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逛服务区,我都开上好几趟高速了”
文创

“为了逛服务区,我都开上好几趟高速了”

2020年10月13日 19:26:59
来源:新周刊

刚过去的国庆小长假,堵在高速路上都成了家常便饭。但老艺术家注意到新气象——这年头的高速服务区都成了新晋的网红打卡点了

在我们的常规的印象里,高速服务区就是给大家“停车加油放放水,抽烟吃饭抖抖腿”的地方。

厕所味道大,设施脏乱差,饭菜又难吃又坑人早已经是标配,服务区就是一个车主待不过一分钟,有多快就跑多快的地方。

直到近来阳澄湖、芳茂山等江苏省不少高速公路服务区惊艳了天南地北的游客,我们这才恍然发现:原来服务区可以长这样!

更夸张的是,有人为了逛服务区,还专门跑了一趟高速。

△被称为“江苏最美高速服务区”的阳澄湖服务区/图虫创意

看到这里老艺术家只想问一句:难道国内的高速服务区不是早该告别脏乱差了吗?

谁说服务区就是给人上厕所用的?

要不是最近国内网红服务区的兴起,我们或许压根没有看到国内高速服务区普遍现状——要多敷衍有多敷衍

尤其当假期一来,高速公路上堵到怀疑人生时,好不容易到了服务区想要休息一下。偏偏还要忍受公共厕所的拥堵和尿液四溅的脏臭,饿了只能凑合着吃堪比中学食堂的饭菜,要不就是被小卖部坑一碗15块钱的方便面。

△网友吐槽服务区脏乱差常态,吃得不好还贵/微博截图

服务区的服务设备简单粗暴,乘客凑合得过且过也是门修养,偏偏近来央视记者还曝光过贵州到浙江高速一路上的不少“黑”服务区——

商铺联合大巴司机一同折腾乘客,饭店一碗热水要5元、乘客上厕所2元、在大厅的凳子上坐一会儿20元……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些黑服务区还横行了十几年之久。

△国内服务区要多简陋有多简陋/图虫创意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别的服务区是迫不得已的中点,然而已经有不少服务区正在成为旅途的终点。

当我们看到阳澄湖服务区从建筑到景观都裁自江南,精致复刻了苏州园林,处处都是吴冠中笔下的青砖黛瓦和小桥流水。

不知道的还以为走进了苏州园林,但里面科技馆和艺术展览中心又让你恍惚了,不仅有阳澄湖大闸蟹喂饱,连昆曲表演都准备好了。

△阳澄湖服务区精致豪华 /图虫创意

本来回家三个钟就够了,结果五个钟才到家——在阳澄湖服务区就玩了两个钟。”某点评网站上用户给出的五星评价,这还没到阳澄湖呢,服务区就已经先入为主了。

不止阳澄湖服务区,江苏高速服务区简直刷屏了大家的视线: 东芦山服务区是江苏首个依托自然景观打造的旅游休闲主题服务区,户外露营观景和帆艇码头配备齐全; 淹城服务区主打的是春秋文化元素; 常州芳茂山服务区把恐龙主题公园搬上了高速 。

△常州芳茂山服务区 /图虫创意

当这些服务区走起本地特色路线,滆湖服务区偏偏不走寻常路,被建成了一座城堡的模样。服务区的餐厅就落在双塔连接的长廊上,有可能边吃饭边看湖景,还能去戏水区划划船。

△滆湖服务区 /图虫创意

别以为这些都是有钱人闹着玩的,服务区不过是“逗留不超过一支烟”的地儿。

有服务区界的shopping mall 之称的无锡梅村服务区,背后支撑的是日均10万人次的客流量。要知道2019年,梅村服务区年接待量超4000万人次,这接待量甚至超过了南京禄口国际机场。

江苏高速服务区备受好评的不只是这些突破常规的景观和服务设备,连细节都做得更人性化。

男女上厕所的难题他们早考虑到了,《江苏省高速公路服务规范》要求服务区洗手间男女蹲位在2:3到1:2.5之间,还有电车充电桩、母婴室和残疾人停车位等等,强调瓶装水和方便面这些商品一律“同城同价”。

△江苏服务区的厕所都是智能化的/微博截图

当然高速服务区的风景不仅在江苏,山东的泰安服务区、江西的婺源服务区、浙江的桐庐服务区、重庆的冷水服务区等等都是备受好评的服务区。

△重庆冷水服务区是自驾游的好留处 /图虫创意

尽管近年来广东的大槐服务区、雅瑶服务区和斗门服务区等等正在做更多的创新升级改造,吸引了不少游客前来打卡。

但对比起江苏,广东的服务区建设普遍还停留在1.0版本,泸宁高速江苏段的几个服务区,每个拿出来都是能秒杀大部分省区的服务区。

△广东江门的大槐服务区的网红小吃街 /作者供图

同样最赚钱的广深高速,120多公里长的高速公路,一直到2011年才有了第一个服务区——东莞的厚街服务区。

此时距离这条高速公路正式开通,已经过去了15年。

是什么阻碍了服务区的升级?

令人迷惑的是,随着自驾游的兴起和高速公路的快速发展,按理说服务区不是应该早就甩掉“加油+厕所”这种模式了吗?

当然没那么容易。毕竟我国服务区发展的历史,太贫乏了。

早在古代的中国,我们就有“驿站”这种对应农业经济时期的“服务区”,尤其在盛唐时期,遍布全国1643个馆驿,设有驿楼、马厩、库房、厅堂、寝房等,已经形成了星罗密布的“服务区”体系。

△盂城驿是是全国规模最大、保存最完好的古代驿站/图虫创意

虽然驿站自古有之,但主要是服务于传递官府文书和军事情报的人或来往官员途中食 宿,换马的场所, 早在北洋政府时期就被取缔。

严格意义上来说,真正现代社会的服务区和高速公路都是舶来品。

高速公路服务区起源于20世纪50年代的国外,二战后大量汽车转为民用,高速公路因为投资小,回报大得以快速发展。

我国的高速公路从20世纪80年代末才开始起步,比西方国家晚了近半个世纪。直到1990年沈大高速公路建成通车,我国高速公路第一批服务区才伴随着陆续投入使用。

△国内服务区起初大体服务的都是货车/图虫创意

如果从服务区的设计源头说起来,我们最早参照的国家是日本

当时建设初期对服务区的设计并没有明确的规范,主要参考的是1980年日本道路公团出版的《日本高速公路设计要领》指出的规划原则。

即便是参考了日本旧版设计,但中国服务区的设计标准还是比日本简化多了。

国内只要求配置有停车场、公共厕所、加油站、车辆修理所、餐饮和小卖部等设施,但日本新版设计要领里的休息所和园林广场等等并不存在。

△ 山西一家服务区,字样简单粗暴 /图虫创意

当时国内高速公路的大体状况,基本上是服务于货车。 对着急着赶路,习惯夜间行驶的货车司机来说,有地方凑合着停留上个厕所,吃点东西顶肚子就不错了。

只是随着当今汽车享有率越来越高,截止2018年12月,全国私家车保有量都增到1.87亿辆了,更别提当下自驾游的兴起,这些因素刺激了国人于服务区的需求,那些千篇一律的脏乱差服务区,似乎还停留在“远古时代”。

△ 现在国人自驾游的方式越来越兴起 /图虫创意

只有刚需功能没有丝毫逗留的欲望,甚至连功能都简陋到让人失语,能有个麦当劳,都算是个大型服务区了。

你可能会疑惑难道管理当局看不出来大家的需求吗?十年如一日都不动工?

也未必见得他们没想到,或许还有一部分原因在于,中国的高速路的快速修建,背后支撑的其实还有一种特殊的筹款方式,并不等同于国外。

在美国,对于这一“汽车轮上的国家”来说,修建高速公路的资金来源于燃油税和汽车配件消费税,但这种方式在高速公路发展相对落后的国内来说并不适用。

△美国纽约的服务区/unsplash

国内普遍采取的是“贷款修路、收费还钱”这种模式 ,也就是说最初修建公路靠的是承包商,之后再通过收取高速费慢慢还清贷款,因而必然会出现高速公路收费的现象。

道路交通等这种基础设施的建设,恰恰是带动当地GDP增长最快的项目。据统计,截至2014年全国高速公路通车里程已达10.6万公里,已经超越了美国的9.2万公里,居世界第一。

△ 中国高速公路的发展让世人都不容小觑 /图虫创意

在高速公路快速扩张的同时,还要日常维持扩建工程费、养护费、运营管理费等等必要支出,更别提服务区的修缮和软硬配套的升级了。 要不就是承包出去,但通常承包商也只能在既定的规划下运营。

对于大部分追求效益 和功能性的各地交通当局来说, 服务区的发展对他们来说就是早被忽视到角落边上的鸡肋, 根本无暇顾及满足日益渐长的国人需求。

服务区成为景点,有何不可?

这么看来,传统的服务区经营模式似乎成了服务区升级的绊脚石。我们不妨看看过去我们学习的日本。

曾经他们也面临着设施单一,盈利率低的问题 ,但从2005年开始,日本高速公路民营化启动,把日本道路公团按地域拆分为东日本高速公路公司等几家负责高速公路管理的企业。

△日本的高速服务区乍一看不像是服务区/wiki

从那时起,面临着创收压力的企业开始转变理念,这才把高速服务区定位从“为了去洗手间而停留的设施”改为“以休闲旅游为目的的商业设施”,并且还能结合所在地的历史、文化、自然等特色建设成“地方魅力展示台”。

日本有一项针对驾车旅游者的调查结果,其中49.7%的人会专门或者驾车到旅行途中去造访高人气高速公路服务区;受访者中就有51.8%的人回答有意参加以服务区为据点的周边观光旅游项目。

这并不夸张,曾经老艺术家到日本冲绳旅游,就被当地各式各样特色的服务区给吸引了。不少服务区都设有小型博物馆,展设当地最有地方风味的美食、特色吉祥物、手工纪念品,甚至还有一些农作物等等。

△冲绳当地服务区的特色美食/unsplash

日本高速公路服务区大体分成PA和SA两类。PA是Parking Area的简写,只提供洗手间和停车服务;SA为Service Area,结合卖店与餐饮,较符合我们对休息站的印象。

但日本高速道路的很多PA,都已经可以算得上是SA的级别了。 比如从东北地区返回东京路上的鬼平江户处羽生PA,做旧还原出电视剧《鬼平犯科帐》里的江户时代风情街景和建筑物,还有鳗鱼饭店、荞麦面馆和土特产铺等等特色商铺。

△富有江户风情的鬼平江户处羽生PA/unsplash

伊勢湾海岸高速刈谷 PA,还有60米高的摩天轮,天然温泉配置;北陆高速的德光PA,还有与海滨公园连为一体的风景线,可以海水浴、露营烧烤等等。

△刈谷 PA/wiki

大津SA是日本最早的高速服务区,开业时期也是只有停车场和公共厕所的服务区1.0版本,而现在三楼的眺望台,比叡山和号称日本第一湖的琵琶湖尽收眼底,到了夏天的烟火大会,当地的市民还会特意前来欣赏。

最受欢迎的SA还属东名高速的富士川SA,位于富士山的脚下,独享其他SA/PA难以企及的风景线。

△富士山服务区风景线堪称一绝/图虫创意

日本在高速服务区用地和景观上,都特别注重与环境的融合 ,更倾向于通过模拟的手法表达传统地域风格,到处可见交通常识和周边风景的宣传。这点不仅在高速服务区,在他们的地铁站上也能看到。

不仅如此,他们在功能设施上更注重人性化的服务细 ,比如专门设置残疾人卫生间、坡道和停车位,连婴儿换尿布和哺乳都能方便进行;广岛-福冈一带经常下雨,在当地的服务区小便池旁边钉着钩子,方便游客挂伞。

△日本服务区的人性化细节,在服务区可见一斑/unsplash

法国高速公路服务区可以称得上是欧洲的典。服务区面积大,功能空间具有较大的伸缩性,有明确的交通层次,而且在布局上不拘一格,因地制宜,将建筑融入环境景观中。

美国人则认为公路是一种具有人工特征的景观, 交通设施不仅能带来巨大的公众效益,还能有不少生活的乐趣。

比如他们以加油产业为主导形成的景观化加油站就很有特色,站房、灯光、商标、信息化服务等形成的规范化空间标志性强烈。

△被称为沙漠中的供给站-美国佩科斯县高速路休息服务区/unsplash

当然如今国内的高速服务区,似乎已经开始从1.0版本的加油站+厕所,转变成有麦当劳星巴克这类商业业态组合的综合服务区了,传统业态上似乎开始有了迭代的迹象。

能做的当然还有很多,毕竟一个地方的服务区,就像是外地人进入这座城市的“第一张脸面”。

与其说这是一门被忽视已久的生意,还不如说背后蕴藏的是无法估值的城市价值。要是只顾着眼前利益,恐怕多会错过远方未知的风景。

照国人堵在高速路上都能玩出花来的趋势,说不定服务区2.0都成了下一站景点,有何不可?

编辑 | 周芷若

排版 | 谢无忌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