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更新无人检票面临理想与现实矛盾丨揭秘
文创

影院更新无人检票面临理想与现实矛盾丨揭秘

2020年07月08日 15:50:02
来源:新京报

随着国内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有效防控,已经令公众对公共场所的安全防疫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作为准备复工的影城必须制定更完善的防疫方案。

此前国务院曾发布“采取预约、限流等方式,开放影剧院”的通知后,以及各省市部门关于影院开放的政策的陆续发布,目前各大影院都在积极做着复工的准备。SFC上影影城京津区域城市经理李维逊告诉新京报记者,尽管这些日子没有进行排片、开业的工作,但整个影城一直在进行消毒以及复工准备:“尽管影院还未开门,我们一直在做消毒、清洁工作,希望能给观众一个更安全、舒适的环境。”早前,中国疾控中心曾对低风险地区影院开业做出了六点要求和建议,其中提到“完善预约购票渠道,现场采取非接触扫码的方式”等预防措施,尤其是疫情的影响,不少影院开始在“无接触”这一方面再下点功夫,更多的想引进并使用“电子检票”技术。

如今在线购票已经占据了近90%的全国票房,观众可以非常便捷地进行选座、购票甚至退改签等等操作,电影院的网络预约购票已经成为最主流的购票方式。电子检票,就是观众使用通过网络购票获得的二维码,直接在检票口自助使用设备进行扫描检票入场。在疫情期间,这一技术可以取代人工检票,避免现阶段观影过程中仅存的与工作人员接触的必要,同时电子检票相较人工检票更加快捷准确,在节省观众时间的同时,在疫情期间也可以极大程度减少人与人、人与公用设备间的接触,使得观影更加安全。

票房分析师罗天文认为,现代化影院的打造,其实就是无人化影院的打造。在影院自助售票机出现以前,这还是一个设想,而自助售取票机的出现,就给现代化影院的打造提供了最关键的一环。而影院自助售票机的出现,其实就是给无人化影院的建造带来了可能,再加上现在更为推广无人检票,那么无人检票机或多或少也会成为未来影院无人化打造的关键一环。

对于影院自动检票机能否在未来普及以及优缺点问题,新京报记者采访了自动检票机制造商和院线,听听他们怎么说。

优点

观影体验升级

扫码便捷保存票根一举两得

采用电子检票之后,观众只需凭线上购票的二维码扫码入场,完全免去了取票、排队这些环节,既节省时间又为环保出一份力。

在线购票的普及给观众购票带来了极大便利,但购票之后我们往往需要在影院取票机排长队取票,再排长队检票,花去了不少无意义的等待时间,但采用电子检票之后,观众只需凭线上购票的二维码扫码入场,完全免去了取票、排队这些环节,既节省时间又为环保出一份力。

另外,二维码直接保存在手机里,再也不必担忧纸质影票丢失而造成的尴尬,同时也免去了在结伴观影时由于同伴迟到而需要离场送票或者留票在检票口的麻烦,同伴可以自己扫码进场。当然,如果影迷希望留存纸制票以作纪念,一样可以在取票机取票之后,再使用纸制票扫码入场,事实上这样还避免了检票员将票撕坏造成的缺憾,可谓是一举多得。

这些年,深圳市影帮邦科技有限公司一直致力于全国自动取票机、检票机的业务发展。该公司负责人王禹洛认为,“实现‘无纸化’是相当于将来的影院不需要纸质票,其实后续政策会越来越明显,电子影票成为主流,如果想收藏票根也可以有专门的机器去打印;另外可以节省很多人工成本,其实影院同时进行发眼镜、检票一般来不及,如果观众直接扫码进场,检票人员岗位就可以省出来。如果你的厅比较散,只需要在二楼放一个人员即可。”王禹洛表示,虽然电子检票机普及短期内比较难看到很好效果,这个需要对影院、对观众的培养。如果一个影城很大、有几层楼的话,就要考虑到影院的具体构造、设计好疏散的路线,只要把散场、出场人流量引导好就没有问题,科学的设置会避免观众挤在大厅或是走廊上,同时也会在地面设置切当指示牌,“对于秩序这个问题不用太担心,高铁站自助检票,最开始也需要人指引,但长期培养出习惯以后基本上无人检票通道也成为了主流。”

事实上,去年8月,国家电影资金办就发布了“电子影票及检票”实验项目的文件,以支持推广影院的电子检票及线上管理。双闸电子检票台也在行业内受到关注,疫情期间由于迫不得已的原因发生的裁员、离职等等情况,极有可能导致影院开业之后出现人手不足的情况,而双闸电子检票台完全可以在大部分场景下完成检票员的工作,弥补影院的人手不足。

双闸电子检票台针对疫情期间的需求,在扫码器下方配备了测温模块,直接在观众扫码检票时进行测温,并将体温直接显示在屏幕上,如果发现体温异常,设备将不会开闸并进行警示。也就是说,“双闸电子检票台”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免去影院进行体温检测的工作,并通过影票信息和观众体温进行对应登记,安全高效。

王禹洛介绍说检票机的成本基本上是按照通道计算,一个机器就是1.8万元到2.2万元,两个通道就3.3万元到3.8万元,确实比人力是要节约成本。另外在疫情期间所需要的测体温仪器则是采用现成的模块,在闸机上安装即可,这部分的采购就单独算成本(测体温模块的市场价格是2700元到3500元),至于自动消毒装置,王禹洛表示目前市场上还没有这样的东西,这也是仪器比较难实现的。“测体温和消毒这些仪器功能可能会在疫情完全过去的时候就没什么用处了,后期如果不利用了,或许可以把它作为影城广告的载体。

缺点

并不能完全取代人工

存在购买和后期维护成本问题

很多影院设备要更新换代但没有足够的预算,另外,进了闸口后还要进影厅,这一步还是需要人工服务……

记者了解到,北京大多数影院并未进行自动检票闸机的更新换代,除了大家熟悉的英皇电影城早已配置了电子检票,但依旧没有完全避免掉人工的参与。

在记者寻找在北京本地普及电子检票机的相关人士时,经介绍说有人居然已经开始转型去做影展和首映等活动的地毯经济,看来电子检票机并不是非常简单就能够进行普及。记者经问询了解到电子检票机不能普及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价钱。

ACE影院负责人刘晖表示,疫情期间本影院的15个正式员工及兼职都没有被裁员,本来影院的构造没有太复杂,初始阶段人员精简且进入影院布局较为一目了然,没有必要花额外的钱去引进无人检票机这类设备,再加上如果是有消毒和测体温功能的机器可能造价更高,在疫情期间本就没有太多收入,要在这个“缺钱”的风口进行采购不是特别现实。

另一个很大的顾虑就是无人检票闸机很难完全代替人工,从事多年院线工作的院线经理唐乐就提到观众可以进闸口,但有可能不能顺利进到影厅,一些影厅分布比较复杂的很难完全不用人工引导。同时,仪器不可能百分之百不出问题,故障率的存在就不代表可以无人监管,再加上如果闸口无人,依旧需要员工在某些影厅前发放3D眼镜,这一部分人为的工作是免去不了的。就此,唐乐认为在短期内要实现机器化检票还是很难,也不一定会成为影院主要采取的检票方式。

除了影院对引进无人检票闸机的成本增加能否承担的考虑之外,该设备供应商在疫情期间也面临了巨大的挑战与考验,王禹洛表示目前他们公司的内部资金基本只能撑一两个月,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影院能够早一点开业。“还有很多员工需要生存,像我们这一行主要和影院打交道,影院不开门就相当于断了生计,这段时间有订单但也不是很多,大环境并不是很好,很多影院设备要更新换代但没有足够的预算,这就是没有市场。”他说,在解决资金问题的同时他们也想出很多分期支付的模式,例如以租代售,影院只需要交30%的订金先用设备,剩下70%的费用在一年内慢慢还,但这样也会造成公司很难有流动资金。

对于未来这一行的机遇,王禹洛依旧抱有信心,他说前段时间北京保利影城石景山店采购了一批收银设备,也有很多人来咨询无人检票机,目前看确实会有一些新的机遇,大家都持有观望的态度,此次疫情也将相应地推进“电子检票”这种模式的普及。相信在不久的将来,电影院线可以用网络购票和电子检票构筑起“无人影院”的全新生态经营模式,将购票、检票、放映等环节全部穿成一个完整系统,院线也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做人员管理上的升级,效率提升了,也会给观众带来更舒适的消费体验。

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编辑 黄嘉龄 校对 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