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熊孩子地图”在网络走红,创办人说错在“令人失望的父母”
文创

一张“熊孩子地图”在网络走红,创办人说错在“令人失望的父母”

2021年02月25日 17:31:31
来源:全现在APP

小孩在外面玩耍没有问题,但是,有些家长每天都让孩子在别人家门口玩几个小时,这很烦人,也很危险。

最近,日本一张名为“道路部落”的共享地图在网络上走红,这张地图又名叫“The Dorozoku Map”。

据该地图的创作者介绍,“Dorozoku”主要指社区里滋扰邻里的人,最常见的滋扰就是噪音,例如夜里打球、在街道喧哗,擅自闯入别人的空间等,这部分滋扰多数来源于社区里的“熊孩子”。该地图旨在绘制出社区里的“Dorozoku”,以帮助人们搬家时选择一个安静宜居的社区,并且提醒公众注意到邻里滋扰的问题。网站的标语是“愿这个国家再无滋扰者”。

打开“道路部落”的地图,能看到被标记出的一个个“噪音区”,用绿、黄、红来显示社区噪音的密集程度。把地图放大后,可以看到具体至街道的“噪音点”,以及噪音来源和时间等细节信息。

“道路部落”地图截图

“道路部落”地图截图

这些信息来自注册用户的标记,目前注册用户已超过6600人。网站创办人会对用户提交的信息进行筛选和修订,一些存在人身攻击和个人信息的内容会被删去,因此在地图上只会看到客观的滋扰情况陈述。如果对地图标注点有异议,亦可以提交修改和消除申请。

一个位于日本京都的标注信息的标题是“道路邪魔”,其中写道:“一边打球一边奔跑,在道路上大喊大叫。”而另一则东京的标注信息则写道:“尽管(孩子)的嬉戏声回荡在整个社区,但父母们根本不在意。”还有标注信息指出小孩在街道玩耍的危险,一名驾车者说,他好几次险些撞到小孩。

“道路部落”的创建者网名为Seaget,是一名已经在家办公12年的自由职业者,从事网页开发工作。由于长期在家工作,他注意到社区里的噪音等滋扰问题。“当我下一次搬家的时候,我不想再住在有Dorozoku的地方,我感觉很多人也有同样的想法,于是就把那些滋扰无法得到解决的地方分享出来,好帮助大家避开它们。”Seaget在一篇博客文章上讲述创办网站的初衷。

东京社区照片。图片来源:unsplash

其实,“道路部落”的网站早在2016年便创建了,疫情爆发后,它的访问量快速提升。Seaget估计,这和疫情使得大量日本人在家办公有关。由于访问量增加,网站必须加大维护费用,自2020年4月开始,网站增设了筹款渠道,当时半个月就有19人捐款,共筹集到30500日元。

在今年1月底,“道路部落”突然成为了推特上的热门话题,随后网站的访问量几乎每天都达到了2400次API请求数的上限。到了二月中旬,《朝日新闻》报道了“道路部落”,随后《卫报》、《每日邮报》等外媒都刊出了“道路部落”的新闻。

有英国人在看完《卫报》的报道后,也到“道路部落”注册并且希望标记社区滋扰点,不过这些请求都被Seaget拒绝了——因为在不了解英国的法律和习俗的情况下,放出标注是不合适的。Seaget同时提到,如果有人想做一个英国版地图,他会乐意交流。

因为社区滋扰的标注信息大部分是关于吵闹的小孩,有人会把“道路部落”当成举报“熊孩子”的网站,而媒体报道和舆论上,有批评认为该网站“不宽容”。据《朝日新闻》报道,八户工业大学名誉教授桥本典久指出,个人心理因素会影响人们对声音的判断,邻里的声音是否属于“刺激性噪音”,跟当时个人的孤独感、郁闷程度都有关,而疫情的特殊状态也会影响人们的判断。桥本典久认为,看过帖子后,人们会觉得自己对社区噪音的愤怒是合理的,从而变得更加不宽容。

“发评论的人应该以宽容的态度,冷静地重新思考,他人的行为是否真的足以被认定为扰民。同时,孩子的监护人也应该做出管束,比如控制小孩游戏时间。”桥本典久说。

东京上野公园一处儿童游乐设施。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Seaget对此作出了针对性回应,他觉得把邻里滋扰的问题归结到“宽容”,是把事情简单化了。他在回应中强调,不要把“Dorozoku”问题歪曲为对孩子的仇恨和不宽容,“必须明确,造成这一问题的是成年人,而不是孩子”。

“小孩在外面玩耍没有问题,但是,有些家长每天都让孩子在别人家门口玩几个小时。这很烦人,也很危险,有时会导致交通事故......而且附近还可能有公园,只是家长不乐意带小孩到公园里玩。”Seaget在回应中写道。

Seaget认为,邻里滋扰的问题,本质上是“令人失望的父母”的问题,而且一些成年人也会是滋扰源,例如那些在社区街道上烧烤的人。同时,社区里的街道本身就不是合适小孩玩耍的地方,交通事故甚至可能令小孩丧生。

在Seaget以及“道路部落”支持者的观念里,“Dorozoku”已经不是社区内部人与人之间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观念的问题。所以“道路部落”一直希望政府部门和研究机构能与其合作,并且提供支持帮助。