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T寻味 | 快来感受一下,武汉初夏的味道
文创

CNT寻味 | 快来感受一下,武汉初夏的味道

2020年05月18日 19:46:43
来源:中国国家旅游杂志

🥒

立夏之后,雷雨增多,暖风吹薄了衣衫,一个新季节开始了。

四季轮转总是最早反映在舌尖上,经历了春和景明和充足日照,夏日食材丰盛起来。

三个月前的餐桌上还是团购老三样:大白菜、土豆、菜薹。如今菜市场大都开放,各式各样的蔬果海鲜爬上餐桌。

红汤的苋菜、碧绿的竹叶菜、鲜嫩的龙虾肉……

武汉人在餐桌上,一口吃掉夏天。

要说夏日蔬菜王牌,非藕带莫属。走进江大路上的任何一家商超,藕带占据了绝对的视觉C位。

藕带,即莲藕的幼年形态,还没膨胀成肥藕,就被从泥潭中捞起,端上餐桌。

酸辣藕带、泡椒藕带,水灵灵的藕带被辣椒赋予了清爽口感。中通的细孔,噙满酸辣酱汁。一口下肚,灵醒开胃。

相比红遍全国的小龙虾,藕带才是专属武汉人的味蕾秘密。

擅长吃藕的武汉人甚至专门研究出一种用来产藕带的品种,即细长高大的“鄂莲8号”。

藕带没有任何方法可以保存留鲜,它的味道只属于五月。

番茄四季都有,但只有夏天的番茄,才是绝味。

27℃左右条件下生长成熟的番茄最甜,储藏时温度过低也会失去香气。大棚让番茄延展四季,但独一味的天时,却只有夏天才有。

也只有夏天,饭桌上才会端上一碗糖腌番茄,番茄本身的鲜甜保留,浸润了糖水后甜津津的。

谁说武汉人吃饭时没有甜品,糖腌番茄不就是吗?

△// 右二盆即红苋菜。苋菜汁的紫红色,是「苋菜红」色素、大量花青素及少量其他色素综合作用的结果。红苋菜汁还可以做食物的染色剂,做苋菜馒头、苋菜饺子皮等。

对于苋菜的做法,吃货作家张爱玲最有发言权, “炒苋菜没蒜,简直不值一炒”。

立夏前后,苋菜就大规模在天声街上上市了,武汉人常吃的就是红苋菜。

混着今年的新大蒜翻炒,紫红的汤汁迅速溢出。在氤氲的汤汁雾气中,是厨房里爸妈热火朝天的做饭声。

浇一勺汤汁到米饭上去,感觉饭都好吃了许多,更绝的是碗里被染成了红色的蒜坨,清甜软糯。

妈妈的爱,都藏在凉拌毛豆的汤汁里。

记忆中的夏天,妈妈忙着上班,中午出门之前准备一大盘凉拌毛豆,再搞半个小西瓜,开着风扇,我能在家看一下午电视。

夏天的毛豆新鲜青嫩,盐水沸煮,自带这个季节独有的清甜。花椒、香醋、干辣椒等调料的味道浸润在毛豆里,放嘴里嘬一口,能把冬天留存的油腻浊气,及眼下的暑热驱散。

吃毛豆的快乐还在于用牙齿挤出豆子,再把毛豆皮整整齐齐堆成山,心里熨帖得不行。

△// 其实,成熟的苦瓜是甜的。幼年的苦瓜因为同时含有苦味素、野黄瓜汁酶而味苦。不过苦味是植物们自主选择的结果,为了保证自己在成熟之前不被吃掉,然……

很奇怪,小时候不爱吃的苦瓜,长大后却变成了最爱。(人类的本质是真香)

一到夏天,苦瓜就隔三差五出现在饭桌,筷子在清热解毒和苦得皱脸之间游疑。

鸡蛋是苦瓜的灵魂伴侣,鸡蛋的鲜嫩与苦瓜的涩甜相依相偎。

现在的苦瓜基本没有了记忆中让人拒绝的苦涩,只留微苦回甘,也许是因为(口味被妈妈同化了)(你老了)(发现生活比「苦瓜」苦多了)妈妈终于学会处理苦瓜了吧。

△// 竹叶菜是湖北叫法,在成都、江苏它叫藤藤菜,在贵州叫筒菜,如果不及时采摘便会开出蓝色的花。

夏天的餐桌上,如果只能有一道青菜,那一定就是竹叶菜。

武汉人有多爱吃呢?

中午去吉庆街上的餐馆转一圈,90%的桌面上都有这道菜。

竹叶菜生长速度惊人,顶楼阳台种菜的邻居吃不完时,楼下 (包括我家) 便会收获一盘夏日赠礼。

挑竹叶菜也很简单,从根部掐一把,嫩翠易断的就赶紧带回家,快手蒜炒之后口感一流。

/

说到夏天,自然还有让人放气的蚕豆、带泥的马齿苋、软甜的瓠(hù)子、丝瓜、茭白…… 夏天好吃的蔬菜太多了。

一碗饭里暗藏了时节变迁,把山川湖海放进餐桌,感受季节之美。

即便高频的都市生活,钝感了感知自然的触角,但爱生活的武汉人,仍然讲究“不时不吃”的仪式。

立夏吃一个西瓜,五月炒一束藕带,毛豆贯穿了每一个喧嚣鼎沸的夏夜,一切清爽的,干脆的,都是此刻赋予人间的舌尖盛宴。

编 辑 = ZQF

摄 影 = 陈丹妮、宁波、黄大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