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脸表情包?剧院:我不要面子的吗
文创

撞脸表情包?剧院:我不要面子的吗

2020年05月27日 21:55:00
来源:意外艺术

还没等来电影院、剧院正式开放,全国各地的剧院风评“相继被害”。

先是湖南长沙梅溪湖艺术中心,因某角度神似悲伤蛙表情包,一度窜上了热搜榜。

▲ 来自网友@itoua_的联想

一众剧院音乐厅也纷纷被拖下水。网友们吐槽起自家的剧院,那是半点情面都不留:

新疆人称自家大剧院为“皮牙子剧院”。皮牙子,就是洋葱 (有内味了) 。

▲ 新 疆大剧院 设计原型为盛开的天山雪莲

珠海人则从不称呼“珠海大剧院”这名,得说“日月贝剧院”人家才懂你在说什么。

▲ 珠海 大剧院 真·贝壳形体

到底是时间一久,剧院们纷纷“现出原形”,还是“人性的泯灭”,让他们沦为 沙雕 表情包?

今天,就让我们走近剧院,一口气秒懂家门口剧院的灵魂设计。

长沙·梅溪湖艺术中心

1

形象代言人:悲伤蛙

建筑关键词:芙蓉花

建筑面积≈14个足球场

▲ 左·梅溪湖艺术中心

说起像悲伤蛙,梅溪湖艺术中心第一个不承认:这是角度问题。

不管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明明哪哪都不像。

▲ 上图:摄影师 Virgile Simon Bertrand

下图 :摄影师 Seven7Pan

梅溪湖艺术中心的设计出自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扎哈·哈迪德是谁呢?

人送外号“建筑女魔头”,北京的望京SOHO和大兴国际机场就是人家的作品,在利用简洁几何形体线条这一块拿捏的死死的。

▲ 扎哈·哈迪德(1950~2016) 伊拉克裔英国建筑师

当初设计梅溪湖剧院时,团队给出的造型方案原来是“梅花”。大剧场四片花瓣,艺术馆三片,小剧场一片就够,散落在梅溪湖畔。

但是,湖南其实又叫做“芙蓉国” ,出自“秋风万里芙蓉国,暮雨千家薛荔村”一诗,省花也是芙蓉花。

扎哈团队便优化了设计方案,确定了盛开的芙蓉花瓣,落到梅溪湖湖面荡起层层涟漪的概念,这才有了今天的梅溪湖艺术中心。

▲ 远眺剧院 摄影师 Virgile Simon Bertrand

线条在建筑中流动,曲面玻璃幕墙打通视野,不管你站在梅溪湖的哪个角落,都可以看到周围发生的事情。

▲ 剧院内景 摄影师 Virgile Simon Bertrand

“保持了沟通空间的开阔”,扎哈·哈迪德形容这是一种 “飞翔的空间感”

广州·广州大剧院

2

形象代言人:大白鲨

建筑关键词:海珠石

建筑面积≈6个足球场

▲ 左·广州大剧院

大白鲨?不不不,人家是广州大剧院。

据传,因为江水长期冲刷,珠江里头有块大礁石变得非常圆润,跟 鲨鱼 宝石似的,退潮后会浮出江面。

明代梁储便题诗《海珠石》:“是谁驱石到江心,无为羊城镇古会。”

海珠石的传说给了扎哈·哈迪德设计立意的灵感。

这回的广州大剧院,就来“造石”吧。

▲ 图源广州大剧院官网

珠江河谷受河流侵蚀影响,地表景观中的褶线便成了像山丘一样起伏的剧院平台。水流又“冲刷”出了两块不规则的“砾石”。

黑色的“大石头”负责剧场表演,白色的“小石头”则安排了多功能厅。

▲ 广州大剧院“圆润双砾” 图源网络

在倾斜的“石头”设计背后,是没有一根垂直的柱子,没有一面垂直的墙而作出的不规则几何形体设计。

▲ 广州大剧院 图源网络

夜幕降临,剧院的灯光会透过钻石形的屋面,穿过玻璃和金色的格栅,和珠江夜景融为一体。

▲ 广州大剧院 图源 网络

新城区在崛起,高楼在耸立,而历史文脉的延续和发展也将流淌在剧院之中,诉说着广州的古老传说。

上海·保利大剧院

3

形象代言人:奶酪

建筑关键词:混凝土+光+木材

建筑面积≈8个足球场

▲ 左·上海保利大剧院

不是“谁动了我的奶酪”,这是位于上海嘉定的保利大剧院。

出自安藤忠雄手下的建筑,天然质朴,玻璃、清水混凝土和木材是设计三要素。

玻璃外墙包裹着混凝土,随着天气和时间变化,映射出周围湖水、草坪等环境变化,环绕着木材 温暖的色泽。

▲ 圆筒在剧院里穿梭 图源网络

四个圆筒设计在盒子建筑里穿出了 奶酪洞 孔洞,隔出了空间和光影变化,走在剧场也能感受到光的洗礼。

▲ 光影流动 图源网络

春柳夏雨、秋风冬雪……四时更替的自然变化,让每一个孔洞都成了天然的观景平台。

▲ 水上剧场圆筒 图源网络

试想下,当你在排队等待进场时,一个转身,会有鸟儿从孔洞间穿过,“啪”地一声飞出,在门口的远香湖溅出涟漪,便带出了又一幕风景。

▲ 上海保利大剧院 图源网络

建筑与自然共生。 它不是冰冷的石头,而是即使身处钢筋水泥的城市,你也能在空间中感受光和自然的更迭。

北京·国家大剧院

4

形象代言人:水煮蛋

建筑关键词:水下入口

建筑面积≈21个足球场

▲ 左·国家大剧院

今天走在长安街头,你除了会看到天安门、故宫等传统建筑外,还会看到一个和它们格格不入的——“剧院蛋”。

▲ 长安街建筑群 图源网络

设计师保罗·安德鲁说了,椭圆形的外壳保证柔和细腻,和周围方正规整的建筑形成对比,而能更好地融入建筑群。

舞台上徐徐拉开的大幕,成了剧院弧形渐开的玻璃幕墙。

▲ 国家大剧院 图源网络

通透的玻璃,不管你在剧场内外都能看到城市景观和剧院活动,是“城市中的剧院”,也是“剧院中的城市”。

重头戏还得是长达80米的水下入口。阳 光灯光穿过湖水,把粼粼水光投射到廊道中,仿佛开启了另一个世界。

▲ 国 家大剧院的水下长廊 图源网络

现在,忘记广场上拥挤的人流,远离喧闹的地铁车站,我们在流动的水光中走进剧院,平复情绪,准备开启今天的演出。

▲ 歌剧厅 图源国家大剧院官网

哈尔滨·哈尔滨大剧院

5

形象代言人:裹被子表情包

建筑关键词:流动

建筑面积≈10个足球场

▲ 左·哈尔滨大剧院

在北方的冰天雪地中,哈尔滨大剧院破冰而出。

建筑包裹缠绕了一圈的银白色,呼应着北国白色的雪,白色的天空。

▲ 哈尔滨大剧院 图源官网

建筑师马岩松的设计灵感,来自剧院周围,也就是松花江畔的自然风光以及地貌特征。

不同于黄河、长江水的滔滔不绝和直线流动,松花江流经东北平原,以更为迂回的方式流淌。

流动的线条是自然而生的设计美感, 也给剧院披上了一条灵动的绸带。

▲ 哈尔滨大剧院 图源网络

而当地的木材水曲柳被手工打造成了剧院弯曲的墙面和楼道。

自然的纹理,亲切的触感,足以唤起我们对远古的记忆,听见建筑的呼吸声

▲ 哈尔滨大剧院 图源网络

今天所提到的这些剧院建筑,或许因为特殊的造型,而以一种有趣的形式和我们见面。

但当我们把目光放到剧院本身的设计中,总能够从建筑师的设计理念或创意来源,看见一个更加立体的建筑:

他是城市的地标,有着最本土的味道,融入当地的人文景观,被建筑师赋予独特的生命。

而对剧院而言,除了最引人注目的外观以外,内部的装饰设计,声学设计等每一项都不可马虎。

▲ 梅溪湖艺术中心 图源网络

它们共同组成了一座剧院,也和台上的表演者贡献出了最佳演出。

建筑不只是凝固的音乐,他在现实生活里开启了一个新的空间,连接着更广阔的时空,收容跨越时间的共鸣,在表演中传递给了今天的你。

当我们前往剧院观看各种剧目,准备聆听音乐会,参观艺术馆时,也别忘了停下脚步,试着环顾四周,听听剧院建筑演奏的这首“演出序曲”。

一颗彩蛋之剧院里特殊的降噪“工具”

为了保证最好的视听效果,国家大剧院所使用的“蛋壳”材料和喷涂,能够保证下大雨时,因为雨点敲击建筑而形成的背景噪音小于25db。

相当于外面下着大雨,就像是在你耳边说悄悄话一样,完全不影响你看剧听音乐。

而柔软的背靠座椅可不仅是让你坐着舒适的。它是表演厅中吸声量最大的部分。

剧院建设中,椅子选用的材料、密度、使用的面料等都要经过严格的设计和测试,保证座椅不管是坐人还是空椅,吸声量都一样。包括坐垫缓起立装置,它的噪声水平也经过严密测算。

这样,即使面对不同的上座率,室内声的环境还能保持一致,带给你最好的音乐体验~

*资料来源

《扎哈·哈迪德在中国的建筑设计实践研究——以广州大剧院为例》

《世界都市上海——2010安藤忠雄中国建筑讲演会》

《万花筒中的多元碰撞——上海嘉定保利大剧院设计评析》

《细节决定品质:国家大剧院建筑设计》

《解读国家大剧院》

《建筑与自然和音乐迂回:哈尔滨大剧院》

《雪国江畔的中国式建筑——哈尔滨大剧院设计师马岩松谈设计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