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被借走的美术课,究竟让你错失了多少?
文创

那些年被借走的美术课,究竟让你错失了多少?

2020年07月28日 19:36:44
来源:意外艺术

一个多月以前,有一段翻唱视频被众多微博大V转发。视频上,女孩们打鼓弹琴,随着节奏摇摆歌唱。她们唱的是一首歌,名叫《为你唱首歌》。

就像歌词里唱的那样,“每一个天使都热爱美丽”,孩子们稚嫩的脸庞,干净的嗓音,让教室瞬间成了舞台。

很快,就连这首歌的原唱痛仰乐队也发了微博。他们找到了发布视频的老师,并希望有机会也能为孩子们唱首歌。

而就在上周五,痛仰乐队真的去到了这群“天使”的身边,和她们一起Rock & Roll 。

在贵州的六盘水,海拔超过2400米高的韭菜坪山半山腰,有一所名叫“海嘎”的小学,人称“贵州最高学府”。

这所学校,有108名学生和12名乡村教师,有过两支乐队。

▲ 贵州海嘎小学 图源网络

第一支叫做“遇乐队”,设备是借来的,5个女孩,后面毕业就解散了。

第二支乐队也刚好是5个女孩,她们是“遇乐队”的粉丝,她们把乐队名字称作“未知少年”。

▲ “未知少年乐队” 图源网络

乐队的成立源于一次“偷看”。

老师顾亚在办公室弹琴时,发现门外站了好些学生,一个个扒着门缝往里探头探脑,产生了带孩子们一起演奏唱歌的想法。

▲ 老师顾亚教孩子们乐器 图源网络

于是,顾亚利用课余时间教学生们乐器,又通过爱心企业捐赠的乐器组建了校园摇滚乐队。

乐队建立后,用另一位老师袁丽娟的话说,她不懂音乐,但她能感觉到,孩子们变得自信和阳光了。

而初次见到这群孩子时,他们还“怕生、不爱讲话,见到老师会把头歪朝一边走了。”

▲ 乐队练习表演 图源新华网

为了记录下孩子们的成长和变化,留下美好的回忆,顾亚将孩子们的演奏现场上传到网上,意外引来了原唱痛仰乐队的关注。

痛仰乐队来到了山上,和孩子们一起往排练厅贴隔音棉,指导他们排练,一起唱歌。

▲ 痛仰乐队和海嘎乐队们合唱 图源网络

今年未知少年乐队就要毕业了。

对于老师顾亚来说,或许孩子们在毕业后可能不会继续学音乐,但他相信他们一定能更阳光自信地走出海嘎村,迎接未来的学习和生活。

▲ 老师顾亚指导乐队 图源新华网

乐队吉他手龙娇说,她长大想当一名音乐老师。“ 因为我想像顾老师一样,把音乐的快乐传递给其他人。

这是来自贵州海嘎小学,老师顾亚和乐队们的故事。而在意外艺术这8年里,我们也曾经遇见过一群和顾亚一样的老师们。

4年前,为了拍摄《意外·艺术纪实》,我们去到了四川内江的郊外,采访到一位美术老师童欣。

童欣是一名美术老师。每天早上,她需要六点起床,经过快两个小时的翻山越岭才能到达学校。

这样的日子,她坚持了八年。

“美术这东西不经测试,但是跟生活紧密相关。”童欣从来不强调:你画画要画得多么得“像”,她有自己的一套教育观——

▲ 《意外·艺术纪实》第三期

当我们离开学校之后,会遇到很多其他的老师,工作上的、生活上的。

而在学生时代,能够早早地遇到这样一位好老师,是大幸。

美术,美、术。术是技术,是知识,把术放在美后面,因为比起知识,更重要的是如何调动感官来感受这个世界、发现什么是美。

哲学家雅斯贝尔斯(KarlTheodorJaspers)说,教育的本质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

今年我们和全国各地的老师真爱们,一起完成了一场大话西方艺术史》漂流全中国。

上百本书在老师手中传递,大家接力留下自己看书时的所思所想,留下他们和艺术的故事。

重庆丰都的特岗教师蒋萍,在乡里教全校(虽然只有6个班)的美术,平时参加美术课比赛还会紧张无比。

在随书的明信片上,蒋萍老师说:

历史,人文,艺术都是与人相关的,也是以人为本的。

我最好的艺术,是我一辈子的生活。

在同一本“漂流”重庆的书上,教“数学”的昕老师羡慕起了教“美术”的老师,虽然美术与数学也有关系:

“美术”包含“美”和“术”。

“术”好教,但“美”需要长期的浸润,更需要自我成长的反思,与历史对话,与万物对话,与生命对话。

最后,重庆荣昌的罗老师在信上写下了这样的话:

当我们大多数人在关心自己的生活、工作,关心今天吃什么,明天还有没有钱花……

没有人能够经常静下来想一想,自己到底想做什么。

不是走着走着就散了,是走着走着不知道为什么要走,要去哪,但当我们回过头来欣赏一些艺术品的时候,或许能有所共鸣,或许能找到答案。

这几年来,带给我们和许多真爱最多感动的或许还有一个来自书本上的老师:蒋勋老师。

他用深入浅出的知识,普及“艺术和美”这件事。

黄昏的美,是太阳下山前最后一刻,还要把生命活出极致的灿烂美感。

美其实是回来做自己,能够不被流行所干扰,知道自己要什么。

同时,他也在一边身体力行地践行着“艺术和美”这件事。

很多人重金聘请他演讲做客,都被他拒绝了。而是一个人住在淡水河边,和劳作了几十年的老农为邻,与青山作伴。

就像是苏东坡,当花落到了泥土间,对这个世界有了更深的滋养。

蒋勋老师推开了一扇门,让更多的人发现艺术与美的精彩。

但是他却说:我就像是一条船,把人渡过去,你可以忘了我。

这是一个好老师的最高境界。

我们希望自己也能成为这样的人,带大家轻松有趣地读懂艺术,让艺术把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好。

最后, 想 和各位真爱分享 重庆小罗老师的一段话作为结束, 感谢世界上所有传播美的“老师”,感谢你们能和意外艺术相遇。

小罗 2020.4.14 写于荣昌

春天来了,看树上的嫩芽,吃鲜红的樱桃,闻着春日里的花草。

外面的世界依然纷扰,我们也正为开学做着准备,希望大家在艺术的海洋里找到自己的心之归窗。

作为一名艺术教育工作者,我希望自己能传播美的正能量,能够让更多人学会欣赏他人,欣赏自己,心容天地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