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料理真不值,吃来吃去就一口酱
文创

韩国料理真不值,吃来吃去就一口酱

2020年07月31日 12:36:16
来源:新周刊

“韩式经典美食”“韩国街头小吃”“韩式家庭餐”,最近上网冲浪,韩食的出镜率突然高了起来。

辣炒小章鱼、拌面、泡菜卷、芝士热狗、奶酪棒,那些风格或街头或精致的视频,正卖力制造口腹之欲的刺激。

必不可少的流口水表情,加上“好诱人!”“看饿了...”“真的顶不住!之类的文案结尾,三五分钟的时长,高饱和度的特写封面,视觉诱惑轻松量产。

然而,面对这些精心挑选发布时间,试图故技重施收割流量的“报复社会”视频,网友们似乎不太买单。

不变招数,酱拌万物

“韩餐的主题永远是黏糊糊的一坨辣椒酱。”

纵观留言区,“酱”是共鸣最强烈的槽点。网友的评论看似以偏概全,但刻板印象的形成绝非毫无基础。

实际上,“酱拌一切”的吐槽其实相当到位。 韩食以发酵为基础,酱是韩式料理的基本材料。

韩国人每年要消耗200万吨的泡菜,腌制过程中必须要有辣酱的参与;韩国街头帐篷餐车的例牌小吃辣炒年糕,以苦椒酱作基底;和北京名吃同名的炸酱面,则要用春酱搅拌;就连下雪天标配的韩式炸鸡,也少不了辣酱风味。

生乌贼、梅子、鱼卵,那些或常见或古怪的食材经过发酵腌渍,最终呈现为一片浓烈的粘稠。

走进韩国知名度最高的广藏市场,辣酱调制的食品堆满街道,红色随处可见。如果你要在韩国开餐饮店,酱是一定要备齐的。

“大体上,韩国味道以辣椒酱为主”,英国金融记者兼美食家Daniel Tudor曾旅居韩国七年,他直言,刚到韩国的时候其实并不喜欢当地的食物。

不过韩国“酱坛”广阔,当然不能只有一味辣。

常年黏糊的韩食世界里,大酱的存在感同样不容小觑。这个由黄豆发酵而成的糊状物体,走咸的路线,被誉为韩式料理之母,江湖地位和泡菜有得一拼。

大酱原意是“稠酱”,浓郁是它的标志性特点。气味之刺激,连韩国自己的美食评论家都揶揄,“有臭豆腐内味”。

挖一口浅尝,克制的笑容浮上脸。为了在韩国友人面前保持体面,你只能唱一句,“泪有点甜,有点咸”。

第一次去韩国,如何装作很熟的样子?点餐先来个大酱汤,本地人都直呼内行。这个接地气的平凡料理,是韩国上班族的外食例牌,普通小餐馆一天能卖出几百碗。

尽管大酱的制作早已走上商业化生产,韩国人对于传统手工的迷恋仍是分毫不减。

京畿道安城大酱村、江原道旌善大酱村、全罗北道淳昌大酱村,其中的自豪之情从名字就可见一斑。曾几何时,到村里看坛子还是赴韩旅游必走一遭的热门项目。

村子里的大妈人均专注做酱50年,用巨大的杵臼捣黄豆。碾压半小时,成型后放房间里捂上两周,然后用稻草挂起来晾上一个月,再然后放进大瓮里,加盐水泡个一两年。

△江原道旌善大酱村 / TripAdvisor

更有对酱拉大提琴,用爱熏陶大酱的。制作步骤高达65道,密封时长只多不少。

仪式感做足,大酱也就做好了。

韩国人认为,大酱可以帮助减肥、防癌、降血压。他们信奉好菌,觉得酱里的微生物越丰富越好。这种超级豆制品的功用似乎没有极限。喝大酱水给身体排毒、把热的大酱裹在肚脐上做瘦身疗法,只要你想不到的,没有大酱做不到的。

发酵作为一种从农业社会沿袭而来的防腐方式,至今在韩国仍受重用。它成为韩食的显著特色,从小菜,主食,到汤,全方位渗透。

吃韩国料理,酱你是肯定躲不开了。

韩国饮食,真的单调

韩国料理当然不是什么新兴起的潮流。

在各式餐厅开遍大街小巷,外卖随点随送的今天,吃一顿韩国菜,平常得都不足以发一条朋友圈记录。但实际上,不同于其他亚洲料理,韩国料理出现在世界各地餐桌上的时间并不长。

“在韩流盛行之前,连韩国人都瞧不起自己的食物”,韩国历史学者李丞浚如此总结。

△韩国传统市场 / Unsplash

21世纪之初,韩国最成功的外销产品,是电视连续剧。

2003年,《大长今》在60多个国家进行播映。这部改编自15世纪御膳女故事的古装剧先是在东南亚走红,随后在更多国家流行起来。

那一年,人们记住了李英爱,满街满巷都在哼“呜啦啦呜啦啦”。借此,韩国料理进入大众视野,人们开始对这个新“物种”产生兴趣。

△大长今让韩国料理进入了大众视野 / 豆瓣

2009年,探索频道制作系列纪录片《饮食亚洲》,其中一集就是聚焦韩国。彼时,韩国刚成为发达国家不久,“汉江奇迹”的故事仍被谈论。

伴随着大量出产的流行音乐和时尚潮流,一直都没什么名气的韩国料理搭乘韩流便车走出国门,成为研究对象。

虽然受到关注,但外来食客的目光大多还是倾向于猎奇、尝鲜的角度。因为味道重、气味浓,对于韩国食物,当时普遍的看法是,要多吃几次才会喜欢。

△《饮食亚洲》韩国篇 / 视频截图

各种韩剧和美食综艺的持续输出,把年轻人俘虏“入坑”。但实际上,不论是从种类,抑或是烹制手法上来看,韩国食物都称不上丰富。

综艺《姜食堂》,明星在韩国开餐厅,销售的是菜品炸猪扒、方便面、炸酱年糕、紫菜包饭;《尹食堂》在印尼和西班牙拍摄,卖的是烤肉粉条、泡菜饼、方便面、韩式拌饭;

△《姜食堂》里的超大份炸猪排

做了五季《三时三餐》,尝试了各种材料和菜式,但泡菜、辣椒粉、大酱汤、西葫芦、银鱼以及各种腌制配菜的使用率还是相当高,酱料的制作准备工作占去大幅时长;

影视剧《请回答1998》,逢提必引回响,而其中最馋人的名场面,是主角们吃方便面的镜头。

即便是那些认真考究的系列节目和纪录片,介绍的食物来来回回都是那几款。

韩国Olive TV电视台制作的《Tasty Road》,专门邀请青春靓丽的女明星做主持,拍了6季,内容还是逃不出泡菜、烤肉、辣炒年糕;香港亚视的2014年旅游节目《韩味道》,还是要带观众走访辣椒酱村;

△《Tasty Road》两位主持人在吃烤肉 / 视频截图

英国主厨兼美食作家Gizzi Erskine,2016年到韩国拍专题,被点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网友叹其挤出10集时长,相当不容易。

搞笑的综艺、严肃的纪录片,不管是哪一种,只要多看几遍,包你成为韩食专家。

看客在评论区肆意嫌弃,留学生在新鲜劲过后面露难色,说韩国饮食单调,真不是仗势欺人。

简单易操作,用重口味刺激唾液

韩食出圈最初是因为《大长今》,但最终流行的却不是剧里的宫廷料理。

真正讨好年轻人的,是那些简单粗暴的快手餐肉眼可见的高热量

对比以前,韩国人吃得是原来越不清淡了。历史学者李丞浚表示,“现代韩式料理非常辣,口味比较重”。

不难发现,网络博主挑选的韩料视频大多都是以烤肉、大酱汤、拌饭等为主角,韩食吃播也总是围绕炸鸡和芝士球。这些以重口味为核心要素的食物,能轻而易举地挑动观众躁动的心。

而实际上,其实大家根本不必怎么花费心思,简单一锅方便面,就能吸引八方来客。金色的小奶锅里红汤翻滚,只消一块面饼,就能引年轻人垂涎三尺。

越是上火的,越是诱人。

因为易模仿、易操作的特点,韩国料理可谓是正中懒惰青年们的下怀。烹饪难度低,所见即所得,诱惑力反而更强。而鲜艳成色,更是时刻刺激着人们的唾液腺。

辣酱的红,芝士的黄,炸酱的黑,韩国料理的画面冲击总是来得相当直接。

因为韩国料理的流行,相关的酱料和食材销路一直都不差。四方盒子包装的进口辣椒酱、韩式拌饭酱是热销商品,韩国农心辛拉面入驻淘宝,一年实现销量翻倍。

做韩国菜,是厨房小白收获快乐的重点途径。而要融入这种时尚,也无需耗费大量成本。

你甚至不需要懂烹饪。韩式料理,上手只需瞬间

有水,有辣酱,再切点罐装午餐肉和香肠,泡菜、洋葱、打糕,放几块面饼,最后铺上几片芝士,完成一份部队锅,完全没难度。高脂高钠,要多正宗有多正宗。

紫菜包饭和韩式拌饭,难度相对“高”一点,你得花点时间分别处理各种配菜。

女明星在综艺里优雅搅动豆腐辣汤,在vlog里给网友演示方便面做法,甚至在节目里亲手腌泡菜。一到烹饪环节,韩国料理摇身一变成为自证厨艺的救急法宝。

韩国料理到底难不难?答案显而易见。

食材杂、碗碟多,仪式感给足,成就感加满,这样的异域风情料理,拿得出手,又装得了样子,不可谓不超值。

△摆得满满一桌的韩国料理 / Unsplash

韩国料理能成为潮流并满足年轻人的胃,自然有其独特之处。但不可否认,单调重口也确实是它不可分割的另一面“独特”。

耐心看完屏幕里那些用心良苦要馋人一番的视频,众看客最终没能如对方期许流下口水,却纷纷不留情面地留下调侃。

为表尊重,人们只好学着大酱村匠人的样子,手挖一捧大酱,勇猛地生啃一口,而后配合地大声感叹,“嗯!就是这个味儿”。

你喜欢吃韩国料理吗?

库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