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PS的年代,唱片封面却都这么好看
文创

没有PS的年代,唱片封面却都这么好看

2020年07月12日 18:19:26
来源:文艺星球

在音乐平台逐渐取代实体唱片的现在,听歌是“一键之便”,即使如此,也令人怀念那个人人会抱着唱片封面研究一番的年代。

在那个没有“P图”的年代,1965年出道的英国独立摇滚乐队Pink Floyd(平克·弗洛伊德)的专辑封面多数成为经典,这样的成就免不了英国设计公司Hipgnosis为他们专辑封面做出的设计。

Hipgnosis

天空万里无云,两个男人在握手,在工业仓库前。其中一人着火了,就连手也着火了。

这是为Pink Floyd《Wish You Were Here》拍摄的相片,也是最著名的唱片封面之一。它便是由英国传奇设计公司Hipgnosis制作。

Pink Floyd《Wish You Were Here》的唱片封面。(Hipgnosis)

Hipgnosis在1967年由Aubrey Powell及Storm Thorgerson创办,名字是从他们的住所门前的涂鸦而来。“hip”是年轻与新颖,而“gnostic”则是与神秘主义有关的知识。

二人还在皇家艺术学院电影系上课时,便已开始设计封面,Pink Floyd的团员也就读同一间学校,第一次设计的唱片封面便是Pink Floyd于1968年发表的第二张专辑《A Sauceful of Secrets》。

Pink Floyd1968年的第二张黑胶专辑《A Sauceful of Secrets》。(Hipgnosis)

Pink Floyd所属的唱片公司EMI后来又委托他们为其他歌手、乐队做设计,Hipgnosis起初在Aubrey Powel的家工作,后来才在South Kensington开了第一间工作室。

1969年《Ummagumm》封面。(Hipgnosis)

Powell与Thorgerson大概觉得传统的唱片封面太闷,在1969年《Ummagumm》中,Pink Floyd的成员开始出现在封面上,但却十分有趣创新。

他们不断在挂在墙上的“画中画”中出现,但在每张相片中,Pink Floyd的成员的姿势都有一点点不一样。

至于1970年的《Atom Heart Mother》,封面的牛跟乐队与唱片的内容没有关系,它只是用来吸引注意。而神奇的是,它成功了。

即使连乐队名Pink Floyd都没有出现在封面上,但任何想要找Pink Floyd新专辑的乐迷,都知道只要找那头牛就对了。

1970年Pink Floyd《Atom Heart Mother》封面。(Hipgnosis)

反叛的音乐人、艺术家都以他们的方式制作唱片——乐队的样貌与名字不再是封面的首要元素,反而是音乐想要带出的讯息。

有时候,设计的目的甚至只是表现他们是如何创新,这让那时代的唱片封面设计变得有无限可能。

Hipgnosis是先驱,音乐人当然喜欢,但唱片公司却很讨厌他们,事关封面没有乐队的名字与样貌,怎样对外宣传?

1973年《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封面成为Pink Floyd的标志。(Hipgnosis)

1973年的《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封面绝对是Pink Floyd的代表作,那设计取得重大成功,不少能负担得起设计费用的歌手、乐队,都纷纷来到Hipgnosis伦敦的工作室邀请他们为自己设计。

1977年Pink Floyd《Animals》封面。(Hipgnosis)

1977年Pink Floyd《Animals》封面,那只飞猪气球是并不是“p图”而是真实存在的,但它却在拍摄时意外飞走了....

飞到了伦敦希思罗机场,更导致数班航班取消,幸好它没有造成任何意外,最后它坠落在一片农场上,农夫发现时更投诉,这只气球把他的牛吓跑了😂。

更多Hipgnosis的经典破格设计:

1994年《The Division Bell》封面。(Hipgnosis)

Pink Floyd于1994年创作的《The Division Bell》是有关沟通,细心地看,便会发现两座雕塑中还有第三张脸。

1976年《Dirty Deeds Done Dirt Cheap》封面。(Hipgnosis)

这是澳大利亚硬摇滚乐队AC/DC 1976年创作的《Dirty Deeds Done Dirt Cheap》,在许多从前的小报中,都会出现这样遮蔽双眼、用来保护身份的画面。

隐藏了身份的人物,怎样都看似图谋不轨,不论其实他们是多么高尚。正如歌名直译那样——“不需花多大代价即可实行的恶事”。

1976年 Led Zeppelin《Presence》封面。(Hipgnosis)

英国重金属乐队 Led Zeppelin于1976年创作的专辑《Presence》,桌子上的黑色物件灵感来自Stanley Kubrick的《2001太空漫游》。

Peter Gabriel《Scratch》封面。(Hipgnosis)

Hipgnosis也为Genesis设计封面,当Peter Gabriel在1975年离队后,仍继续跟Hipgnosis合作。

他没有为他“单飞”后的唱片命名,但乐迷与传媒却因为封面亮眼的设计,而轻易为它们改名。如这张非官方名叫《Scratch》。

1976年 Wishbone Ash《New England》封面(Hipgnosis)

英国摇滚乐队Wishbone Ash1976的专辑。

封面中的男子正在磨刀,刻意的“性暗示”是因为摄影师本身是位男同性恋者,而Wishbone Ash当年刚刚出道,觉得这大胆的相片正合他们的心意。

1976年10cc《How Dare You!》封面(Hipgnosis)

英国摇滚乐队10cc 1976的《How Dare You!》,很多人在电话中吵架,这灵感来自歌曲《Don't Hang Up》,画面感十足70年代的“社交媒体”。

1978年10cc《Bloody Tourists》封面(Hipgnosis)

1978年,10cc又推出专辑《Bloody Tourists》,表现了不断到各地演出的乐队,虽然到了很多地方,但却时时在舞台上、酒店房内,根本无暇欣赏当地美景。

于是Hipgnosis把10cc这心情化成专辑封面。

Yes, Going for the One, 1977

Peter Gabriel, Peter Gabriel, 1977.

Black Sabbath, Technical Ecstasy, 1976

Genesis, The Lamb Lies Down on Broadway, 1974

Syd Barrett, The Madcap Laughs, 1970 (inner gatefold).

The Nice, Elegy, 1971.

Led Zeppelin, Houses of the Holy, 1973

Renaissance - Prologue (1972)

Hipgnosis几乎为Pink Floyd设计了所有专辑,此外,他们还为Led Zeppelin、Peter Gabriel、T-Rex、ELO、10cc、UFO等创作唱片封面。

Hipgnosis一共创作了约350多张唱片封面,当中很多成为经典,不单是因为当中的音乐,而是配合别具心思的封面设计,而成为代表了那一代的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