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餐馆,横扫了坦桑尼亚
文创

中国餐馆,横扫了坦桑尼亚

2020年08月05日 08:55:01
来源:那一座城

此时此刻。

在非洲大草原,可能正上演着一场触目惊心的“天国之渡”。

著名的“天国之渡“。 图/BBC纪录片《动物世界》

来自BBC的这一幕,不知多少人曾为之震撼而向往。

每年7、8月的暑假,有约数十万人奔到非洲,去看这场世界上最大规模、最野性的动物世界大迁徙。

在坦桑尼亚大草原,看狮子。图/ins @Leva.me.tours

一条马拉河,横亘在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大草原,和肯尼亚塞马拉草原之间。

数以万计的角马、斑马、瞪羚奔涌而过,向着赛马拉嫩绿的青青草地前进。

坦桑尼亚草原上的动物群。图/ins @wanderreisen.de

这里是东非的坦桑尼亚,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

却是一个和中国,有着大半个世纪往来的非洲国家。

44年前,一条贯通东非和中南非,长达1860.5公里的铁路,从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出发,到达赞比亚皮卡里姆波希。

1973年,中国在坦桑尼亚修建铁路。图/B站

成为了当时刚独立不久,还处在困境中的坦桑尼亚和赞比亚,最主要的连接通道。

并且还被称为“非洲自由之路”,为其社会经济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

它就是,中国援建的坦赞铁路。

存留在中坦几代人记忆中的铁路,如今虽因经营管理问题不复往日。

但不能否认,它打开了中国和坦桑尼亚的友谊之门。

此后,成千上万的人奔赴坦桑尼亚,投资办厂、开中国餐厅、学习或工作,散布在各行各业。

而在 达累萨斯拉姆市,这座别名“达累”(以下简称),是坦桑尼亚第一大城市和港口,也因为中国人的聚集,与中国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达累萨斯拉姆市港口 图/纪录片《中国餐馆》

01

一碗来自河南的羊肉烩面

征服了“坦桑尼亚胃”

在央视国际频道,当一个坦桑尼亚小伙儿边吃烩面,边用一口“正宗”河南话,对着镜头连连称赞:“好吃!好吃!”时。

河南周口人王国杰,一定没有想到,来到坦桑尼亚第12个年头,会突然凭着一碗河南烩面,成了大红人。

随之他在达累斯萨拉姆市,位于乌尔西诺路的中餐馆,红红火火,成为家喻户晓的地道河南味儿。

这家中餐馆,叫“又一新”。

在这里开饭店,对于王国杰来说,是一次偶然。

2005年,30多岁的王国杰跟很多人一样,第一次到坦桑尼亚做生意,经营的是中国产的陶瓷餐具、玻璃器皿、不锈钢产品等等。

而每个来到达累的中国人,总是爱聚在一起,每人做一道家乡菜,以填补刻在骨子里的“中国胃”。

做得一手好菜,尤其把大名鼎鼎河南烩面,做得相当韵味的王国杰,脱颖而出。

在大家的一致好评和建议下,他的河南中餐厅,开起来了。

1000多平方米,30多位员工,厨师和管理都是河南人,聘请了当地坦桑尼亚人当服务员,餐厅菜式以豫菜为主,除此外还有川菜和粤菜。

就这样,一道河南烩面在异国他乡打响了名头。

作为周口人,王国杰也把家乡的胡辣汤,搬上了餐桌。

胡辣汤,是河南名小吃,起源河南周口。

餐厅的第一批拥护者,主要是当地华人。

渐渐在华人的带领和影响下,不少坦桑尼亚人也纷纷走进店里,从不敢吃、怕吃不完,到最后吃的津津有味。

一间中餐厅,一碗河南烩面,一碗胡辣汤...

承载的岂止是家乡美食,更是异国他乡中,汇聚的一缕缕浓得化不开的乡愁,以及和这里坦桑尼亚人的友谊。

有的坦桑尼亚人来定酒席,可能带的钱不够,王周杰会减免部分费用。

他们常来聚会或办婚礼,吃到兴起,还会邀请隔壁桌中国人一同唱歌跳舞。

除了做出地道美食,王国杰还把餐厅当成了中国窗口。

举办武术表演、民间表演;手把手教当地人包饺子、做馒头、用筷子;教他们一些中国礼仪和中国文化...

所以,才有了最开始,那个坦桑尼亚小伙,一口非常正宗的河南口音。

“中不中?中!”,成为大家无障碍的口头禅。 更有不少人学会了做河南菜。

要说河南和坦桑尼亚的缘分,也许早在坦赞铁路时,就已经开始了。

当年修建铁路,中国向非洲派遣的近5万工程技术人员中,就有大部分河南人。

在非洲其他国家,也有不少河南身影。

2017年,由河南的企业河南国际承建的纳米比亚东部道路通车。

河南国际。图/网络

在坦桑尼亚旁边的苏丹,还有一座“河南广场”。 广场上的凉亭、喷泉底部的青花瓷、金色的龙...满满都是中国元素。

一股中国河南风,在坦桑尼亚乃至非洲很多国家,卷起了不小涟漪。

河南广场。 图/网络

02

一座“中国城”,一家东北铁锅炖

牵引着无尽思乡情

除了王周杰的“又一新”,要在达累再找到一家中国餐馆,说难也不难。

去年,一部聚焦海外华人餐厅的纪录片 《中国餐馆》 开播。

10家中国餐厅,散布在世界各地。

我们熟悉的达康书记(吴刚老师),随着镜头,将不同的人文和美食故事缓缓道来。

第二集,就是 坦桑尼亚达累市

在达累,有一个小小的“中国城”,那是一个以中国超市为核心的大院。

院里有13户人家,经营着不同的生意。

最显眼、最诱人的就是于连生夫妻俩的“东北铁锅炖”,看名字就明了。豪迈、霸气、又实在,这是一家以东北风味为主的餐馆。

“中国城”,于连生的铁锅炖就在这里。图/《中国餐馆》

一口东北大铁锅,深嵌圆桌正中央,粉条和蔬菜打底。

C位铺上一层鸡鸭鱼肉,再倒入东北特有的秘制汁水,沿锅贴上一圈玉米面饼子,盖上大铁锅盖,开大火焖煮上半小时。

揭开锅盖的那一刻,蒸汽水雾缭绕,泡在鲜香汁水中的肉,沸腾着、翻滚着,香气溢出屏幕。

在这一锅扎扎实实,冒着食物仙气儿的东北铁锅炖面前,才能让人一时恍惚。 仿佛切换到大东北的农家大院,亲朋友好友围坐一堂,吃吃喝喝,烦恼尽散。

和很多人一样,于连生夫妻来到坦桑尼亚,为了奋斗美好生活。

开这家东北铁锅炖之前,2009年他们就来过达累,在一家援建坦桑尼亚的国企建筑公司做后勤工作。

项目结束后,回到老家黑龙江。

然而,两个人对坦桑尼亚有些念念不忘,想念这里常年温暖的气候,也觉得开始要为女儿努努力,吃吃苦,多挣一点钱。

女儿在坦桑尼亚一所国际学校里读八年级,假期的时候会在店里帮帮忙,不过也因为日常忙碌,很少带孩子出去玩。

正值女儿生日之际,于连生决定办个生日宴,做一顿“坦桑石斑铁锅炖”,用上当地盛产的大石斑鱼,融入东北铁锅炖的灵魂。

奥纳带着孩子们盛装出席。图/《中国餐馆》

生日宴当天,邀请中国院里的朋友和坦桑尼亚朋友奥纳一家,一起品尝于连生这道独创的,中坦创新大餐。

熟悉的大锅,熟悉的围坐,让人感受了美食的能量。

非常有礼貌的坦桑尼亚男孩儿。 图/《中国餐馆》

03

“一家人”自助早餐

暖了中国人和坦桑尼亚人的心

在“中国城”里,在于连生东北铁锅炖的隔壁,有一家自助早餐店,名叫一家人。

张新民夫妇一大早就忙碌不停,准备当日的早餐。

一张自助的早餐桌,食物满满当当,包子、炒饭、炒粉、炒面、蛋卷、肠粉...你想吃的基本上都齐了。

餐厅里的坦桑尼亚员工,已经可以娴熟的做出一只只煎饼果子和包子了。

Miffy是这家早餐店的常客,她总是会给同事打包好几份早餐。

在一家中国贸易公司工作的她,负责进出口货物管理。将坦桑尼亚盛产的芝麻和腰果收集起来,经由达累港口,运到中国青岛。

再由中国青岛发往世界各地,也许成为每家每户的芝麻香油,也许成为饼干上的一粒粒点缀。

在这家贸易公司,哪怕到了运货装运的尾季,也没有采用机械化,而是由一批批坦桑尼亚工人人工搬运。

200多名员工,有的在这里工作了四、五年,有的长达十几年,他们要靠着这一份工作养家糊口。

之所以弃用机械化,是为了保留住他们的饭碗。

在这些坦桑尼亚人身上,吃苦和努力,是他们对生活的态度。

还记得在于连生女儿生日宴上,那个一家四口,西装领带盛装出席的坦桑尼亚人吗?

他叫奥纳,是一个猪肉商,认识他的中国人都称他 “励志哥”

奥纳常来于连生的馆子吃饭。 图/《中国餐馆》

奥纳生了4个孩子,每生一个孩子就买一块地,也不管地好还是不好。

多年前,他从农村到城市打工,住在简陋的小板房,做过建筑工、送货工...几乎没有什么活儿落下。

经过打拼,奥纳终于拥有了一栋独门小院,院里有保姆,孩子就在附近学校上学。

奥纳的家。图/《中国餐馆》

不善言辞的奥纳,靠自己的双手,给了妻子和孩子们一个稳定幸福的生活。

我想家庭的观念,在奥纳心中一定分量很重很重。

就像于连生夫妻和张新民夫妇一样,为了孩子,远赴坦桑尼亚打拼,所做的一切努力,无非是为了给家人更好的生活,给孩子更好的未来。

——

在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浩瀚无垠的大草原,角马们为了生存,步履不停。

非洲动物迁徙路线。图/网络

这片草原上大约300万动物们,每一年按顺时针方向,跨过整个塞伦盖蒂草原,淌过惊心动魄的马拉河,到达马赛马拉草原。

来年,再回到塞伦盖蒂,繁育生长,开启新一轮的征程。

生命的壮阔,来自于,为了生存而无所畏惧;

想要创造美好生活,就要不停的奔跑, 周而复始;

就像奥纳,要不停在城市兜兜转转,才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就像一碗河南烩面要经过反反复复的拉扯,才够劲道。 就像曾经为了生活,千千万万远赴大洋彼岸,坦桑尼亚的中国人一样,不服输!

参考资料:

1. 央视国际频道新闻报道 《好吃到让人说河南方言的羊肉烩面》

2. 纪录片《中国餐馆》第二集 坦桑尼亚篇 平台:爱奇艺

作者 / 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