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比亲人更亲的“陌生人”丨风向片单
文创

那些比亲人更亲的“陌生人”丨风向片单

每逢中秋,人们便步履不停地迈上归家的旅途,为的是能与家人相聚团圆。家人总让我们牵肠挂肚,无论相距多远,都像是有一根无形的线将我们不断拉近。有人说,这是血脉相亲的结果,但亲情的缔结与维系,仅仅是依靠血脉相连吗?

前段时间,热播电视剧《以家人之名》,便引发了有关血缘与亲情的激烈讨论。剧中,两位父亲与三个相互间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组成了一个特殊的家庭;他们视彼此为最亲的家人,相互关心照顾;即便在生活的某个节点暂时分离,也会想法设法回到对方的身边。现实中也不乏类似的例子,缺少血缘联系的“陌生人”,最终成为彼此难以割舍的家人。人们热衷于称颂亲情的伟大,但亲情的伟大之处,不在于生命的孕育或基因的共享,而是不缺位的爱与关怀。真正令人感动的,也不是所谓的血浓于水,而是真实的情感联结。本期片单展示的,就是那些值得记录的、超越血缘的亲情故事。

《小偷家族》

推荐理由:

故事的开头是一个寻常的傍晚,一对不起眼的父子,走进了一家超市。在父亲的掩护下,儿子顺利完成偷窃,两人欢喜回家。拥挤的家中住着五人——父亲、母亲、儿子、姐姐和奶奶。但很快,家里迎来了第六个成员,父亲捡来的一个被亲身父母虐待的小女孩。尽管生活窘迫,一家人只能靠着偷盗和奶奶的养老金度日,但依然相亲相爱,其乐融融。一天,一家人去海边游玩。奶奶坐在沙滩上,看着孩子们在海边嬉戏玩闹,低声说“谢谢你们了”。第二天,奶奶没有醒来。奶奶的过世,撕开了平静生活的表象,牵扯出一连串惊人的秘密:这一家人没有一点血缘关系,还卷入了同一桩犯罪悬案中。

“到底是什么将家庭成员连接在了一起?家之为家的原因是什么?”这是导演是枝裕和希望通过影片探讨的问题。片中的六人虽然没有血缘联系,但都是在偌大世界中艰难寻找爱的个体。远离原生家庭的他们,游走在贫困与违法的边缘,在冰冷的大都市里相拥取暖,缔结了绵长又笃深的羁绊。在某种意义上,他们才是真正的家人,因为“真正爱你的人,会像我一样紧紧地拥抱你”。

影片豆瓣评分8.7,荣获第71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

《我们俩》

推荐理由:

一对不合拍的陌生人如何变得比亲人还亲?冬季下雪的一天,来北京求学的外地女孩小马,走进了一个破旧的四合院,也意外地闯入了一个独居老太太的生活。小马想租老太太的一间房,但嫌价格太高,精明的老太太却丝毫不让步。这也为接下来两人磕磕绊绊的同居生活埋下伏笔。无论是安装电话、缴纳电话费,还肯是接电暖炉、借用电冰箱,小马都觉得老太太在处处算计着她,心里非常不满,而老太太看她,也是一百个不顺眼。但就在这反复的矛盾、争吵以及和解中,两人的心在慢慢靠近。

年近90的老太太,脾气乖戾,不讲情面;而正值花季的小马,开朗耿直,鬼马机灵。如果用颜色来形容,老太太像是沾上了灰尘的暗绿,小马则是浓烈张扬的嫣红。两抹如此不协调的色彩,被挤入同一个调色盘,起初不免是强烈的冲击与排斥,但过了一段时间后,却沉淀出了一种奇妙的和谐。她们就像一对别扭的祖孙,相互嫌弃、埋怨,同时又以真挚且略显笨拙的方式关心着对方。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爱就在细碎的日常与复杂的纠葛中流淌、蔓延。

影片豆瓣评分8.7,荣获第25届金鸡奖最佳女主角奖和最佳导演奖,以及第18届东京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

《变脸》

推荐理由:

上世纪二十年代的四川平原,江湖艺人变脸王,孑然一身,以船为家,青猴为伴;因恪守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的祖规,一手变脸绝活面临失传。在川剧名伶梁素兰提点下,变脸王萌生了收留后代的念头。他相中了一个8岁但被变卖了七次的“小男孩”狗娃。起初,祖孙俩相处融洽,但一场出街意外令狗娃女儿身暴露。恼怒的变脸王想赶走狗娃,却拗不过其苦苦相求。狗娃得以留下,但只能叫变脸王“老板”不准叫爷爷。朝夕相处间,变脸王虽欣慰于狗娃孝顺懂事,却碍于其女娃身份并不传授变脸绝活。按捺不住好奇的狗娃夜半偷看脸谱,失手引发船火,两人栖身之所烧毁殆尽。狗娃自感无颜,悄然离去。流浪途中,她结识了三岁男孩天赐,本以为帮变脸王找到了后代,结果却令他身陷囹圄。狗娃又开始想方设法解救变脸王。

两个陌生人,阴差阳错地产生交集,却因此成为彼此生活中最重要的救赎。狗娃的真诚与善良,消弭了变脸王的成见与芥蒂。变脸王最终跨过了心坎,和狗娃在情感上达成和解,两人成为真正相依为命的亲人,变脸绝活也得以流传。

本片豆瓣评分8.9,曾获第16届金鸡奖最佳导演奖,第9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最佳男演员奖等多项国内外奖项。

《弱点》

推荐理由:

奥赫是一个黑人男孩,没有出生证明,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因母亲吸毒而被迫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他孤僻、木讷、不愿与人交付真心,学业成绩更是一团糟。可幸的是,奥赫拥有极强的身体条件和运动天赋,并借此进入一家基督教学校。一次排球比赛后,他主动捡垃圾的行为,吸引了陶西太太的注意,她决定收养奥赫。陶西太太一家人不仅给了他一个温馨的家庭,还给了他属于个体的尊重。这个心始终在流浪的黑人男孩在真诚的爱里重拾勇敢,冲破了外界压在他身上的层层束缚,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橄榄球选手,而他的未来也正在发生改变。

《弱点》在美国受到普通民众的喜爱,赢得口碑与票房双丰收。制片人安德鲁说:“它非常地及时,特别是在21世纪,我们生活在由无数家庭构建的社会中,然而人们心中互爱与互相扶持的想法却慢慢淡化”。电影没有落入消除种族歧视的套路叙事中,而是着重探讨温暖的家庭、优质的教育、良好的人际关系会对个体的塑造产生怎样的积极力量。正如片中所呈现的,从未被别人认可的奥赫,开始展露自己的人格,开始学会交流,开始交出自己的信任,他心中的白墙最终瓦解。平等的善意与爱,让奥赫不再害怕他生命中的盲区。

本片豆瓣评分8.6,荣获第8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

《小萝莉的猴神大叔》

推荐理由:

六岁巴基斯坦小女孩沙希达患有先天性失语症,在一次寻医治病的路途中,沙希达和妈妈不幸走散,意外之中坐上了通往印度的列车。小女孩孤身一人,却在机缘巧合下结识了一位印度大叔帕万。帕万决定帮助小女孩回家,但回家的路途并不平坦,先是遭遇领事馆冲突,后又被旅游局欺骗。在多舛的路途中,帕万历经艰辛,身陷“虎穴”,直至记者在互联网公开这段故事,人们被他的善举打动,纷纷伸出援手,故事才走向圆满的结局。

影片探讨不同信仰的族人在一方个体遭遇困境时,是怎样以爱之名打破关于信仰的巴别塔,完成一次纯粹的互助。在真正深切的爱意与人性的光芒之下,一切由于偏见和狭隘而被塑造出来的障碍,都不再重要。我们也应相信,有这样的纯粹之人存于世间,为了一个简单的爱的信念,不惜深入险地,挑战一切恶法与藩篱。

本片豆瓣评分8.4分,荣获第61届印度电影观众奖最佳故事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