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节话题:谁杀死了香港海洋公园?
文创

儿童节话题:谁杀死了香港海洋公园?

2020年06月01日 21:56:30
来源:AssBook设计食堂

作者 / 食堂君

AssBook设计食堂 / 聊建筑是件很酷的事儿

香港海洋公园经过漫长的疫情休业后, 在5月宣布, 如果申请不到政府的54亿元支持资金,将在今年6月停止运营。

维基百科词条中已更改了预计休业时间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1977年开幕的香港海洋公园 是一代人的记忆。 公园背山面水,占地91.5公顷。当时的港督麦理浩乘坐当时“全球载客量第一”的缆车,主持了这场全城轰动的开园仪式。

最初规划为“水族馆”的香港海洋公园拥有极其丰富的动物资源, 虎鲸“海威”1978年就成为公园的大明星,刘德华也来和它拍MV。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随着台柱子“海威”的病逝,加上2003年SARS重创经济,香港海洋公园也经历过一次危机时刻。盛智文临危受命担任董事局主席,推出公园《全新发展计划》,将园区规划为山下的“海滨乐园”和山上的“高峰乐园”。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拥有大型水族馆、大熊猫等亚洲珍稀动物, 增加游乐、餐饮及购物设施,加上“十月全城哈啰喂”的主题活动,海洋公园一举跻身世界级主题公园,并在2012年拿下权威奖项“The Applause Award全球最佳主题公园大奖”。

海洋公园曾一度超过香港迪士尼乐园的入场人收。

盛智文也因此得名 “米老鼠杀手”。

你见过COS得如此认真来参加公司周年庆典的董事会主席么?👇

图片来源:hket

‍盛智文离任后,海洋公园从2015年起遭遇连年赤字, 2019/20年预计亏损超过6亿元。 新冠疫情只是压死它的最后一颗稻草。

图片来源:香港01

盛智文在一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海洋公园面临的问题除了访港游客减少外,更多的是缺乏创新意念:“更多是政府告诉海洋公园管理层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政府及管理层是做出了某些正确的决定,我不怪他们,但是主题公园的经营系统需要更多创意。”

抛开疫情和社会事件,我们先就“主题公园”本身来聊聊。

世界上第一个主题乐园Santa Claus Land诞生于1946年, 由威尔·科赫(Will Koch)创立。

1946年Santa Claus Land宣传海报

图片来源:facebook-Santa Claus Land

1941年,威尔·科赫带着9个孩子来到位于印第安纳州的Santa Claus, 却失望地发现,Santa Claus没有圣诞老人。于是便有了世界上第一个“主题乐园”:一个每天都能见到圣诞老人的世界。

威尔·科赫的孩子们1969年在Santa Claus Land的合影

图片来源:facebook-Santa Claus Land

由此看来第一个主题乐园是这位爸爸,精妙的把当地的地名Santa Claus与大IP圣诞老人(Santa Claus)结合,而建立的豪配版家庭乐园。

那之后的主题乐园们,是如何发现并发展主题的呢?

首先我们要清晰, 主题公园 ≠ 游乐场

游乐场主要关注在游客的身体感知,而主题公园更像是围绕一个主题的小说。

“主题”是指导主题公园设计的唯一中心。

不扣题眼的主题公园,只是“游乐场+动物园+餐厅+酒店“的文旅拼盘,这样的配置,看似客群目标是所有大众,实则是没有目标。

环球影城通过电影IP来构思园区里各个拥有独立主题的游乐板块。在2015年也成功“拿”下电子游戏业巨头任天堂,预计在日本、美国、新加坡等环球影城联手打造“超级任天堂世界”。

作为国内比较成熟的专攻二线城市的主题公园方特,近年来也尝试以中国传统文化作为主题,创作了“方特东方神画”产品线。

更加“沉浸”的像《西部世界》等美剧,也会用主题公园的方式邀请剧迷们真实地 “玩” 一局90分钟的西部世界。

那简直就是一场身心灵的交互,要给你的场景,让你相信一个故事,并且告诉你那背后是个信仰。

足足440页剧本,60位演员在园区内上演剧情。

真的会有Delos的工作人员来清理行动中被“杀”的演员, 你甚至会想:“演员会不会真的是AI?”(妈妈我还想再玩儿90分钟!)

图片来源:Business Insider

当然,最牛逼的还是迪士尼乐园

事实上提到“主题公园”,没有其他人拥有像迪士尼一般的影响力:它的重游率高达60-70%,而国内运营不错的华侨城主题公园也就在30%左右(2015年数据)。

如此爆品又具有如此出众的重游率,迪斯尼是如何做到的?

01

幻想工程师 ,实现“梦想世界”

来源:《Imagineering in a Box》纪录片

迪士尼乐园的设计人员们来自创始人华特·迪士尼自创的一个职业: 幻想工程师 。他们在youtube推出了《Imagineering In a Box》的介绍片,专门介绍这个神奇的部门。

来源:《Imagineering in a Box》纪录片

建筑师、景观设计、音乐家、动植物学家....甚至有人专门研究石头。 这个140人左右的幻想工程师实现了全球所有迪士尼乐园从一块平地到一个幻想世界的建成。

上海迪士尼乐园 图片来源:CGTN

迪士尼乐园的“梦幻故事”和拍电影和电视剧不同:后者是导演怎么拍,你就怎么看。而在主题公园里,到访者才是那个导演。 尽管工程师们也会在动线上花些心思,但到访者的移动是随机的--你不知道他会怎么开始和结束。

幻想工程师们是这么来讲“故事”的:

1.要用上所有的“感官”;

2.它不是线性的故事;

3.到访者在故事里有自己的角色。

男女老少来到迪斯尼,他们可能前一秒还在车里刷抖音呢,这样的顾客在进入园区后, 怎么样能不出戏? 我们来看看幻想工程师们是如何与时俱进,构建新主题板块的。

迪士尼Cars Land 图片来源:Disney Park

Pandora: The World of Avatar

图片来源:Disney 官网

2017年五月在美国奥兰多迪士尼乐园开幕的潘多拉·阿凡达世界。 取材自电影《阿凡达》,但这里的名字是 MO'ARA山谷, 一个没有出现在电影中的地名,因为这个世界的主角是游客。

图片来源:The Verge

到访者的身份是随着Alpha半人马远征公司前(ACE)来潘多拉星球的旅行者。

如果你和向导聊天,他会告诉你电影中的事件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情,来自地球的邪恶采矿集团RDA早已一去不返。 ACE开始将人类运输到潘多拉星球,学习这里的生态、动植物知识,修复前人给这座蓝色星球造成的破坏。

这个区域的主题是“Adventure冒险”。

图片来源:The Verge

既然是冒险,就要让到访者自己去探索,在布局上不能一眼望到头。幻想工程师们将这里的布局设置为“像是 打开一层层窗帘“,整个空间就会随着人的移动慢慢展示出来。

来源:《Imagineering in a Box》纪录片

与真实植物打交道的景观设计师,和创造舞台的布景设计师共同完成这里的景观设计。 通过对大量现实植物的观察, 创作出看起来很“外星球”但又真实的奇幻景观。

图片来源:The Verge及Orlando Informer

‍大型造“真”现场还包括听觉、嗅觉、触觉上的处理:

“你进来之后闻到的味道来自某些食物,这里的环境音乐在白天和夜晚的声音是不同的。哦!你也不会知道有些石头是用塑料做的。”

来源:《Imagineering in a Box》纪录片

视觉设计有三个层面:

1. ghost graphics 你可以不注意它们,但他们是用来烘托主题的;

2.stroy graphics 如果你看到它们,可能发现更多故事彩蛋;

3.operational graphics 用于安全提醒、功能指示的视觉。

图片来源:The Verge

就连安全警示牌也要在“故事”里:

⚠️ 警告⚠️

这池塘里有喷射水珠来捕捉小飞虫的生物。千万不要靠近,不然可能会被喷湿。

图片来源:The Verge

周边商店售卖的同样和主题一致。

图片来源:The Verge

餐厅卖的是霓虹色的饮料和蓝色的外星食物。

图片来源:The Verge

看明白了么?

幻想工程师以极致的想象力和场景体验设计,在你从跨入这里的第一步时,

合你的所有感官,为你创 造一个本不存在的梦想世界!

图片来源:WDW Fan Zone

值得一提的是,即使对品牌管理极其严格和标准化的迪士尼,也在用心搞本土化。比如上海迪士尼乐园中85%以上景点经过重新设计、把中国的十二生肖与迪士尼动画片的经典角色结合在一起。在香港迪士尼乐园的宴会厅也建成888平米,取意为中国人喜欢的“发发发”。

迪士尼还有一句“永远建不完的迪斯尼”的口号,具体做法是“三三制”:迪士尼乐园每年淘汰三分之一的硬件设备,新建三分之一的新概念项目。

“幻想成真需要几步?”

幻想工程师们告诉你:

无限创意、极致场景体验、加点文化带入,永葆新鲜。

02

你永远的朋友

永不摘头套的迪士尼演员

“女孩把戒指掉进迪士尼的人工海里,是妈妈的遗物。尽管她告诉了工作人员,但自己知道找到的几率太小。迪士尼动员32位潜水员,终于在庞大的人工海里找出戒指。女孩在家中信箱收到了戒指,落款是‘小美人鱼’。”

这就是迪士尼乐园所说的

Magic Happens.

图片来源:The OCR

除了构筑物外,迪士尼乐园另一个创造魔法的法宝是它的角色。 这也得益于迪士尼庞大的影视娱乐帝国所拥有的全球动画IP。对演员的管理,迪士尼相当严格。

图片来源:The OCR

他们有自己的“黑话”,比如CodeV表示“有人玩得要吐了快来人”。露脸的角色有很严格的身高要求:艾莎公主只能1.6米-1.7米之间。

图片来源:The OCR

除了要练习角色的动作、语言,演员们甚至要练习它的签名:

你遇到的每个mickey签名都是一样的。

图片来源:The OCR

而这一切可不是代入感和敬业那么简单,而是让你的心里住下这么个朋友。那么游客才有可能将自己以角色带入!

03

要拥有顾客更多的时间

24/7的“度假盈利模式”

从盈利模式来说,迪士尼乐园与许多“主题公园”和国内大多数旅游景区有根本性的不同,讲的是“度假盈利”。 从游玩、购物、住宿、健身美容、婚庆展览等等,几乎可以填满访客两三天的消费需求。可是说是注意力经济的翘楚了。

拿东京迪士尼乐园来说,景点及演出秀门票收入仅占38%,而商品、餐饮、酒店等二次消费收入达62%(2018财年第三季度财报),尤其是商店。东京迪士尼一共有76家商店,销售1.2万种商品(自主品牌商品占3500种),商品和餐饮这两个板块毛利率直逼60%。

东京迪士尼近五年前三季度营收与运营利润数据

图片来源:中外玩具网

再回头看香港海洋公园,尽管近年来也在不断努力地提高非门票收入,但是2018-2019财年数据显示,门票收入还是占到了60%以上。 向政府申请金的新闻公布之后,有民众痛批它“过山车已经36岁高龄”、“自己没做好就找政府要钱”。

所以,“香港海洋公园”们的未来会好吗?

其实遇到危机的不只香港海洋公园,许多主题公园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数据显示,疫情以来,全国共关闭了339家主题公园、1736家游乐园、327家水上乐园和89家动物园,一季度营业额不是腰斩,是直接斩到了脚。

随着上海迪士尼的成功运营,环球影城、乐高这些主题公园巨头也盯上了中国市场。而国内还有很多乐园仍停留在公园1.0时代:标配摩天轮+过山车+海盗船,旅游商店也是全国统一标准,吃的是烤红肠、玩的是泡泡机。

以“边际报酬递增”(更通俗地叫做“赢家通吃”)来看,香港海洋公园率先给大家敲响警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