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倪瓒之外,他们也是“洁癖狂”
文创

除了倪瓒之外,他们也是“洁癖狂”

2021年01月12日 12:43:59
来源:博物馆丨看展览

奇怪的知识点增加了.....

说到洁癖,大家一定会想到倪瓒。大数据时代,这位“只傍清水不染尘”的传奇仙男早已被各大公众号扒的比他本人还干净了。

相关阅读:认识了倪瓒才知道,以前遇到的洁癖都是假洁癖

无癖不成高士。除了倪瓒之外,下面要说的这几位也是“洁癖患者”而且还“病的不轻”。

01

宗 炳

洁癖指数:★★★★

能写出第一部山水画论的作者一定big很高。没错,山水画大家宗炳的确是位有个性有态度有才华的另类高贤。

宋武帝刘裕非常器重宗炳,曾多次邀请宗炳出仕做皇室高参,可宗炳就是一副山野文人的德性,并且深知自己不是“廊庙之才”,所以委婉谢绝了刘裕的好意。

宗炳遇到刘裕也算幸运,刘裕宽厚大度,非但没和宗炳计较,反而派人关照宗炳的生活。

有人说宗炳一辈子被人邀请做官,他也推辞了一辈子。如果换在这个公考挤破头,跪求上岸的时代,一定会有柠檬精羡慕嫉妒恨了。

绝意仕途的宗炳在社交生活中也很“与众不同”。

一日,朋友去宗炳家里拜访,本来相谈甚欢,可宗炳的“洁癖”突然犯病了,命令家仆立刻擦拭客人坐着的椅子。

这波精神分裂似的操作,莫不是精神病院的在逃病人吧,试问谁能受得了。

客人当场尴尬至极,心想:“宗少文这个神经质太不给我面子”,于是起身生气地离开了。

就这样,宗炳的“强迫症”彻底毁掉了笃友之谊。

当然,孤傲的宗炳也不介意世俗的看法,因为他的内心只想着“世界那么大,我得去看看”。所以他历览名山大川长达30多年,并留下了专著《画山水序》。

估计像宗炳这么龟毛的“洁癖狂”出门旅游除了要带上床单,酒精,消毒液还得再提前网购几件防疫隔离服。

02

王 维

洁癖指数:★★★★★

王维是唐朝著名的大诗人、大画家,提起他可谓老少皆知。

可能你曾流连忘返在“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清幽意境;也可能你曾黯然神伤于“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沉郁乡愁;又或者你曾在“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达观中品得世间清欢。

但你绝对想不到这样一位潇洒放逸的“诗佛”,竟然会纠结无处不在的微尘土灰。

传 唐王维《伏生写授经图》,现藏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

王维字摩诘,其实维摩诘是梵语vimalakīrti的省称。

“维”意为“没有”。“摩诘”乃是梵文“肮脏”和“匀称”的意思。“维摩诘”就是无尘之意。

可能王维因本名已有“维”字,故字“摩诘”。总之,他就是想突出自己爱干净,讲卫生的人设。

王维的明显“症状”就是容不得家里有一丝灰尘,甚至为了满足日常清洁需求,特意在辋川别业设立了“扫饰监”。

“扫饰监”不仅聘用了十几个人负责每天的扫地任务,而且还有两名奴仆专职绑缚扫帚。可奈何王维洁癖成瘾,每天都要求打扫十几遍。

这个清洁强度就算扫地机器人也得累没电,更何况人工打扫。尤其忙坏了两名专门绑缚扫帚的僮仆,为了不被职场PUA,天天加班加点扎扫帚,超时空感受了“5+2”“白加黑”的工作制。

很显然,王维虽崇信佛法,但六祖师慧能的“心是菩提树,身为明镜台。明镜本清净,何处染尘埃!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被他当成了耳旁风。

或许《红楼梦》中妙玉的判词:“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当年辋川意,只在画图中。”才是王维的侧面写照。

传 唐王维《辋川图》,现藏日本圣福寺

03

邵 弥

洁癖指数:★★★★★★

邵弥是晚明清初的重要书画家,清代的吴伟业将其与董其昌、王时敏、王鉴等人列入“画中九友”。

邵弥的现存作品较多,但个人的生平史料较少,连生卒年都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明 邵弥 松岩高士图扇页 故宫博物院藏

邵弥的山水画取众家之长为己所用,笔墨简括,取景萧疏,具有“清瘦枯逸,闲情冷致”的风格。画如其人,邵弥性格清隽迂僻且不苟于俗流,其中最突出的就是他的“洁癖”。

邵弥一生布衣,半世流离,生活颇为艰苦。勉强靠出售砚台和字画维持家计。可没有富贵命偏偏得了富贵病。

邵弥非常注重个人仪表,极其讲究生活品质。这让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因为他的“精致穷”而雪上加霜。

在没有电熨斗、挂烫机的年代,邵弥从来不穿有一丝褶皱的衣服出门,任何细微的衣褶都逃不过他的人眼“扫描”,也摆脱不了被他“盘”的命运。

此外,因为他嗜洁成癖,还导致家庭关系不和谐。只要他在家就会不停地洗洗刷刷,从衣帽鞋靴到桌椅砚台,只要能洗能擦的都不放过。老婆孩子仆人都要按照他的要求完成每天的清洁任务。

与此同时,他还立下了一些奇葩的家规,其中就包括不能随意触碰家里清洗过的东西。惹得全家人都不满意,家仆和媳妇经常暗地骂他几句,亲儿子也不愿和他亲近。

明 邵弥 贻鹤寄书图轴 故宫博物院藏

可耿介绝俗的邵弥好像是“聋的传人”非但没往心里去,反而继续我行我素,完全沉溺在自己的“无菌”世界里。

04

米 芾

洁癖指数:★★★★★★★★★★★★★★★★★★★★★★★

如果说前面几位的洁癖程度可以用几颗星表示,那米芾的洁癖指数就是一条华丽的分割线。

米芾的山水画原作,现今很难见到了,但他的“米氏云山”对后世文人山水画颇有影响,而且他的洁癖秉性也为世人津津乐道。

北宋 米芾 行书苕溪诗卷(局部) 故宫博物院藏

米芾是个玩世不恭,癫狂桀骜的人。总是鸣高立异,发表一些惊世骇俗的言论。比如他看不惯杜甫汲汲功名,便写诗diss曰“好事心灵自不凡,臭秽功名皆一戏。功名皆一戏,未觉负平生。”

再比如在画史很有“排面”的北方山水画派鼻祖荆浩,米芾认为其山水画“然未见卓然惊人者”。

甚至米芾还和宋徽宗唱反调,鄙视崔白等人的作品,说崔白的画只能“污壁茶坊酒店,不入吾曹议论”。

北宋 崔白 双喜图 台北故宫博物馆藏

但这样一个清高自矜的精神小伙每天吃饭前都要洗手十几遍,甚至还自制“过滤净水器”,“感应水空头”和“自动烘手机”。

米芾洗手用的是特制的银水斗,洗手时会命仆人手执长柄从上倾泻而下,这样就能避免污水聚集。洗完后他也不用毛巾擦干,而是不停地拍打手掌,直至手干水尽为止。

另外,家里来客走后,他也要将桌椅冲洗一遍才能心安,这倒是和宗炳,邵弥“共情”了。

朝靴偶然被他人拿过,米芾就恶心得受不了,回家洗了又洗,可还是心生厌恶,直至洗得不能穿了才作罢。

还有一次,他因为嫌弃祭祀用的礼服被别人穿过,便拿回家用力洗涤,连衣服的云纹都被洗掉了,为此米芾受到了朝廷处分。

像头巾帽子这类私人物品更是不准他人染指。果然大户人家的生活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宋 米芾 题兰亭序卷 故宫博物院藏

米芾擅长书画,自然也爱收藏文房四宝。宋徽宗赏了米芾一方砚台,米芾如获至宝从不轻易示人。

好友周仁熟深知米元章洁癖成好,便成心想戏弄他一下。软磨硬泡地让米芾拿出砚台后,趁其不备,周仁熟调皮地吐了一口唾沫在砚台上,并用唾沫研墨。

米芾见状差点当场去世,马上变脸说:“你这人咋这样呢?前一秒还谦敬有礼,干嘛突然往我砚台里吐口水!这砚台我不要了!”

周仁熟只是开玩笑,并非夺人所好。事后主动归还砚台,可米芾死活不要。

这些都不算夸张,更荒谬的是米芾连女儿的婚姻大事,也要根据自己的癖好决定。

米芾的女儿到了婚嫁年龄,上门提亲的人全被拒绝了,只有一个叫段拂的小伙子被相中,因为他名拂,字去尘。米芾心想:“名拂,字去尘,这名字透着干净劲儿。选他准没错,天选之婿就非他莫属了。”于是偏执地把女儿嫁给了这个小伙子。

这......还真是药不能停。

小洁洁身,大洁洁心。从山贤野逸到书画宗师,“洁癖精们”通过各种洁癖形式无非是在追求身心合一,彰显“出淤泥而不染”的高尚人格。

不过,在不困扰自己且不影响他人的前提下,洁癖也无可厚非。谁的身边还没个“洁癖”呢,说到这,小编不禁想起了一位朋友......

往期珍赏 · 珍品目录

(点击标题 即可阅读)

古代干饭人大赏

《大秦赋》的道具靠谱吗?

古代离奇死亡事件

六百年紫禁城,初雪依旧

这些古画细节,你注意到了吗?

古人们如何与无聊斗智斗勇

30+部高分文博纪录片(内附观看地址)

多棱镜游学:长按识别左图二维码关注,收获最全面的文化游学信息与最有趣的历史、文化知识

文 博 / 历 史 / 文 化 / 展 讯 / 馆 舍 推 荐

后台回复关键词“投稿”

可查看约稿函

微信ID:atmuseum

微博:@博物馆的那些事儿

微信群: 扫下方二维码即可

(扫码即可加入交流群,打广告勿入)

来都来了,点个在看再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