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义乌打滚了3天,英国艺术家找到了最复古的中国味
文创

在义乌打滚了3天,英国艺术家找到了最复古的中国味

2021年01月13日 08:23:00
来源:那一座城

英国插画师Fiona Hewitt,

曾在90年代末到中国生活,

短短数年的旅居时间,

给了她无穷的灵感启发,

影响了她今后20几年的艺术创作。

中西结合的复古趣味,好像永不过时,

采访了Fiona之后,

与她聊聊当年今日的创作故事。

Fiona的作品,既像西方古早的儿童绘本画册,但又糅合了传统的中式元素,两者的碰撞显得是那么新鲜惊奇。

她在苏格兰西海岸的一个小渔镇长大,那里被群山和大海环绕,宁静安逸,连中学都只有100名学生。

可想而知,Fiona来到中国之后受到了多大的文化冲击。

当时到中国生活的契机,是Fiona的兄弟要去香港教英文。

这似乎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于是她便努力攒出了单程机票的钱,一同启程。

▲Fiona主动提供了一张她和兄弟小时候玩塑料天鹅的照片。

中国生活最打动Fiona的一点,就是热闹的烟火气。

从她在香港下飞机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一切都与英国不同,这里生活节奏飞快,半夜街道也依旧喧腾。

Fiona住在没有汽车通行的南丫岛,那里兼有香港大都市的快节奏,又不失乡郊的温和惬意,确实两全其美

03年的时候,Fiona还携同伴侣和女儿搬到了上海。当时适逢春节前夕,烟花和炫目的庆典活动令她立刻心动得小鹿乱撞。

▲ Fiona说她最喜欢的中国传统节日就是中秋节,因为有很多可爱灯笼。

在香港期间Fiona就职于壁画公司,她曾被派往北京3个月,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同行一起为国际会议中心作画,那时是1997年。

90年代的北京和香港的感觉完全不同,街上连商店和购物中心都不多,对Fiona而言就像是回到了旧时代一样。

正是在那段时间里,Fiona迷上了中国的复古风情

▲ Fiona设计的产品。

她喜欢泡在旧书摊和旧货市场里淘宝贝,比如老式的宣传单、招贴画、复古童书和玩具等等。

Fiona从中看到的是东方文化,她爱上这些古早味的图案,甚至是鲜艳到辣眼的高饱和色彩。

独特的传统中式艺术风格,对她的创作审美产生了深远影响。

Fiona的许多作品,对外宣称都是与其伴侣——亚洲媚俗学专家Andy Tainton合作的。

但Fiona跟我爆料说,其实「媚俗学专家」是Andy瞎掰的头衔,因为这听起来权威又正经,但实际是跟大家开了个玩笑。

▲ 媚俗学专家(kitschologist)从kitschy一词捏造而来。

▲ Fiona喜欢在作品里使用中文字,她希望自己没弄错这些中文的含义。

后来美国出版公司Chronicle Books相中了Fiona的作品,委托她设计一系列文具。

Fiona将这个系列取名为「Dumpling Dynasty」(饺子王朝),纯粹因为她和女儿都爱吃中国饺子。

而这个「饺子王朝」也成为了Fiona的代表作,她还成立了一家公司叫Wu&Wu

把该系列制成了一批铁盒套装,比如缝纫、擦鞋、烘焙等等。

▲ 之所以做成铁盒产品,是因为它们看起来复古,而且这样的包装不容易被丢弃。

其中,Fiona一直以来最爱的是「辫子套装」。

当时她在义乌呆了3天,在几百家发饰店里来来回回,努力寻找那种有70年代童年感的发饰,要毫无现代感,越「土」越好。

过程相当艰难,但Fiona最终找到了辫子套装所需的一切。

▲ 是这味儿没错。

10年间,这些高颜值的铁盒套装在全球卖出数十万套,一直到2016年停产,Fiona暂时回归家庭生活。

虽然铁盒套装暂停推出,但如今的Fiona已重出江湖,开设了Etsy店铺,将自己的插画设计成其它家居品。

对Fiona而言,香港有丰富的节庆,北京有浓厚的历史,上海则是现代与过去并存。

Fiona是在90年代末到访中国的,而她也希望可以再次回访。不知道Fiona看到如今的中国又会是什么感觉呢?

Interview | Little thing X Fiona Hewitt

LT:可以介绍一下你的创作过程和喜欢使用的媒材吗?

F:我主要用AI和PS创作,喜欢AI制图的大小调节功能以及画笔的精确度。PS也很好,因为我喜欢绘画,两者结合是最棒的。

▲ Fiona的工作间。

LT:为什么会给自己的公司取名为Wu & Wu?

F:在上海我们探访了一家叫 Hu & Hu 的古董店(胡胡古董家具店),我们喜欢那个发音,于是我们也就借鉴着取了个谐音名字。

LT:未来的创作方向是……

F:我应该会继续回归亚洲美学主题,因为我怀念在那里生活的时光,当我描绘这些东西的时候,内心会涌起一阵喜悦。

▲ Fiona也曾设计过日本怀旧主题的铁盒套装。

LT:你最喜欢的little thing是……

F:哈哈!喜欢的有太多了。小时候我有一套非常特别的日本铅笔,我去哪儿都带着它们,最近我把它送给女儿了,现在它们成了我女儿的特殊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