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3200年前的猪一出土就冲上热搜!网友:愤怒的小鸟猪,别装了
文创

这只3200年前的猪一出土就冲上热搜!网友:愤怒的小鸟猪,别装了

2020年07月30日 07:58:46
来源:环球网

本文转自【齐鲁晚报】;

三星堆的一只猪上热搜了

就是这一只,

你看它眼熟吗?

简直一模一样对不对?

事实上,这是一只

新鲜出土的

3200年前的陶猪!

是现代借鉴了历史,

还是过去预测了未来?

7月28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公布,在三星堆周边发现重要遗址——联合遗址。

专家认为,此遗址应该是三星堆古城遗址周边一重要聚落,涵盖了近5000年来连续不间断的区域发展史。此发现拉开了对三星堆周边区域研究的序幕。联合遗址位于四川省广汉市南丰镇联合村1组,南距三星堆古城遗址约8公里。

7月29日,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发布广汉联合遗址考古成果。

在这片三星堆东北侧小型聚落中,

发现了距今约3200年前的

“龙凤呈祥”的图案:

凤鸟振翅欲飞,蛟龙环游其间。

▲龙凤呈祥的拓片

可谁也没有想到

随着出土文物图片的曝光

网友的心思却被一只泥塑的陶猪 给吸引了!

图:3200年前的陶猪,憨态可掬。/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不少网友纷纷留言

愤怒的小鸟猪,是你吗?

这波宠爱操作,直接把泥塑猪猪

送上了热搜第二!

面对网友的宠爱

连三星堆博物馆官博都看不下去了!

悄悄地恰起了柠檬

一条不够,再来一条

今天我(三星堆博物馆)就要“重拳出击”了

这关系怕是说不清了

看热闹的网友哈哈大笑

也纷纷调侃了起来

泥塑猪猪的瞬间走红

离不开考古工作人员的辛勤工作

这次考古都有什么发现呢?

一起来看看吧~

南距三星堆古城遗址约8公里

面积近5000平方米

广汉联合遗址位于四川省广汉市新平镇(现南丰镇)联合村1组,地处鸭子河北岸约1.5公里处,南距三星堆古城遗址约8公里,中心地理坐标为东经10°14′54.84″,北纬31°1′1.24″,海拔高度458米,面积约17000平方米。

图:遗址航拍图/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为配合天府大道北延线(广汉段)工程建设,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德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广汉市文物管理所等从2019年10月开始对联合遗址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计划发掘面积7000平方米,截止2020年7月底,已完成发掘面积近5000平方米,发现了极其丰富的新石器、商周、秦汉、魏晋、唐宋和明清时期的遗存,揭露各个时期的灰坑、墓葬、窑址等遗迹数以千计,同时出土了大量的陶器、瓷器、石器等,目前发掘工作仍在进行中

出土众多精品

“龙凤呈祥”纹盘和呆萌陶猪距今3000多年

值得注意的是,考古人员在此发现了距今约5000年至明清时期持续不断的文化遗存,出土了大量的陶石器、铜钱等文物,其中一件距今约3200年、阴刻了龙凤纹的陶盖,引起了考古人员的注意。

图:3200年前的陶盘底部刻下了龙凤纹/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联合遗址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辛中华介绍,这件陶盖发现时已经碎成数块。当考古人员将它进行拼接后,惊喜出现了。

陶盖顶部中央,一只有羽冠的鸟昂首而立;盖顶的边缘,清晰可见一条游龙盘旋在鸟的周围,嘴里似乎喷出一道火焰,整体造型动感十足。辛中华说,三星堆祭祀坑出土的很多青铜器上都有鸟的造型,但这只陶盘上的鸟与龙一起出现,因此它代表的应该是凤鸟。

值得一提的是,在国内出土文物中,龙和凤一起出现的文物年代最早也就在晚商时期 ,和联合遗址这件陶器的龙凤组合纹饰时代相当。龙的最早形象,一般被指为距今五六千年以前的红山文化玉猪龙。

著名考古学者王仁湘介绍,凤鸟的形象诞生于湖北石家河文化遗址,迄今已有4000年。凤和龙这两种形象,在刚刚诞生之初都是独立出现,并没有龙凤同时出现在一起的构图。直到商代,才开始出现“龙凤配”形制的玉器 。1976年,在殷墟妇好墓中,便发现了凤鸟龙形冠以及龙凤并行的玉饰。

▲龙凤呈祥线描图

据了解,此次联合遗址出土的陶盖上的龙凤组合纹饰,是目前国内出现龙凤组合的最早文物之一 ,与妇好墓出土的龙凤组合玉器年代相近。龙凤平面分布的格局以及雕刻龙围绕凤的纹饰组合,这件陶盖堪称最早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这条龙的龙角、龙须、龙爪俱全,造型已经非常接近中华文明中龙在成熟阶段的形象,它和凤搭配的图案,清晰诠释了中华文明中”龙凤呈祥“的寓意及源远流长的历史。

至于走红的泥塑陶猪,其形象呆萌可爱,不禁令人想起电影《愤怒的小鸟》里猪的形象。辛中华说,陶猪在三星堆以往的发掘中有过发现 ,“只不过这只形象呆萌。”

除了新石器遗存,还有汉唐宋遗存

涵盖5000年不间断区域发展史

据辛中华介绍,广汉联合遗址中的新石器遗存包含了早于宝墩文化 的因素,陶器以泥质陶为主,夹砂陶也有一定数量,绳纹占绝大多数,其余为附加堆纹,“无论器类还是陶质、陶色和纹饰风格,都与桂圆桥遗址和宝墩文化有较大的差异,而与岷江上游以姜维城、营盘山遗址为代表的新石器文化有更大的相似度。”辛中华认为,这人群与宝墩、三星堆的关系不清楚,“差别比较大”,他们从哪里来、往哪里去,还有待于进一步的探讨。

图: “大富吉”铭文瓦当(汉代)/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遗址同样发现了丰富的宝墩文化遗存,主要以灰坑遗迹为主 ,夹砂陶占绝大多数,夹砂陶罐口沿压印绳纹呈花边口状是比较典型的风格,器身多饰粗绳纹、平行线划纹、齿状附加堆纹、凸棱纹等,与三星堆文化的发展序列紧密衔接

图:陶盉/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而三星堆主体文化因素在联合遗址最为丰富 ,出土和复原了大量的高柄豆、镂空圈足豆(盘)、小平底罐、器盖、直口缸、厚唇敛口罐、簋形器、圈足罐、觚形器、瓶状杯、小底尊形壶、字母口壶、带耳壶、纺轮等,泥塑陶猪和龙凤纹盘便是这个时期的物品 ,石器包括大量的打制石器和磨制石器。

需要指出的是,发掘至今还没有出现青铜器 ,“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器多是在祭祀坑,其他地方都很少有出现。”辛中华说。

此外,遗址还有汉代、唐宋时期的遗存 。辛中华认为,联合遗址涵盖了近5000年来连续不间断的区域发展史,堪称成都平原通史型遗址,对于揭示区域考古学文化面貌、建立完整的区域考古学文化发展序列以及研究古蜀文明的起源、发展、演变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

图:考古发掘现场/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1929年,在成都北边广汉南兴镇,一位名为燕道诚的秀才和儿子在家宅旁挖沟,没想到一下子挖出300多件玉石器。

1934年,时任华西大学博物馆馆长的葛维汉组织考古队在已发现疑似玉石器“窖藏”的附近,进行了为期10天的发掘,共出土陶器、石器、玉器等600多件文物。

图:华大博物馆馆长、文化人类学与考古学教授、美籍传教士葛维汉/三星堆博物馆

巨大的惊喜在1986年到来,三星堆“两坑”(两个祭祀坑)突然现世:光怪陆离的大型青铜立人、神秘诡谲的青铜神像······这批文物轰动国内外。张爱萍将军题词称三星堆称:“沉睡三千年,一醒惊天下”。

这块人杰地灵的宝地,

还将给我们带来什么惊喜呢?

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

来源 | 四川交通广播FM101.7、四川日报、新华社、成都日报、四川在线、四川观察、新华社、红星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