焦虑。

3、猫老师 早稻田大学 26岁

“早就买好了回国的机票”

不经历这件事,不知道东京到底有多少华人。

日本的口罩早就被买空了。国内疫情严重的时候,大家都在努力往国内寄物资进行救援,日本邮局没办法,一周之后开始限寄,贴告示说寄往中国的包裹暂缓受理,或者说中国寄件太多,请避开这个高峰。

当时大家都很庆幸自己在日本,没多少人想到屯口罩。没想到现在感觉日本要完蛋了。

面对疫情的发展变化,在日华人是最激动紧张的,大家还是习惯用微信看新闻看消息,焦虑和恐慌都是同步的。

朋友圈有个学长写了个很长的分析,建议大家未来一到两周就回国,如果不回国要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发出来没多久就删了,可能因为评论里有人怼他吧。我从一月中旬也在朋友圈写各种自己的看法和分析,基本没有人公开正面地怼我,可能是被他们拉黑了。

(受访者朋友圈截图,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也有少部分在日本生活时间比较长的人,甚至入籍的老华人,会比较相信日本社会的“自愈力”,地震海啸都扛过来了,这次应该也可以。

周围的日本人也是这样,在他们脸上看不到紧张的情绪,都觉得和流感差不多。电视节目上专家慢悠悠开辩论会,号召大在家自我隔离。感觉按照日本人一贯的做事方式,在家自我隔离的人应该挺多的。

日本官方目前没有什么强硬的措施,有些人认为政府是为了奥运会和今年的经济罔顾大家的生命安全。我多少能理解政府的防疫思路,目前这个病致死率不是很高,确诊症状又比较明显......最重要的是东京人口密度太大了,防疫的难度比武汉要大得多。

很多事情就是无法判定对错,一个政策下去是好是坏,都需要时间来验证,总会有某一部分人的利益被牺牲。日本目前看来一定程度上保全了社会整体的利益,我能理解政府的举措和困难。

(东京街头戴口罩的人,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我去年过得很波折,雄心壮志想要创业,结果遭遇双输局面:创业失败了,成绩太差被休学一年,自己的签证又出了问题。以为人生已经跌倒谷底,没想到今年更刺激了。

为数不多的因祸得福可能是因为签证原因,早就买好了回国的机票。日本未来的情况,我估计不会太好。

4、刘小姐 韩国首尔 延世大学视觉设计 26岁

“我现在觉得哪里都不安全”

我这一个月,就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我本来打算2月中旬回韩国参加月底的毕业典礼,结果国内疫情严重了,我怕到时候禁止入境,初六就回来了,回来之后自我隔离了14天。

之前韩国的情况一直比较好,只有20多例,直到大邱事件爆发。现在韩国情况严重多了,(2月22日)一早上确诊90多例,下午又冒出来100多例。这天之前,口罩是还能买到的,我去了三四个药店,买了四五十个。可能我比较幸运吧,也有同学只在店里找到儿童口罩。

韩国大学一般都是3月1日开学,现在全部推迟两周。我的学校2月12日直接邮件通知取消毕业典礼。我还能去学校领毕业证,有其他学校的同学是完全不让去学校。

(韩国大学推迟开学,图片来自环球网)

韩国现在已经开始做准备了,大街上10个人里面有8个戴口罩,地铁和公交会播放各种语言的新冠疫情提醒,韩文、中文、英文,一直在广播;饭店和邮局,药店,所有的公共场合都开始放置免洗洗手液。我前几天去皮肤护理中心,被测了两次体温。

出入境也管得很严,我回国的时候是很快的,同学晚了几天回国,排了一两个小时的队。海关要测体温,要求必须有韩国可以接通的电话,你的手机上还必须下载一个APP,用来输入健康信息。不知道它有没有定位功能,有一次有个同学想去明洞,结果被打电话劝返。

(强制下载的自我诊断APP,图片来自网络)

我的韩国青年朋友感觉没那么害怕,反而是担心父母比较多。之前真的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韩国方面都是往国内捐物资,首尔大学、延世大学、全韩学人学者联谊会、三星等等,文在寅撤侨的时候也把物资留在了武汉。 

韩国国情不同,想像中国政府一样进行管控难度很高。比如之前那个大邱的大型集会的事件,根据韩国媒体的消息是说,之前他们也有人去了庆北清道郡大南医院的葬礼,集会上就有人从武汉过来携带了病毒。

我个人认为,韩国政府对万人集会等疫情隐患的应对措施,还比较保守,甚至多半停留在劝导层面。如果大范围爆发,也不太可能像中国一样短期内快速建医院。

我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就要回国了,本来韩国情况比中国好,毕业典礼之前的半个月可以到处玩一玩,没想到现在哪儿都去不了,我现在觉得哪里都不安全。

后记

不少人如今才意识到,这次疫情或许会演变为一个全人类的事件。并不仅限于武汉,亦不仅限于中国。

(2月25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到访大邱,图片来自凤凰网资讯)

意大利旅游业受到重大打击,伊朗国防部已经开始生产口罩和消毒液,德国宣布包括管控入境人员、筛查难民和加强大型活动防疫等在内的多项应对措施。WHO欧洲区域负责人呼吁欧洲各国在疫情面前采取集体响应。

疫情正渐渐变成全球化的危机,如此巨大的灾难面前,“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形式日趋稳定且防疫经验丰富的中国已向其他国家伸出援手。

2月20日,中方紧急向日本国立传染病研究所捐赠了一批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    2月27日,上海市政府向大邱市和庆尚北道赠送50万只口罩,中国驻韩国大使馆为大邱市紧急筹备2.5万个医用口罩。箱子上写着:“道不远人,人无异国。”这句话出自新罗旅唐学者崔致远,意思是道义相通,不会因为国家不同而产生距离。

(中国大使馆筹集的防疫物资)

东亚三国本就文化同源,寒冬仍在,但这种与子同袍的同源互助,或许可以让春天来得早一些。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相关身份细节已做模糊处理。

凤凰网文创频道现已推出疫情下的海外中国留学生系列报道。往期报道有《风眼之外:疫情中的海外中国留学生丨独家》等。

如有相关故事线索,欢迎来稿分享,联系邮箱:liurq@ifeng.com。

主编:宋观

策划:刘瑞祺

作者:赵岩

编辑:高晓晨、穆楠

运营:陈子君、张倪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