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东京,奥运会历史上唯一一座停办、举办与延办的城市
文创

日本东京,奥运会历史上唯一一座停办、举办与延办的城市

2020年03月26日 21:32:41
来源:凤凰网文创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急速蔓延,3月24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与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进行电话会议后,正式决定2020年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这也是现代奥运会百余年历史上首次宣布延期,直接损失初步估计超过3万亿日元。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推迟举办东京奥运会是选项之一,但东京奥运会肯定不会被取消。图片来源:新华社/共同社

日本对于这场新世纪奥运会非常期待,日本官方不仅耗费数年时间将1964年奥运会主会场国立竞技场推倒重建,日本NHK电视台还在2019年播放大河剧《韦驮天:东京奥运故事》。

海报设计师横尾忠则将“三曲腿”的图案放在日文假名的“いだてん(韦驮天)”上进行设计,让四个字符看起来也是在奔跑一样。

《韦驮天》的重要线索人物是柔道创始人嘉纳治五郎,但本剧却并未聚焦于他作为柔道创始人的一面,而是关注他作为国际奥委会首位日本理事、弘扬奥林匹克精神的一面。

需要注意,现代奥运会的创造宗旨并不是举办最高水平体育锦标赛,而是通过体育比赛增强运动员的互相理解,所以早年间的奥运会大多由从事其他工作的青年业余选手参加。但正如《韦驮天》所表现的那样,奥林匹克精神一开始不被“日本体育会”等传统势力接受,他们认为体育是教育的一环,不应该把精力耗费在业余选手之间的比赛中。最终剧作中的嘉纳治五郎灵机一动,创立“大日本体育协会”,并把英文名称定为“Japan Amateur Athletic Association”(日本业余竞技协会),既安抚了国内反对者,也符合了奥林匹克精神。日本的奥运梦就是在这种状态下艰难起步。

大河剧《韦驮天》,1912年斯德哥尔摩奥运会开幕式,左角色为日本短跑选手三岛弥彦,右角色为日本马拉松运动员金栗四三。

由于大河剧会在每周日晚九点播放、持续一年,这部电视剧也让许多人了解到日本如何一步步走到1964年奥运会。因而本次奥运延期的消息传来后,对奥运史很熟悉的日本网民也打趣道:东京成功拿到现代奥运会历史上的“三连”——1940年停办、1964年举办,2020年延办,这是其他任何一个城市都没有的经历,而三次主办奥运的经历也与先后三代日本国家体育场有着密切关系。

1912年,日本选手第一次远赴斯德哥尔摩出战奥运会,虽然没有获得一块奖牌,但成功出海的经历还是让热衷于奥运精神的嘉纳治五郎非常异常兴奋,希望能修建一座现代体育场提升国民对于奥林匹克精神的熟悉程度。回国后,嘉纳治五郎四方联络,终于在1914年申请到明治神宫外苑一块土地,这也就有了1924年正式投入使用的“明治神宫外苑竞技场”,这也正是日本第一代国家体育场。

1933年第七届明治神宫体育大会

在这块体育场上,日本在二战前每年都会举办“国民体育大会”,为日本培养许多出色的运动员,显著提升奥运会成绩。1928年阿姆斯特丹奥运会,三级跳运动员织田干雄打破奥运纪录,他也是日本首个奥运会金牌得主;1932年洛杉矶奥运会,日本创纪录地获得7枚金牌,其中日本包揽男子游泳全部6块金牌中的5块,陆军军人西竹一男爵更是骑着爱马“天王星”获得马术冠军,引得欧美人惊叹。日本的体育大国地位基本确定下来。

伴随着洛杉矶奥运会的成功,日本决心申办奥运会,并在申请书中把明治神宫外苑竞技场翻修为能够容纳十万名观众的奥运会主会场。虽然日本成功获得1940年奥运会主办权,但随着二战爆发,日本政府对于耗资巨大的奥运会也没了兴趣。即便年过七旬的嘉纳治五郎用尽最后一分心力延续奥运会,但在他去世后,1938年7月日本政府还是宣布弃办奥运会。

晚年日本柔道创始人嘉纳治五郎(1860-1937)

由于日本在侵略战争中节节失利,明治神宫外苑竞技场从1943年开始停办运动会,转为军用。1943年10月21日,日本政府举办“学徒出阵壮行会”,将在场的数万名高校学生集体送上战场成为炮灰。《韦驮天》对这一桥段进行了浓墨重彩的还原,参加1940年申奥的记者田畑政治在剧中高呼“我一定要在这个地方,重新举办奥运会!”

大河剧《韦驮天》重演1943年10月21日“学徒出阵壮行会”,举办地正是如今日本的国家体育场所在地。

日本体育人士寄托在这座体育场的希望,在二战结束后得到实现。1957年日本政府拆除原体育场设施,并原址重建“国立霞之丘陆上竞技场”,以作为崭新的日本国家体育场。也在这一年,历史上的田畑政治作为日本游泳联盟主席,亲自面见日本首相岸信介,争取资金,再度运作申奥。

虽说1940年奥运会因为战争原因而弃办,但国际奥委会对于日本举办奥运会其实充满期待,这也源于现代奥运会的创始人顾拜旦爵士。早在1906年奥运会尚处于萌芽状态时,这位具有国际主义思想的社会活动家就主动拜访日本驻法国大使,希望能联系到日本体育人士进入国际奥委会。因为在他看来,现代奥运会的主要目的是增进世界各国交流,所以必须要突破欧美人的既有圈子,将亚洲纳入其中。事实上1937年9月顾拜旦去世前,还心心念念东京奥运会:“日本的使命比任何其他国家都重要。东京奥运会将把古欧洲文明的发源地希腊文化与最为灿烂的亚洲艺术和文化相结合。”

未能举办的1940年东京奥运会海报。

正因如此,看到日本从战争废墟之中逐渐走出,国际奥委会还是决定再度给予日本一个机会,1959年,东京击败慕尼黑等城市,第二次申奥成功,而1964年奥运会的主会场当然还是设在第二代日本国家体育场。为了筹措翻修资金,这座国家体育场还在数年内长期对外开放,成为买票即可进入的高尔夫球练习场。

1964年10月10日,裕仁天皇代表日本正式宣布奥运会开幕。开幕式的最后,一名出生于1945年8月6日广岛核爆之日并幸存的田径选手坂井义则举着火炬出现,他沿着21年前“学徒出阵”的跑道路线缓跑入第二代国家体育场,点燃象征和平的奥运圣火。经历二战浩劫,日本国民更加迫切地渴望和平,正如《韦驮天》最后一集所展现,他们不再拘泥于胜负,而是热情地欢迎世界各地远道而来的运动员,以友人身份走上赛场。1964年东京奥运会的成功,象征着日本正式走出长期以来持续的“战后”状态,并进入到经济高速发展的黄金时代。

日本田径运动员坂井义则(1945-2014)手持火炬登上火炬台

接下来几十年里,日本的关注重心从金牌与奖牌转移到更广的奥林匹克文化中,贡献许多奥运史上的佳话。1966年,瑞典联系到1912年参加斯德哥尔摩奥运会的金栗四三,这位年过7旬的老者数十年间一直在日本普及马拉松文化,乃至有着“日本马拉松之父”美誉,而当年因为准备不足、中途退赛一直是他人生中的一大遗憾。正因如此,瑞典方面特意翻找当年的记录,发现主办方并未收到金栗四三的正式退赛声明,于是他们特地与国际奥委会商议,给了金栗四三一个完成梦想的机会。各方联络下,76岁的金栗四三重返斯德哥尔摩,冲过专门为他拉起的终点线,以54年8个月6天5小时32分20.379秒的时间完成1912年马拉松,这也进入到马拉松比赛的官方记录中,成为有史以来“耗时”最长的马拉松跑。

斯德哥尔摩街头仍然有介绍金栗四三(1891-1983)的牌匾,作者:Ah-Young Andersson

2013年,为了促进日本今时今日的“观光立国”战略走向成功,东京继续派出代表团申请奥运会,拥有优雅气质的日法混血主持人泷川雅美用了一句“O·MO·TE·NA·SHI”(无微不至)形容日本的待客之道,打动现场的国际奥委会理事,也让东京第三次获得奥运会主办权。

获得主办权的日本从2015年开始又一次将国家体育场原址重修,经过4年的修建,名为“新国立竞技场”的第三代国家体育场重新在这片具有传承意义的土地上诞生,也将作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残奥会的主会场。虽然如今被迫推迟,但根据协议,“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全称还是能够保留,想必在全球疫情过去后,东京奥运会仍会给人以崭新体悟。

日本的奥运之路上,奥林匹克精神在日本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亚洲也从世界的远东一隅一步步走向中央舞台,绽放绚烂色彩。1964年东京奥运会后,奥运圣火先后在1988年的韩国汉城、2008年的中国北京先后燃起,如今再度回到东京,这对于亚洲而言,也更有一番别致的史诗意义。

2019年竣工的日本新国立竞技场。著作权者:Arne Mueseler/ www.arne-mueseler.com。

作者:萧西之水,日本史作家,日语翻译,凤凰网文创特约研究员。关注中世纪以来的日本发展史,力求穿越历史故事与传说,挖掘历史细节,还原历史全貌。代表作《第〇次世界大战》、《日本战国武将记》、《明治日本建构史》。

主编:宋观

编辑:高晓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