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型私人博物馆的“死与生”
文创

小型私人博物馆的“死与生”

本报驻德国、英国、美国特约记者 青 木 孙 微 田 秋 本报记者 张 妮

编者的话:今年“5·18国际博物馆日”的主题为“致力于平等的博物馆:多元和包容”。作为体现文化平等、多元和包容性的重要一环,小型及私人博物馆在此次疫情之下面临的生存危机,要比大型国家博物馆更为突出。经历数百年发展的欧美小型及私人博物馆是如何逐步完善的?与之相比,中国的私人博物馆在展品内容、盈利方式、文化输出等方面又该如何借鉴?

多方筹资下艰难复工

德国有6700多家博物馆,每年观众超过1.14亿人次。自5月4日起,一些博物馆陆续重新开放,一些仍等待时机。在仍未开放的小型博物馆中,位于柏林奥斯陆大街12号的迷宫儿童博物馆就是其中一座。建立于1997年的迷宫儿童博物馆是德国最主要的儿童博物馆之一。据博物馆馆长乌尔苏拉·皮歇尔介绍,该博物馆分为展览、体验、游乐等多个板块,包括童话、孩童权利、健康、世界文化等多样主题,多次获得德国及国际奖项。对于这样的小型非公立博物馆,疫情的打击更为沉重。迷宫儿童博物馆的日常运营经费来源,主要靠门票收入。乌尔苏拉·皮歇尔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们的观众主要是幼儿园和小学的孩子们。现在他们无法集体出行,家长也不放心带孩子参观。本来我们的展览到5月底前已订满,现在因疫情关门已损失7万欧元,预计要到夏天或秋天才能重新开放。”

在英国伦敦,私人博物馆非常细化。位于牛津街附近的华莱士收藏馆有着世界一流艺术品,包括荷兰画家弗兰斯·哈尔斯的名作《微笑的军官》。一位女发言人称,“华莱士收藏馆和其他国家博物馆一样,正与英国数字文化媒体和体育部探索所有潜在的筹资和支持途径。”附近另一家音乐博物馆,以前每年约有2万名游客支付约15万英镑门票收入。作为小型文化组织,该音乐博物馆一直在为大型资本项目筹集资金,目前资金还比较充裕。尽管博物馆内的音乐活动不得不取消,仍有3/4预订了门票的观众选择将其捐赠给博物馆,以帮助音乐家们度过这个艰难时期。

在疫情严重的美国,据美国博物馆联盟最新数据显示,因疫情期间被迫关停,全美博物馆每日要损失约3300万美元。在这之中,数量占1/3的小型博物馆损失尤其惨重——如果没有紧急的资金支持,一些小型博物馆将无法重新开业。即便那些重新开放的博物馆,如今也面临许多问题。《环球时报》记者近日走访的柏林多家博物馆,大都实行严格的参观规定:戴口罩,人与人间距要超过1.5米,保证人均20平方米空间,每次入馆人数限制在几十到几百人等。

乌尔苏拉·皮歇尔告诉记者,迷宫儿童博物馆每年运营经费约100万欧元。其中,柏林政府每年提供26万欧元的资助,门票收入以及赞助商、基金会的捐款填补其余3/4的资金缺口。目前德国政府已建立“文化基础设施基金”,共筹集5亿欧元来帮助疫情中的博物馆等文化机构,每家中小型博物馆可获得上万欧元援助。迷宫儿童博物馆自身也正通过基金会筹款,并积极销售优惠券。尽管困难重重,但乌尔苏拉·皮歇尔仍希望早日复工,否则博物馆的经营将越来越难。她计划先向家庭观众开放,然后向集体观众开放。▲

“小而精”更贴近当地文化

“德国政府花这么大力气援助博物馆,是因为博物馆是德国人的精神家园。”柏林洪堡大学文化学者韦斯特曼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如此表示。近年来,欧洲小型及私人博物馆规模和影响力越来越大。在主题方面,这类博物馆一般专注于一两项内容,参观者花上两三个小时便可尽览,有的甚至还可以与馆长对话。小而精、参与感强的特点也让民众对这类博物馆的印象逐步提升。

在韦斯特曼看来,欧洲小型及私人博物馆潮流的兴起主要有三方面原因:首先,越来越多的个人爱好者、收藏家和协会开始创立博物馆,博物馆的主题和内容越发多样性,甚至还有像打鼾博物馆这样的奇特博物馆。许多企业也渴望通过支持或创办博物馆来提升品牌形象,比如三大汽车集团都有自己的博物馆。此外,小型及私人博物馆都可以成立基金会,向社会募捐。第三点原因在于办私人博物馆在德国可以免税。举例来说,如果一位收藏家用价值800万欧元的艺术品创办博物馆,其继承人不用交税;而如果换成金融产品,继承人则需缴纳近200万欧元的税款。

在美国,许多小型博物馆都是免费的——靠自愿捐赠、销售纪念品、承办活动、停车收费等盈利维持运营。许多美国人喜欢在别具一格的小型博物馆举办婚礼、生日派对等活动,一些大型企业和组织也会选择这里作为年会或会议地点。

全美博物馆数量超过3.5万家,远超境内麦当劳(近1.4万家)和星巴克(超1.5万家)的总和。美国的小型博物馆既可以指面积小,也可指藏品范围小、受众群体小。相比于大都会博物馆这类知名度极高、规模极大的博物馆,美国人认为身边形形色色的小型博物馆更能体现美国文化精髓。许多美国小型博物馆都有着浓重的地域特色,如夏威夷的胡里赫宫反映了19世纪夏威夷王室的生活;位于硅谷的计算机历史博物馆和西雅图的飞行博物馆因极具当地特色得到当地政府大力支持和宣传,成为吸引游客的旅游景点。

此外,一些依托知名学府或机构存在的小型博物馆,其馆藏更加精专: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藏品质量之高居于世界大学博物馆之首,尤以丰富的中国相关馆藏闻名遐迩;斯坦福大学博物馆则收藏了大量法国雕塑家罗丹的作品,许多罗丹研究者慕名而来。还有许多具有私人背景的小型博物馆以风景和建筑见长。如美国报业大亨赫斯特的私人庄园,其建筑、装潢和艺术品全美知名。这类博物馆大多来自富豪家庭的后人对祖先土地房产和收藏的捐献。

不过与国家博物馆和大型综合博物馆相比,部分小型和私人博物馆也存在学术性欠缺、展品质量良莠不齐等问题。▲

中国私人博物馆,最大问题是经费

“新冠疫情对全世界博物馆都有影响,但对中国的影响要比美国、欧洲小得多,因为我们的举国体制保证了国有博物馆的经费,支持其正常运转。”中国国家博物馆原副馆长陈履生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新冠疫情对中国私人博物馆的影响并不是很大,因为它们体量较小,主要基于自身资金的可能性来完成博物馆运转。疫情期间的关闭对其整体运转并未产生特别影响,也没有带来其他方面的过多损失,疫情后正常营业问题不大。

陈履生认为,总的来说,中国私人博物馆的发展趋势向好,数量越来越多。但和发达国家私人博物馆相比,体量比较小、数量也较少,维系发展存在一定困难,其中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经费。一些私人博物馆的架构可能基于某一集团或私营企业,并未建立一个持之久远的基金会制度来进行长期维系。还有一些私人博物馆没有固定场所,往往租借一些房屋作为展厅,但房屋租借到期后的归还或续租问题都关系到博物馆的生存。因此不断有人呼吁国家支持私人博物馆的建设和发展,但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它牵涉到国家为什么要支持私人博物馆以及私人博物馆的公众性问题。“显然,用纳税人的钱去支持一些个人爱好,也存在合理性问题。”

在陈履生看来,私立博物馆在西方较为强大的主要原因是以非公有经济作为基础支撑,所以一些运营经验不完全适用于中国。但仍有一些经验值得借鉴,比如经过数百年发展,西方博物馆的基金会管理制度非常完善。基金会主导者可以决定馆长人选,也就决定了博物馆的运营方向。“中国现在还缺少强有力的私人机构来参与维系博物馆发展。”

中国私人博物馆存在的另一个问题是功能不够完善。相当一部分私人博物馆是基于博物馆主人收藏的一定数量文物和艺术品而建立的。“这种基于个人爱好的博物馆在运营中会表现出某种偏向——有些偏重于收藏,有些偏重于与商业活动关联,而学术研究、公众教育方面的功能比较欠缺。特别是有一些与商业结合的私人博物馆,有相当一部分是打着博物馆的旗号,实际上并没有完善的博物馆功能。”陈履生说。

中国私人博物馆的展品也存在良莠不齐的问题。“实际上这也反映出我国整体收藏规模小、体量小、精品少的现状。”陈履生表示,西方国家的收藏历史悠久,而中国19世纪后期以来的社会巨变对文物收藏和保护产生了很不利的影响。虽然中国不乏著名收藏家,但往往经过几代,后人就分散到四面八方,很难形成家族式收藏。“我们现在也尽可能在国际市场收集精品,但现在艺术品的价格非常高,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

陈履生的私人博物馆——油灯博物馆从1998年5月18日世界博物馆日开馆后,经历了从扬州到常州的发展过程,规模越来越大。这一私人博物馆得到地方政府机构的支持,所以运营情况比一般的私人博物馆好一些。今年5月18日,陈履生在江苏扬中市有三家博物馆将开馆,分别是汉文化博物馆、竹器博物馆和陈履生美术馆。“这实际上是一个博物馆群,我希望能在特色上突破私人博物馆的一些局限。尤其在文旅融合和确立私人博物馆的规范方面做一些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