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尺八还给中国”:这个流浪了千年的中国之音,终于回家了
文创

“把尺八还给中国”:这个流浪了千年的中国之音,终于回家了

2020年03月30日 16:56:49
来源:物道

国乐

指一国固有之乐

可能提起中国传统音乐

大多数人会觉得它是高雅孤冷的

是终将逝去的旧物

但近来不少年轻人爱上国乐

在平均年龄13岁的B站跨年夜晚会上

国乐演出收获了弹幕无数

如果乐队有夏天

那国乐是否迎来了它的春天?

借春风呢喃之际

物道君策划了这期国乐专题

“不怕国乐太高深,就怕你没听。”

高山流水觅知音

一曲琴音入我心

就让我们一起见证

国乐的春天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日本人来到盛唐的长安城,拜师学禅。

阳光绚烂下的长安都城,一片繁华。他暗许下心愿,要将这大唐盛世的文化带回家乡,让人们看见华夏之美。

图片|Akasa空影照见-摄

有一日的黄昏,他走到后院,看见方丈面对晚霞,手执长竹,吹奏乐曲。

风,吹动袈裟衣角,呼吸之间,曲音空灵飘渺,如身处空寂山谷,似落叶从树上掉落的一瞬、白雪覆盖人间、铃音隐隐飘逝……

他静静地听着,甚至不曾察觉自己已潸然泪下,那一刻,他仿佛理解了什么是禅。

这种乐器,名为尺八。以长竹所制,身长一尺八寸。

数年后,这位僧人手执竹管,乘船归国。从此,每逢樱花缤纷,月明星稀的江上,总会响起当年盛唐的乐声,深远、空阔。

再过了很多很多年以后,有一位名为冢本松韵的尺八演奏家来到中国,传授技艺、赠送尺八,分文不取。

人家问他为何,他说要“把尺八还给中国”。

图片|珺洋-摄

为何要“把尺八还给中国”?

因为,日本的第一支尺八,来源于中国。

但中华大地上,尺八却被渐渐遗忘了。如今知之者甚少,更罔谈吹奏。

它发源于汉,兴盛于唐,是地位较高的宫廷雅乐,形制和名称也多有改变,汉代称羌笛、魏晋称长笛、唐代才开始名为尺八。但宋朝之后,被来自民间的箫、笛所取代。

图片|呼吸不能说-breath-摄

有人推测,因为尺八吹奏需要极高技巧,难以短时间掌握,因而式微。

可尺八随着古时僧人,飘洋过海地到了日本,被尊为佛音,是供养佛祖的乐器。很久之后,它慢慢走向民间,并日渐繁盛,发展出了琴古流、都山流等流派,被世界所认可,被认为是日本的古乐器。

中国,却把尺八忘记得太久了。

直到这些年,日本尺八界有不少人来到中国寻根,还有不少有心人的努力。这个失散的游子,才渐渐地被我们了解。

其中,有一个叫做易佳林的人。他说,自己可能上辈子跟尺八就有缘。

不过是偶然听到一首尺八演奏的叫《子之星》的曲子,胸口就像被打了一拳,仿佛心灵深处有什么东西被释放了出来,让他当即决定,今生要吹尺八。

尺八难得,制作不易,极其昂贵。首先,只有桂竹才好,竹子的成熟度要三至五年之间,少了多了都不行。竹材挖掘后,要放置五年以上,方可制作。

尺八长一尺八寸,五孔七节,歌口必须在竹节上,节与节之间,要成固定比例。而后,要涂内壁,全手工做成,边吹边调,极其考验功力。日本老手艺人便说,做尺八一定要耐得住性子的人才行。

图片|呼吸不能说-breath-摄

图片|绵阳-潘仁东-摄

但易佳林不灰心,因为吹了十四年的箫,也会制萧,他想做尺八也不是天方夜谭,只是很困难。

他先在网上查找尺八的资料,但懵懵懂懂,进展缓慢。后来听说有日本朋友带回来一只尺八,他便厚着脸皮去借来,这才算见到尺八真容。

就这样花了两年多,易佳林终于做成了第一根尺八。

接着他找到了日本尺八大师神崎宪先生,向他请教。学习尺八的一个技巧,可能就要花一整年的时间。经过老师的指点,易佳林才逐渐掌握了尺八的演奏方法。

学习演奏方法只是基础,易佳林的目标是用自己做的尺八,吹出古中国的声音。

尺八乐谱,现存的都是日本的假名谱,比如古典三曲的《虚铃》,《虚空》,《雾海篪(chí)》,代表着人的精神、宇宙和地球。中国的尺八古曲,并没有曲谱遗留。

但是中国是有很多古琴谱的,所以易佳林就致力于用尺八来演奏古琴谱。多年来,他努力搜集可用于尺八演奏的古琴谱,终于,机会来了。

2012年,易佳林参加了在日本举行的国际尺八大会,带着自己制作的尺八,吹奏南宋的古曲 《高溪梅令》:

“木兰双桨梦中云

小横陈

漫向孤山山下

觅盈盈

翠禽啼一春”

奏宋曲,唱宋音,唱奏完毕,掌声雷动,他终于把中国音,吹给了世界听。

人的一生,能留给所爱的并不多。选择尺八,是一道曲径通幽,虽人际罕至,却落英缤纷,一声就是一世。

这几年,越来越多年轻人也喜欢上了尺八。

动画片《火影忍者》的主题曲中,也有尺八吹奏的部分。很多人说,原来这就是尺八,还可以这么空旷,这么燃。

今年b站的《2020最美的夜》晚会上,演奏家方锦龙就与百人乐团合奏,其中就有尺八。有网友评论说:“太好听了,请收下我的膝盖!”

图片|三世摄影-摄

尺八,这个流浪了千年的“游子”,被遗忘了太久的中国之音,终于“回家”了。

日本尺八大师冢本松韵希望“把尺八还给中国”,可对我们来说,该当思考的是尺八会不会再一次被世人记得,能否拥有真正的春天?

不禁想起民国诗人苏曼殊在京都浪游时,那天春雨淅淅沥沥,他听见了尺八的声音,凄清悲婉。

图片|BON叉叉·LoFoTo-摄

不知他是否知道尺八的家乡是中国,但是,那天的尺八让他想家了:

春雨楼头尺八箫,何时归看浙江潮?

芒鞋破钵无人识,踏过樱花第几桥。

借用此诗,想问一句:

春雨楼头尺八箫,

何时春来花满枝?

尺八今生再相见,愿能恰逢你的春天。

图片|Tataki-摄

下期预告

文字为物道原创,转载请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