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野生大爷图鉴
文创

当代野生大爷图鉴

2021年01月21日 19:02:51
来源:凤凰周刊

文丨怀石

中国大爷,一个有别于中国大妈的神奇物种。

当大妈高举丝巾拍照,大爷双手靠背独行。当大妈抄底国际黄金市场,大爷买菜做饭深藏功与名。

他们整天闭着眼看抗战剧,围困在发福的肉身占领的沙发凹陷地,成了保健品和足力健推销员的亲爸爸,让儿女们在深夜无力呐喊“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爸爸”。

世俗不会永远包容一个长不大的大爷,在妻子的奚落,儿女的期待中,他们不得不走出家门,开始变形记。

当大爷开始健身,外国人都得低头

平凡的一天从霍霍公园里的健身器材开始,给他们两根牵引绳,就能把自己扭成一股麻花。他们早已过了立誓撬动世界杠杠的牛犊之志,仍能在每根公园铁杆上自由起伏。

以头撞杠,现实世界里的硬核“杠精”,宣示着他们对这个世界的倔强和不服,疼痛阈值于他们没有任何意义。

当年轻人尝试单杠引体向上,一个都做不起来的时候,大爷早已实现旋转自由,他们是行走的人体风火轮,360度睥睨众生。

世界上本没有路,直到大爷发明了凌空步,人生在世不如意,不如自挂东南枝。

虽然褶皱的脸皮和不再旺盛的头顶出卖了他们的年纪,但他们仍能练出硕大的腹肌,向这个世界举起中指。

如果你向这些大爷发起挑战,那么三招之内,大爷必定会跪在你的脚边,一边给你掐人中,一边求你不要死。就连老外的挑战也不例外。

谁是公园king?大爷教育我们,晨练不如来蹦迪,让我们举起双手,一起摇摆。

大爷又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他们只是爱耍花枪而已,每一个后空翻,都能把马步扎得稳当。

闪电五连鞭算什么,看大爷挥舞这上天入地舍我其谁无敌神鞭,把陀螺抽成永动机,打破能量守恒定律。千万不要轻易靠近一个正在耍鞭的大爷,否则将得到一顿来自大爷的毒打。

事实上,他们也的确会选择竖起国际通用手势,作为晨练的一部分。

这样的画面让老外折服,有老外认为:“这是在祈求世界和平”,堪称一项“去他妈的世界”运动,适合所有年龄段患者,迅速释放压力。”

别说中国没有极客,

他们只是还没到年纪

你大爷永远是个孤独的男孩,他们不像大妈们拥有几十年如一日的姐妹粘性,喊门是大妈们搞团建的精髓,两个大妈相约去菜场,当一个大妈来喊门,探头的可能有5个,成行的至少10个。

再闲的大爷,都不会长期和另一个大爷黏在一起。他们低调,终日与花鸟虫鱼相伴,拥有潜心研究一门手艺的良好品德,目前市面上流通的大爷款式有钓鱼大爷、摄影大爷、遛狗大爷、象棋大爷、极客大爷……

器械才是他们最忠诚的伴侣,什么年纪的男孩,他都需要一辆能够承载自己漂移愿望的小车车。

在摩托车上仰卧起坐,随风奔跑,是岁月追不上的速度。不过友情提醒大爷,说浪就浪的背后,是一次说瘫就瘫的后半生。

每一个退休大爷,都是预备役手工耿。给孙子做一辆 “兰博基尼”,时速40迈,许家印和贾跃亭掰扯不清楚的事,大爷搞明白了。

前有马斯克造火箭,后有温大爷搭“航母”,一次可容纳20人。大爷们才是极客精神的传承人,别说中国没有脑洞大师,他们只是还没到年纪。

钓鱼,一项对大爷们有着致命吸引力的活动,不是每个大爷都能成 “海王”,但能成为“海王”的大爷一定在钓鱼上下足了功夫……

寒江孤影,钓鱼大爷是这世间难得的苦行僧,他们不愿意和人互动,常常一坐就是一整天。

钓鱼的乐趣在于把鱼饵甩出去的一瞬间,即使只有一个窨井盖大小的洞,大爷也能找到自己的宇宙。

必要的时候,他们会一脚踹开试图截胡的猫咪,毫不犹豫送自己的爱宠入湖。

在钓鱼大爷的基础上,衍生出只穿裤头的冬泳大爷,这更加不是我等凡人惹得起的野生物种,他们坦荡的站在零下几摄氏度的桥头,在群众的围观和叫好声中,淡定一跃。

偶尔也会摆出销魂的姿势,向奥运会男子花泳项目发起挑战。

而比钓鱼大爷更任性有钱的,是“摄影大爷”,也许你听过他们更加传奇的名称——老法师,他们拍天拍地拍花拍鸟拍美女。

在他们身上有着18岁年轻人才有的斗志,尽管早已老眼昏花,仍要拼命聚焦这个面目模糊的世界。

哪怕体力再不济,驻个拐杖,也要到三里屯拍妹子。

年轻人笑话大爷拍的不好,大爷笑话年轻人装备差,毕竟大爷脖子上挂的是用不完的拆迁款,他们不过就是想听快门按下去的声响。

比摄影大爷更专一的是象棋大爷,他们痴迷,他们有铁一般的纪律,只要棋没下完,任你刮风下雨电闪雷鸣,谁也不能走!

别说边上放鞭炮,就算世界炸了毁灭了,屁股也会按死在位置上,绝不挪动。

年轻时被要求做大人,退休后被要求做自己

目前市面上流通的大爷,通常出厂时间来自50后、60后。

他们生长于物资匮乏的贫瘠年代,在孩童时代就被灌输要自强早当家,成年后又奔波于生计养家糊口,没有人告诉他们如何做自己。

当他们老去,他们的独生子女有太多的娱乐途径,太多的自我表达,他们被厌弃成了原生家庭里的一部分。他们的人生被重置在60岁这个退休节点上,有大把时间去思考,那个本该在青年时期就解决的问题——成为一个怎样的人。

这是一届细思起来有点悲情的大爷,在他们之前,你爸爸还是你爸爸,听爸爸的话还是主旋律,他们扮演着承欢膝下的儿孙,只有成材是获得认可的唯一途径。

在他们之后,父权结构迎来消解,女性不再只是为了当一个好妈妈,职场女性也能成为顶梁柱,传统家庭结构模式逐渐分崩。他们的孩子也不再像当年的他们那样听话。

从他们开始,父与子的关系变得模糊。

他们被时代和家庭裹挟,又在时代的加速运动中,被狼狈甩出车厢,那些曾经引以为傲的往事,化为时代脚本里微不足道的注脚,甚至是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

于是,一个大爷出现在夜晚的广场舞基地,被万千欢快的陌生人包围,被流于口头的音乐围绕,他们扭动臀部,放下原本维系的骄傲。

这帮老年得空的人,被催熟后返璞归真,决定追逐余生的KPI,在各个活动中争奇斗艳,超常发挥。

珍惜这一届大爷吧,就像从没被大爷伤害过那样去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