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美术馆调查 | 罗群毅:后疫情时代 转型中的美术馆
文创

民营美术馆调查 | 罗群毅:后疫情时代 转型中的美术馆

2020年07月02日 13:05:58
来源:雅昌艺术网

在近30年间,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中国民营美术馆同样经历了几个波次的发展,甚至是井喷式的爆发期。当代艺术的发展需要资金投入支持各种艺术项目,以及艺术家的创作、展示、收藏。民营美术馆的发展中总是无法绕过运营和发展所必需的资金支持。随着中国经济和艺术品市场的变化,以及今年的疫情影响下,美术馆的运营者们在关注什么,有哪些困难?民营美术馆的运营现状如何?在今年有哪些项目的推进和运营动作?

华人当代美术馆外景

始建于1995年的华人当代美术馆,位于重庆市渝北区湖滨东路59号,是一所私立非营利性文化机构,建筑面积5000平方米,馆藏中国现当代美术史上具有文献价值的绘画、雕塑、影像、装置、手稿等作品。重点关注、研究、收藏和推出影像、装置等社会性的艺术作品。雅昌艺术网与华人当代美术馆馆长罗群毅展开交流。

低成本管理模式

2019年华人当代美术馆的年报显示全年基本的运营费用150万元,去年全年收益95万。显然仅仅从美术馆自身配套经营版块的收益是无法支撑美术馆运营的。

华人当代美术馆馆长罗群毅从这些年美术馆运营的体验中感受良多,他讲道:“民营美术馆在服务社会过程中,离不开当地政府的关注和大力支持, 深圳最近出台的《深圳市非国有博物馆扶持办法》和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公共文化领域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方案》都给我们带来一丝希望,希望通过政策的扶持,能帮助民营美术馆走出因经费不足而捉襟见肘的困境。”

华人当代美术馆配套经营版块

近10年来,是民营馆快速发展的阶段。作为非盈利机构的运营,罗馆长认为:“因为自身条件不一,各自打的牌不一样。不过我认为,美术馆需要‘安静’,画廊则可以‘喧嚣’!”

从今年的运营情况和往年相比较,罗馆长认为今年属平稳运行。“作为非营利机构,运行费用采取低成本管理模式。主要开发藏馆配套版块创收,典藏、展览项目均单列费用,由赞助实施。去年我们同欧洲三个国家和地区的一些艺术机构达成了文化交流合作项目,充实了展览内容,为美术馆的国际化打下了基础。”

华人当代美术馆馆长罗群毅在《沉 淀》展开幕式上致辞

专注于装置、新媒体艺术

在全球疫情的影响下,艺术家及艺术机构在面对此情景时何为?

沉 淀 — 疫情时代的影像艺术家及其作品

6月20日至10月20日,华人当代美术馆展出的《沉 淀》展,作为美术馆转型后首次推出的国际当代艺术群展。展出美术馆馆藏的两位德国著名艺术家马塞尔·奥登巴赫和克劳斯·沃姆·布鲁赫的影像作品,以及旅居德国的中国艺术家马永峰,旅居美国的中国艺术家李消非、刘骐鸣、任前,以及旅居澳洲的中国艺术家艾忠亮的影像作品来呈现和探讨这一时代剧变情形下的世界图像和景观。

“在当前形势下,空档期我们邀由艺术家担任策展人针对疫情共同举办了“沉淀”影像作品展,其他原定展览和艺术项目顺势而就。”华人当代美术馆馆长罗群毅告诉雅昌艺术网2020年华人当代美术馆策划了了两个展览项目,分别是:

“2020 艾忠亮个展”推出艺术家最新装置和影像作品,作品源于艺术家2019年年驻留柏林期间对柏林的体验并从而引发对相应社会问题的思考;

Tom van Vliet(荷兰)策划的《南非新媒体艺术》,艺术家将各种视角艺术以及采用声光电图像重新检视政治、人文和艺术史,代表艺术家有William Kentridge等。

在华人当代美术馆自1995年开馆以来的25年间,持续关注当代艺术的收藏和展示,也在不断的调整不同时间段的发展方向。罗馆长告诉雅昌艺术网:“中国当代艺术发展,从80年代中期开始活跃,在前后系列事件中我们着力收藏了一些相关作品,奠定了建馆的基础,明确了华人当代美术馆建馆的定位和方向。建馆初期,还很少有人提及‘当代’一词。”

过往展览现场

罗馆长梳理了华人当代美术馆在25年间大致经历的三个阶段:

初期,主要完善藏品。根据艺术品流失线索从国外回购或个人捐赠方式填补藏品空白,系统推出示;

第二阶段,完善艺术家个案项目,有选择的为艺术家作系统的收藏展示研究;

第三阶段,专注于装置艺术、新媒体艺术项目的收藏和展示。

传统美术馆与数字化相结合

今年正是美术馆向第三阶段转型的年份。2015年就有报道称,包括华人当代美术馆在内的5家机构正式加入了谷歌艺术计划,将陆续把馆藏精品数字化,并上传至谷歌虚拟展示平台,供更多国内外参观者浏览学习。

对于美术馆未来的发展,在罗群毅馆长看来数字化的发展已经形成和传统美术馆相结合的形态;并且,民营美术馆应保持独立性,构建自身标准,寻找自己的解决方案,仍应因事而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